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一九七九年,世界衛生組織寶稱二十一世紀,人類必將發展四個醫學。而於2001年,在北京舉辦的《二○○一年海峽兩岸中醫藥學術大會》上,由台灣 陳紬藝中醫師發表了《世界四大醫學療法分析表解》,高瞻遠矚地把『中醫』與『自然醫學』結合在一起。(詳見《自然療法》第120期P8-11)後學認為,全世界所有的醫學、療法、應該萬流歸宗、順乎自然。

 

 

一、百花齊效:

  近年來自然醫學(Natural Medicine or Naturopathy)以不同形態或方式,在世界各國,逐漸蓬勃起來。就台灣地區而言,除開正統中醫(Chinese Medicine)外,尚有各類民俗醫學(Folk Medicine)及由何逸僊醫師所創建、提倡的含蓋身、心、靈、氣、四者並重的整體醫學(Holistic Medicine)【註一】等。而各類療法如:同類療法、芳香療法、花精療法、色彩療法、蜂療法、能量療法、音樂療法、斷食療法、按摩(手)療法、整脊療法、飲食療法、酵素療法、生機療法、大腸療法、藥浴療法、溫泉療法、極光療法、磁場療法、分子矯正等,更是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就去年二月間(2002年2月),由『中華醫藥針灸科學研究基金會與美國自然醫學會』合作,(American Naturopathic Medical Association-ANMA)在台辦理自然醫學教學授課,其對象為現行具中、西醫師資格者,學成後得申請美國自然醫學醫師Naturopathic Doctor(N.D.)資格及證書;又今年四月間(2003年4月)在林佳谷教授、陳淼和中醫師、陳淼勝博士的共同努力下,南華大學經由教育部核準,正式成立台灣第一所自然醫學的研究所;而『台灣自然醫學會』及『中華自然醫學教育學會』在SARS疫情的催生下,也在相關有心有識人士的籌備下,不約而同的先後籌組,並向內政部主管部門提出設立申請等。在美國,自然療法醫師請動了議長Burton,親自為他們提案,立法發照,行醫執業。自然療法醫師與針灸醫師行醫類似,執業範圍比針灸醫師廣,包括所有自然療法,草藥,部份處方藥,自然生產,小型手術等。其專業教育最少4100小時,他們專業職稱為Naturopathic Doctor,責任和權威比照西醫。自然療法醫師明定為主要治療醫師(Primary Health Care Provider)(摘自加州針灸中醫師公會月刊)。美國目前已有12個州正式立法、通過該法案。凡此種種,足見這是整個人類醫學的革新與必然發展的趨勢。後學有幸恰好恭逢其盛,以上組織或活動,均或多或少參與其中,充當馬前卒。除了得到更多學習機會和得到更多啟發外,由衷地祝福『自然醫學』真的能就此成長茁壯。今就辦此文摘之便,不揣淺陋特提出後學對自然醫學的淺見與建言,謹供各師長、先進、同道及社會大眾參考。

 

 

二、中華自然療法:

  若在台灣,要論及自然醫學,後學認為,最好應該先了解或認識『中華自然療法世界總會』創會總會 陳紬藝中醫師的學術思想,否則,可能難窺堂奧。陳醫師 今年年近八十,畢生心力均花在中醫和自然療法的研究實踐上,早在1952年,陳醫師就撰寫了第一篇『從中國方劑學看中國醫藥之進化』,義正辭嚴地駁斥當時有言論說中醫源於巫,是相承迷信的醫學;1956,立法院通過『函請行政院籌設中醫藥研究機構』一案的時候,陳醫師假『自立晚報』為陣地(承該報讓出社論專欄園地),與當時『自由中國』半月刊展開筆戰,所寫『中醫的不科學和太科學』及『請政府制定一個符合於三民主義的中醫政策』二文,為香港中國醫藥出版社(名中醫譚述渠先生創辦)收錄在『1957年中醫藥年鑑』中;於1962年至1964年主編『革新中醫』雜誌;之後於國立中國醫藥研究所主辦的『中國醫藥』雜誌裏,發表多篇維護中醫藥之論文,後彙集成冊定名『陳紬藝醫道革命言論集』;並自擬『根據 國父遺教,提倡醫道革命;復興中華文化,促進世界大同』二十四字,懸為終身奮鬥目標。1970年 陳醫師為了向國際宣傳中醫的理念,撰寫了『論中國醫學與西方同樣療法、自然療法及異樣療法之異同』;1980年10月撰寫了『中醫病因新論』【註二】;言簡意賅地論述了中西病因之不同與比較;1987年7月撰寫了『自然療法與國民健康』【註三】;1991年撰寫『自然療法與中國醫學』【註四】;1995年五月又編著了『金元四大家醫學新解』【註五】;更於1976年10月創辦了『大同中醫』雙月刊(於1984年3月更名為『自然療法』)【註六】;於1992年把西方的同類療法、自然療法及中醫藥學三種醫學結合起來,成立了廣義的『中華自然療法醫學』。其學術思想唯『順治』是尚,其主旨在宣揚中國的和世界各國的自然療法醫學,建立人人醫學以及預防醫學。

 

  那麼,自然療醫學究竟是什麼呢?以後學淺見,自然醫學雖然範圍甚廣,方法甚多,但萬變不其宗,而『道法自然』應該就是其『宗』。然而,它又可分成三個層次:

 

 

三、上醫醫國:

  就是『預防勝於治療』的Hygeia之學(Hygeia是希臘神話中健康、衛生、保健之女神)。其非常強調不用藥的自然訴求,遵循大自然賦予人體自然療癒平衡的能力,借重自然界的陽光、空氣、水、大地,及其衍生的各類生物、食物、磁場、生物性節律、氣侯與季節變化,以及多元性的生物網,來維獲健康,只要人們懂得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並朝『天、地、人』三位一體,『性、心、身』三元合一,與『生命、生活、生態』三『生』有幸的三大目標來實踐,應有機會達成 林佳谷教授所主張的『綠生活、百齡壯年,醫院無病房』的境界。

 

 

四、中醫醫人:

  前者,雖取法乎上,但往往僅得乎中。故自然醫學必須有幾把刷子來對已病者『釜底抽薪』於無傷。所謂消除病因,斷除病緣,解除病機;而非眼睜睜看著患者前仆後繼,誤入『逆治』誤區。

 

  以俄羅斯、日本、奧大利亞、加拿大英國為主的世界醫學會有鑑主流醫學醫源病和藥源病的難以避免,產生了新的治療觀念-適應原(Adaptogen),其條件有三:

 

1.無毒(nontoxic)。2.廣效(nonspecific)。3.正常化(normalization)。以個人淺見,這三要件應可成為自然醫學或所有的療法的基本條件或要求。凡無此條件者棄之,凡有此條件者存之,這樣自然醫學才能執簡馭繁,成為具代表性的人人醫學、家庭醫學和預防醫學。舉例而言:中藥之上品藥靈芝就是正好有這個條件。另外,任何學術研究,最後,都應該可落實在生活實務中,而且一定要能像『健康通訊』發行人焦金堂先生所說:『論之有據、言出有物,簡單易行、行之有效』方能稱之為自然醫學,而靈芝一物又正好合乎以上條件,並在運用上,可免除中醫的四診八綱,又能與中醫扶正祛邪的基本治則相符。(詳見拙文【靈芝與中華自然療法醫學】『自然療法120期』)。

 

 

五、下醫醫病:

  時下,大多數民眾生病時,總以『逆治』為第一就醫選擇,往往被醫得『體無完膚,苦不堪言』時,才會想到中醫和其他。此時,自然醫學仍應該有能耐助他們(患者)一臂之力,或是救病救人於無傷無過。

 

  對『自然醫學』,本刊與『自然療法』雜誌的立場及觀點是一致的,就此機會,特別再次強調以下幾點拙見:

 

 

1.自然醫學之醫,係『順治』之醫,非『逆治』之醫,順治即『中和』之治,『中和者,天地位焉,萬物育焉』(中庸)。

 

 

  順治者,斷除病緣,驅除病因,化解病機,對已病者有釜底抽薪之妙。對未病者,有林教授提倡之『綠生活、百齡壯年、醫院無病房』之功,故此『醫』非彼『醫』,此『效』非彼『效』。切忌仍以『逆治』之西方主流醫學之觀點及邏輯來解讀自然醫學。(逆治、順治之說,詳見陳紬藝著【世界四大醫學療法分析表解】『自然療法』120期P.8-10)

 

 

2.『取法乎上得乎中』。自然醫學的目標是『醫者期無醫』,但不表示不能以王道 的理、法、方、藥、食癒人之疾,解人之痛。在所有王道的方法未能開發善加利用之前,盡量少用或禁用霸道(逆治)醫術。

 

 

3.切記,任何微觀的精研,必須回歸整體自然之宏觀,方能善用。

 

 

4.各種療法,切忌『存藥廢醫』若只知此法、此食、此藥之功用,而不曉人之體 質因人、因時、因地而各異(中醫四診八綱)。則易造成各吹各調,難得要領。

 

 

5.任何研究和理論,都必須回歸運用,且有利無害。

 

 

 限於後學學識淺薄,以上粗知拙見,必有諸多疏漏和謬誤,殷切期盼各位師長、先進惠予指教為禱。

 

註一:『整體醫學』何逸僊醫師 著 松根出版社 劃撥:19094920 戶名:詹淑柔 電話:02-8770-6789

註二:『中醫病因新論』陳紬藝中醫師 著 自然療法雜誌社出版 劃撥:07214337 戶名:自然療法雜誌社 電話:02-2363-3979

註三:『自然療法與國民健康』陳紬藝中醫師 著 自然療法雜誌社出版 劃撥:07214337 戶名:自然療法雜誌社 電話:02-2363-3979

註四:『自然療法與中國醫學』陳紬藝中醫師 著 自然療法雜誌社出版 劃撥:07214337 戶名:自然療法雜誌社 電話:02-2363-3979

註五:『金元四大家醫學新解』陳紬藝中醫師 著 自然療法雜誌社出版 劃撥:07214337 戶名:自然療法雜誌社 電話:02-2363-3979

註六:『自然療法』陳紬藝中醫師 創辦 自然療法雜誌社出版 劃撥:07214337 戶名:自然療法雜誌社 電話:02-2363-3979

參考資料:自然醫學學術研討會論文集-南華大學自然醫學研究所自然療法第120期P.35、P.8-10自然療法第125期P.17-18、P.27純靈芝與現代病P.49-50有地滋 醫院無病房-林佳谷醫學史與自然醫學-林佳谷整體醫學-何逸僊

對自然醫學的淺見與建言
 

台灣  何永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