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謝師宴上的臨別叮嚀】有感

 

台灣 何永慶

 

  我雖無緣成為 林佳谷教授門下的研究生,卻總有緣能隨時向 林教授請益。今有幸再次拜讀『謝師宴上的臨別叮嚀』,其言諄諄,其義深深。心中油然而起三應:

 

一、態度已然決定高度。那麼,謙卑往往決定深度;熱誠應能決定廣度。

 因此,無論何人做人做事,若高、深、廣度皆俱,必能有『泰山不拒土石而成其高,東海不擇溪流而成其大』的格局。

 

二、以『日本新幹線』的三個等級之別,洞悉物質世界與心靈層面的互動

 與提昇的正面價值,對匡正時下許多談義不言利,言利不及義的偏頗,深具潛移默化之旨趣。

 

三、查理曼大帝的啟示,讓我想到近日在『讀者文摘』(2003年7月)的一篇

 『深情對話』中,素有『鐵娘子』雅號之稱的 殷琪小姐說:『就生命本質來看,在整個生命過程中,名利是最沒有價值的。人的墮落,也是因為名利而起。到目前為止,我不會允許自己墮落。』以個人淺見:名、利是中性的,它的價值也是因人、因事、因時而異的。我想,殷琪小姐之所以認為名利是最沒有價值,其實可能就是抱持『曾經擁有,不必執著』的人生觀。又最近去探訪一位老師 方甯書教授,他告訴我,當他在重病之時,特叮囑家人,若自己不治往生,請遵照其著的『也是詩』(佛門偈語)第185頁:『死後但求一把火,燒光今生功與過,不發訃文不開弔,餘灰撒入淡水河』。我深深覺得,大凡有識有智之士,其人生價值,所見略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