『靈芝』(Ganoderma lucidum)
夠條件就兩岸加入WTO後-順勢進入國際市場 (代創刊詞)
 

何永慶

        日本福岡國際金陵中醫學院院長 平和浩教授曾說:「不是中醫藥走向世界,是世界走向中醫藥」。如此睿智之說,道盡二十一世紀中醫藥的現代化、國際化,理應以中道文化為主軸,中醫藥學術為基礎;融合西方自然療法,善用西方科技為工具,方能大展鴻圖。而靈芝將是最具代表性的上上之品。

 

        李時珍<本草綱目>記載:靈芝(赤芝),苦平無毒。主治:解胸中結、益心氣、補中、增智慧、不忘、久食輕身不老、延年神仙。後學有幸,自己食用及臨床研究靈芝逾十三年,深受靈芝之惠,更體悟靈芝能扶正袪邪於同步,且扶正不助邪, 袪邪不傷正。若以西方的研究,更可以六字訣概括之:無毒、廣效、正常。而古時好的靈芝千載難逢、千金難求。而今,拜科技之賜,好的靈芝可無量生產。而台灣及中國大陸某些地區,都非常適合生產靈芝。所以,如果說二十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那麼,二十一世紀也將是中醫為基礎的「自然醫學」的世紀,而『醫食同源,藥食同根』的食品(以靈芝為代表的所謂保健產品)必大行其道。(詳見拙文<靈芝與中華自然療法>自然療法120期P.33) 但是,若沒有中道文化做主軸;沒有中醫(辨證論食)基礎做指導,可能一切都只是緣木求魚,難得要領。

 

其負面效應如下:

一、學術方面:

若只以西方科技做成份分析,或單成份純化運用;可能只知其「質」,而不解其「氣」;更遑論其「靈」。只顧局部而忽略整體,或只會處理現象,而不能化緣解因。

 

二、產業部分:

若只是商品化而在商言商,可能流於「商場如戰場」的強烈競爭,猶如「煮豆燃豆萁」。

 

三、市場方面:

「中藥、食」西化的結果,長了他人(西方逆治)之威風,滅了自己(東方順治)之志氣,如何實現中醫藥現代化、國際化?又如何進入國際市場?

四、消費方面:

消費者缺乏正確的(順自然的)獨立判斷能力,流於人云亦云,無所適從。

 

 

五、法令方面:

以上失序脫節及缺乏準則,造成政府主管單位管理上的困難,而以〝治亂世用重典〞的方式,有如快刀斬亂麻般,以食品不可宣稱療效為由,台灣當局已於兩年前(1999.02.03)制定「健康食品管理辦法」;大陸方面,也擬廢止所有(健字)藥品,並不得上市。孰不知東方之「療效」是「順治」的效應;而西方之「療效」是「逆治」的效應,兩者完全不同,不可混為一談。所以,不但背逆自然,與民情不符,也大大的影響國人養生抗病的權益,更造成中醫學界、產業界莫大的障礙. . . . . .

 

 

六、保健方面:

國人健康問題偏重於西醫治標不治本的「逆治」結果,(詳見 陳紬藝中醫師著『世界四大醫學療法分析表解』,自然療法雜誌120期P. 8~9), 尤其對非感染性疾病(所有慢性之文明病)造成不可避免的醫源病及藥源病。

 

 

七、經濟方面:

台灣方面「健保」虧損嚴重,人力品質下降,在國際間競爭力衰退,造成相關產業紛紛出走。大陸方面,相信人們越來越病不起,縱算有錢,若依靠「逆治」,往往也是「小病醫大,大病難救」,到頭來,人財兩空者大有人在。

 

 

        後學有鑑於此,曾特聘各方專家學者,為社會大眾(無論是業者還是消費者)安排一系列相關課程,(詳見《自然療法》第115期P.25 第116期封底)以期能拋磚引玉,使以中醫為基礎的「自然療法」正知正見更普及化,共同「順自然,保健康」,(詳見《自然療法》第118期P.53)幫助大眾、造福社會,若能落實。

 

 

其正面效應如下:

 

一、 學術方面:

東方整體之宏觀,能了解西方科學整體之微觀,西方科學之微觀又能回歸東方整體之宏觀。人類才能不分東、西,科學、哲學及人文融而為一;善用已知,尊重未知,天、地、人和諧並存、天長地久。

 

 

 

 

 

 

 

 

 

 

 

 

 

 

 

 

 

二、產業方面:

「中醫藥、食」,有了中醫學術文化為依據,善用西方科技技術做工具,能在商言義、言義有商,不論是非,論事實;不談好壞,談品質;不重競爭,重敬業。而且靈芝產業(含其他菇類產業),堪稱是可永續經營的綠色環保產業。

 

 

三、 市場方面:

健康無國界,市場無限。無論在東方「上工治未病」的基礎上,還是在西方預防醫學的觀點上,有如本草綱目的記載:靈芝久服多服不傷身,且能〝久食輕身不老,延年神仙〞。所以,人人可食、人人該食。

 

 

四、 消費方面:

因了解而需要,因需要而消費,物超所值,自然口碑相傳。

 

 

五、 法令方面:

政府可嚴加管理品質,自然不必以西方「醫藥」的觀點來管理東方「藥食同源」的文化,造成不必要的窘況。以上四點若能落實,法令自然簡化易行。

 

 

六、 保健方面:

人們少生病、或不生病,或生了病也很容易痊癒。

 

 

七、 經濟方面:

為國家及每個家庭省去巨額醫藥經費,相關養生保健的產業依法合理發展,必創造更多良善的就業機會,創造可觀的財富。

 

 

(詳見「靈芝換檳榔,明天會更好」,自然療法119期P. 28)放眼世界,德國人已以銀杏製劑風雲各國;美國人也把葡萄籽抽取物推向世界;日本人更以藍藻、巴西蘑菇等產品到處普及,大發其利. . . . . .

 

 

        反觀我們中國人,如果還不能發展自己所長,反用西方文化約制自己幾千年的中醫文化,並流於中草藥原料成噸成噸的廉價輸出;再以高價論克論分的買進洋藥。豈不愧對祖先、愧對良知。

 

 

        北京中醫藥大學 錢超塵教授說的好:「四流廠商賣原料,三流廠商賣產品,二流廠商賣品牌;一流廠商賣智慧」。所以,應以中醫的文化先讓世人了解內涵及其保健價值,自然「不推自廣」而「無風香自遠」。凡事,必師出有名。而靈芝及其他中草藥能否進入國際市場,除了物美價平外,師出有「名」才是最重要的。

 

以上拙見與建言,若有膚淺不周之處,誠祈各學者專家,先進大德不吝指教,無任感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