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芝之學術、臨床報告,古今中外汗牛充棟,而我卻從未深入研究,祇是有點廟會、夜市看熱鬧,淺嚐小吃的經驗。在佩服靈芝文摘創辦人何社長永慶先生俱四攝心(指佈施、愛語、利行、同事四美德),行菩薩道之精神所感,願盡綿薄,促使此有利濟群生之雜誌得以永續發行。

以下略述對靈芝一些雜識。

 

一、 在靈芝文摘的封面可以看到'Ganoderma'一字,這是靈芝之拉丁文,若特指赤芝,則為'Ganoderma lucidum'。今擬從字源的分析,幫助大家認識靈芝的外觀,也可略窺其隱意。

Ganoderma,    <gano, 是ganoid,上釉的

 <derma, 是skin,外皮

lucidum,         <lucid,是光輝的

 

  綜合以上字源上的剖析,就可想像靈芝的一大特點在於其有一層如上釉的,似幾丁質(keratin)的外層。近日幾丁質與甲殼素(chitin or chitosan)在皮膚修護的作用上很熱門,而靈芝在皮膚移植與養護上也有報告。兩者間是否可一併聯想?

 

二、 在嘉義彥廷農場所看到靈芝的培育場所,已不是過去所看到陰濕的菇寮,它應該是一處合於工業衛生空氣清新條件最佳的處所,在水幕過濾下的空氣與溼度進行一次同時數百萬株的培育,除了太空包的基本養份足夠讓它成長至收成(每次約90天),平時就是靠好空氣與濕氣維生、生長,在那種閒雜人少進的清、淨、與靜的氣氛中,讓人有「藐姑射之山,有仙人居焉,肌膚若冰雪,綽約若赤子;不食五榖、吸風飲露;乘雲氣、御飛龍,而遊乎四海之外」之感(<莊子‧消遙遊>)。

 

  靈芝雖無香氣,但與花中之王的蘭花、與代表中國母親節的萱花一樣「蘭草不沾王者氣,萱花不辨女兒香」,更是它們的美談。孔子嘉言錄中提到「與善人居,如入芝蘭之室,久而不聞其香,即與之化」,靈芝雖無香氣,但卻能化育人之氣與質。

 

聽說靈芝農場的工作者,久居其內,個個健康,有如東歐地下水晶礦有治病的效果。

 

三、 從靈芝真菌的生態觀之,它是專門寄生在病態陰濕的枯木上,在健康向陽的樹上反而難以生長。是否可以同樣的邏輯,說明靈芝能夠化腐朽為神奇外,食用後更能消除某些病因,化解病機,自然報除一些病灶?

 

四、 靈芝真菌在過去生物學的分類上,被歸類在高等植物,歸屬於植物界(The Plant Kingdom),葉狀體植物亞界(Subkingdom Thallophyta)八大門(Division)中之真菌植物門(Division Fungi)。由於真菌種類龐大,根據1983年H. Curtis的生物系統分類,已與動物、植物、原核、原生等並列五大界之中,稱為真菌界(Kingdom Phantae)。真菌(fungi)、黴菌(mold)等中、英四字,也是一般人常混淆的,黴菌是真菌界下之一種

 

五、 在工蟻的生態中,我們發現一隻工蟻可以剪斷並扛動比它體重重20倍的纖維草、葉,它本身不具發酵能力,在蟻窩中藉真菌的幫忙,使之發酵變成營養食物。除了中國東北有食蟻強壯回春的記載外,從食蟻獸的健碩,不難聯想真菌所扮演的角色,也聯想到靈芝。

 

六、 今年初,台灣、美國流感盛行,家中也有多人中獎。雖有抗生素十來天的服用,耳鼻喉之發炎疼痛,難有起色。說來難以令人信服,在一帖解熱清草並口服三粒18倍濃縮的靈芝膠囊,三個鐘頭後,好像重獲新生,可以吞嚥。之後繼續含食靈芝膠囊,三至五天後乃漸漸痊癒,以上是個人對家人明確之觀察。請注意,靈芝的食用,若能短暫忍受一下它的苦味,在口中有生津並有助口腔與上呼吸道的直接消炎效果;每次牙齒治療前後,靈芝都能使傷口快速復原,這是我個人的體驗。

 

  靈芝有「如意」般的外型,看到它,想到它,無形中心中就有一股喜悅;「仁易」的招牌,也讓人樂於接受,因為「仁」者天也,「易」者道也,此「仁易」非彼「仁義」,前者是天道,後者是地道,因為「大道廢,有仁義;智慧出,有大偽。」(道德經第十八章)。雖然多糖體(polysaccharide)、三帖類(triterpenoids)、腺甘酸(adenosine)、有機鍺(Org. Germanium)、生物鹼(alkaloid)等是今日已分析出的一些成分,但我深信靈芝的作用在它的自然完整性。多重視臨床個案的成功例子似乎更重要。

靈芝淺識

 

台灣林佳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