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年6月13日(四)我家二弟丘如崙(圖一)因多日高燒(最高至41℃)不退,胃口變差,不肯喝水,經自行服用普拿疼、睡冰枕等均未能紓解病情的情況下,送台北長庚急診室,因幾日來不喝水一直收不到尿液做檢查來確定是否因泌尿道感染而引起發高燒,經抽血檢查的白血球高達22000多,表示體內感染現象頗嚴重。於是,醫師先行注射生理食鹽水補充水分及使用廣效性抗生素消炎。直到次日(6/14)燒仍未退,人嗜睡並有意識不清的現象,因曾於去年六月間左腦感染過腦炎,擔心又是腦部發生問題,決定做電腦斷層及脊椎穿刺以檢查感染源,兩項檢查因二弟情緒失控是以施打鎮定劑後才進行,檢查後昏睡不醒,血壓降低、體溫偏低,使用烤燈維持體溫,電腦斷層及脊椎穿刺報告顯示非腦部感染,醫生遂告知二弟為敗血症情況並不樂觀,開病危通知,要我們有心理準備,並建議轉往林口長庚住院,聽到此一判定情況危急即刻與何大哥(永慶)聯絡,曾經有一病例也是宣判敗血症,經食用靈芝配合花粉撿回一條命。

 

        何大哥隨即趕到醫院給我一盒靈芝極品,要我二弟在可以進食的情況下每隔2小時食用2粒,二弟如崙平時均有食用3粒6倍濃縮靈芝加花粉調養身體已持續很長一段時間,此次發生此一危急狀況,經何大哥指點,我立即於二弟住進林口長庚醫院後,開始給如崙食用靈芝極品,食用情形如下:

 

91.6/14(五)

22:45 2顆 調水50㏄23:05 1顆 調水100㏄(一小時內即有排氣現象,願意喝水)24:15 有飢餓感要吃東西,排氣。

04:35 2顆+花粉調水 調水100㏄04:45 大量排便(退燒)06:58 2顆(以100㏄水自行吞服)09:30 2顆(以150㏄花粉水吞服)12:40 2顆(以50㏄花粉水吞服)16:05 2顆(以50㏄水吞服)16:20 二度排便17:25 2顆(以150㏄水吞服)22:50 2顆(以150㏄水吞服)

 

91.6/15(六)

P.s.

住院第二天病情即緩解,退燒、排氣、排便、 願意進食,解尿順利量多色淡黃,偶有氣泡。醫生仍以注射抗生素治療,因二弟不肯配合會拔除點滴故偶有中斷。

 

 

91.6/16(日)

04:45 2顆(以200㏄水吞服)09:28 3顆(以150㏄花粉水吞服)13:35 3顆(以150㏄花粉水吞服)19:20 3顆(以100㏄水吞服)

 

 

91.6/17(一)

01:52 1顆(以200㏄水吞服)05:05 3顆(以220㏄水吞服)11:15 3顆(以200㏄水吞服)15:58 3顆(以200㏄水吞服)

P.s. 住院第四天胃口好轉

 

 

91.6/18(二)

住院第五天因病況好轉許多,改吃原來6倍濃縮之仁易靈芝一日3次,每次3顆。

 

 

91.6/19(三)上午出院回家。

 

 

        經過二弟如崙此次生命交關的生病過程,除了感謝何大哥及時將「靈芝極品」送達外,也讓我感受到「靈芝極品」神速的功效,在我給如崙吃靈芝後的1小時內即產生排氣反應,並於住院第二天即大量排便並退燒,相信這即是「靈芝極品」發揮強大的排毒功能的結果,也因此如崙能在短短的住院五天後,平安回家。

 

編者按:

        西醫病理學上,敗血症是病菌侵入血液而引起的急性全身性感染。病菌通過不同途徑一旦侵入血液,而宿主本身免疫力低下,無法抵禦阻止病菌的增殖,在血液中大量增生,並產生毒素,引發全身性的中毒症,一般來說此症死亡率甚高。


        治療方面,西醫常以2-3種抗生素進行治療。但抗生素的治療有如〝刀之兩刃〞,一方面可以直接殺滅病菌;一方面抗生素本身也具一定毒性,對肝、腎功能及造血功能等有相當的負面傷害。而且抗生素在殺滅病菌的同時,也同樣對身體內的有益菌,尤其對腸內有益菌群一概【格殺勿論】。所以一般治療中或癒後再度感染的機會很高。
        而若能配合使用靈芝,一則可以保護肝、腎功能和其他臟器不易受損,並活化其機能;二則可降低抗生素的毒副作用;三則可提升人體自身的免疫力。也就是說,輔助了抗生素的療效,而降低了抗生素對人體的傷害。所以,丘先生的病能如此轉危為安,應該是有其學理依據的。

食用靈芝經驗談--敗血症
 

丘慧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