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自然醫學:核心與源頭的歸元屬性(Natural Medicine , core & origin)

 

1.全民健康的道統:A.P.H. (A doctrine of 〝Health for All〞:Apollo/Aesculapius, Panakeia, Hygeia)

2.捍衛三「生」的衛生學(Salus publica suprema lex, Hygeia, the supreme law for the public.)

a.中庸之道(moderatio, moderation ; homeostasis : staying the same of the internal environment)

b.身心相生,萬法唯心(mens sana in corpore sano, Bodily health is based on mental & spiritual health)

 

二、自然療法:治療與療癒的圓規屬性(Naturopathy , curing & healing)

 

1.自癒療能(Medicatrix, self-healing capacity)

2.首務,無傷(Primum, non nocere. First, do no harm.)

 

三、整合醫學(Integrative Medicine)

 

1.改革之道(Renovation):鼎的哲學the philosophy of〝Ting〞(a tripod vessel with two ears);傳承經驗加上實證科學的配合

2.另類與互補(Alternatives and Complement):C.A.M.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

 

說明:

  「歸元無二路,方便有多門」,語出〈楞嚴經〉,在佛學中可解釋作:因無明以致有貪、瞋、癡、慢、疑五蘊而引起無數的煩惱,八萬四千種之多;但在一個「覺」字下,可以去無明,去所有煩惱。平日我們說哲學是科學之母,哲學是提綱挈領的大原則,科學是每個細節,很仔細,有數據量測,可以有再現性的探索過程。以上觀念可以「圓規.歸元」表之,「圓規」代表科學,「歸元」代表哲學。

 

  在依循大自然法則尋求健康之道的自然醫學(natural medicine)與療傷治病的自然療法(naturopathy)有別,前者是「道」,是「歸元」的哲學,有系統性的理論主軸;後者是「術」,是「方便」的法門,有科學「圓規」的精確性。〝Naturopathy〞一字,首先請注意用字與字源,凡有語尾〝pathy〞者,皆與療法有關,如allopathy(對抗療法),homeopathy(同類療法)等。

 

  而療法又有「逆(霸道)、順(王道)」之別。逆治:視病為敵,除之而後快,以消除症狀為主要治療目的,allopathy屬之。順治:視病如親,視病如師,是斷除病緣,清除病因,化解病機,以協助自癒療能(Medicatrix)為主要治療目的,naturopathy屬之。

 

  當談起中國文化、哲學時,不忘記黃帝、唐、虞、夏、商、周、孔子等的道統,道統非常重要不可廢。在今日的西方醫學,其所依循的道統是太陽神阿波羅(Apollo, A)、醫神(Aesculapius, A)、治療女神(Panakeia, P)與健康女神(Hygeia, H)。依此後學提出了一個四海皆準,無國界,比現行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圖騰更簡明、合理、不忘道統並且多方善念的徽誌(如圖一)。

 

 

 

 

 

 

 

 

 

 

 

 

圖一、A.P.H. 全民健康徽誌

 

  在此道統下,Hygeia祂的分工職責是平日健康的維護與促進,正是今日「健康促進(Health Promotion, HP)是公共衛生(Public Health, PH)的首務」,而Hygeia的字首H,不但代表健康health,更涵蓋了快樂happiness,與希望hope,我們稱之為3Hs。

 

  公共衛生歷史學家George Rosen云:〝Salus publica superemalex〞(Hygeia, the supreme law for public)是說:「健康女神(Salus(拉丁文)等同於Hygeia(希臘文))之衛生學是全民之最高指導法則」。衛生學(hygiene)語出Hygeia,而「衛生學」何指?它不只是捍衛生命(life),更也是捍衛生活(living)、捍衛生態(ecology)等三「生」的學問。至於Hygeia的指導原則,祂不像其姐妹治療女神Panakeia的十八般武藝種種治療方法,Hygeia的養身、養心重點在於「中庸之道」,也就是中華文化的「致中和」、埃及的生命之符‘ANKH’、與現代西方生理學的‘homeostasis’等陰平陽秘的道理。另外一點是「身心相生,萬法為心」,這也正是佛家所強調的心念問題。

 

  在治病過程,首先要有認知:醫術人員只是幫手,提供自我療癒的最好條件給患者,包括心理建設。不可思議的小周天有機體,它如同大周天宇宙一樣的複雜,身體是怎麼康復的,也不是今日科學已知的生化反應與生理機轉所能解釋。

 

  這一股與生俱來的自癒然療能(Medicatrix)不可忽視,所以「藥到病除」可不一定是最好的療法。治療七分,留三分讓病家發奮圖強、自立更生、漸漸恢復(或三比七),才是病家的好幫手。西方醫學史中,有法國外科軍醫巴黑(Ambroise Paré,1510~90)的銘言:「我裹敷,上帝使療癒」(〝Je le pansay et Dieu le guarit〞(法文),〝I dressed him, and God healed him.〞);還有3C→0C的道理要謹記,即〝to cure, to care, to counsel〞到〝care-free〞的境界。

 

  忌醫者常說:「刀無好刀,藥無好藥」,意思是說在治療的介入中,多少都會帶來一些不必要的傷害與副作用,所以西方醫聖也一再告誡:「首務,無傷」(First, do no harm.)的道理。也就是在自癒療能的基礎上,尋求合乎「普世甦生原」,Universigen(1.無毒 nontoxic,2.廣效 nonspecific,3.使全身各機能正常化 normalization)的理、法、方、藥、食來助人健康或自癒。以上〝Medicatrix〞與〝Primum, non nocere〞的謙卑、戒慎觀念,都是在療法介入中所應有的覺知與態度。

 

  最後要談的是多方面的善念、善意、善法的總整合,俗云:「醫不分中西,惟效是尚;學無論古今,是行乃成」的道理。在今日亞健康族群高達全民2/3以上的時代,我們一定要在身、心、環境上多用心,提出改革之道。《易經》中之第五十卦,「火風鼎」,是針對第四十九卦,「革」卦,的指導原則,唯有紮實的入門學習,虛心的接受熬煉調教,才能達到適應與自在的境界,這時三大目標(三元合一、三位一體、三「生」有幸)自然實現。中華自然醫學教育學會的徽誌就是建立在「鼎的哲學」上。(如圖二、三)

 

 

 

 

 

 

 

 

 

 

 

 

 

 

 

 

 

 

 

 

圖二、鼎的哲學

 

 

 

 

 

 

 

 

 

 

 

 

 

 

圖三、中華自然醫學教育學會徽誌

 

  敬天、禮地、憫農的法國田園畫家米勒(J. F. Millet, 1814~1875),有畫聖之尊稱,他的作品頌揚大自然與勞動的農民,畫中有話,如作品〈拾穗〉、〈晚禱〉、〈簸穀者〉等被敏感人士批評含有社會主義的煽動意味,不過他說:「美術的使命就是愛的使命,不是恨。美術在描寫窮人的痛苦時,絕不以刺激對富裕階級的嫉妒為目的。」

 

  最近對於「版權所有,翻印必究」的觀念,有了另類想法,即「版權沒有,翻印不究」。是以「有好事大家分享」、「功成名就不必在我」是兩句可以促成整合醫學成功的關鍵心念與態度。「巍巍浩瀚」Visible Strength 是「緜緜若存」Invisible Strength 之對應,就如太極之兩儀。自然醫學的茁壯與繁盛,是要透過產、官、學等眾人的群策群力。

 

註:「緜緜若存」語出老子《道德經》第六章<谷神不死>,云:「‧‧‧緜緜若存,用之不勤。」緜者,微弱、遙遠、但持續不斷,例如尼羅河遠自非洲中部,北上流經撒哈拉沙漠,經埃及,造就人類最初的文明。自然醫學的四大、背景、力量與影響,正是一股緜緜若存的意義。

緜緜若存用之不勤的自然醫學 (註)
Natural Medicine, An Invisible & Invincible Strength

 

林佳谷 Email: cklin@tmu.edu.tw

 (台北醫學大學公共衛生學系 教授)

(中華自然醫學教育學會 理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