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芝"使我走上健康之路
 

張雷

        我叫張雷,今年23周歲,2001年6月畢業於河北省一所師範學院,修美術教育專業,身體一向健康。

 

        一年前,當我還在校學習時,出現間斷性發燒,尤其是5、6兩個月,高燒現象頻繁,並伴有頭疼扁挑腺腫大,當時以為是感冒引起,畢業後回到家中到醫院作進一步檢查(2001年7月9日),被确診為「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即馬上住院治療,确診結果對我和我的家人是一個致命的打擊。過去身體一向健康的我,突然得了這種致命的病,我和我的父母將如何面對可想而知。待頭腦冷靜後,只有面對現實,積極配合治療。目前大陸對「白血病」緩解期間的治療方法只有化療,使用大計量的化療以消滅〝壞細胞〞緩解病情。我第一次住院時間達70天。第一次住院化療期間,由於藥物的毒性反映,使我受盡了煎熬,嘔吐、 咳嗽、發燒,既不能正常進食,也不能安然入睡,全靠輸入營養維持生命,體重由過去的近70公斤,降到40多公斤。體質非常虛弱,一切都不能自理,病情緩解後出院,按照醫生的治療要求,每個月仍需回醫院進行幾天的化療,由於化療副作用所致,每次都要經受化療藥的毒性折磨,給我的生活造成了極大的不便與痛苦,精神幾乎崩潰。

 

        2001年10月份,台灣《自然療法》雜誌社的陳老先生、靈芝學術研究發展委員會主任委員、《自然療法》雜誌社社長何永慶先生來河北省石家庄講學,我的父母親有幸與兩位專家相識,他們知道了我的病情後給予了極大的關心,親自登門看望了我,並針對我的病情,結合"自然療法"提出了治療意見,建議我食用「靈芝」,採用中醫藥的方法治療。陳會長給我開了中醫處方,何社長回台灣後,很快給我寄來了《自然療法》雜誌供我學習、了解,同時也寄來了由台灣生產的『靈芝(極品)』膠囊讓我食用。幾個月來,在《自然療法》雜誌社和何永慶社長的熱心關心和幫助下,我一直食用『靈芝(極品)』和大陸生產的「靈芝寶」及20至30克花粉,平均每日四次,每次靈芝五粒。根據目前大陸醫術對白血病的治療方法,我暫時沒有停止化療,但一直堅持食用『靈芝(極品)』。 

 

        食用第一個療程後,化療後的毒性反應和療效就有了明顯的改善與提高。主要體現在,一是化療期間能正常進食和睡眠,精神飽滿,體質恢復較快,免疫力增強。二是化療效果有較大提高。在食用『靈芝(極品)』之前,無論是血常規化驗,還是骨髓象檢查,檢查結果均不理想,有些指標總是不正常。而食用後近幾個月的幾次檢查,血液的各項檢驗指標全部正常,骨髓象指標基本正常,體重增加了,面色也正常了,現在我可以像正常人一樣學習和活動了,是『靈芝(極品)』給了我第二次生命,今後我還繼續食用『靈芝(極品)』認真採用《自然療法》戰勝病魔,還我一個原來的張雷。為了勉救其他人的生命,我和我的家人將對『靈芝(極品)』的好處進行傳播,讓大陸更多人了解《自然療法》,認識『靈芝(極品)』。

 

        在此,我衷心常感謝《自然療法》雜誌社和何先生對我的關心與幫助,感謝『靈芝(極品)』給我帶來的幸福。

 

 

編者按:

        上海國際知名治白血病專家 孫起元老中醫師曾這樣比喻:白血病有如一個母親生了個早產兒,問題錯不在早產兒本身,而在於這個母親體質因不同的內、外因而不良,若只一味殺滅早產兒,而不改善母體體質,相信若再生產,還是早產兒。況且,如此做法,何其殘忍,何其之倒果為因。所以,張雷能在患疾中,善用大量的靈芝、花粉,在仍接受化療的初期,大幅降低了化療的副作用。並改善了其本身的造血功能及機體各器官、組織的功能,加上 張雷本身徹底改變飲食習慣(素食),正常之作息,正確的心念等各種善緣的加持,今始能轉危為安,可喜可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