詠我的寶貝

 

日本福岡 平和浩院長

 

  風景秀麗如畫的日本群島的南端是最誘人的九州島。福岡市,擁有兩百餘萬人口,九州島第一大都市,在列島可謂國際化大都市。這座古代被稱為博多的商城,五百年前,即以國際貿易港聞名遐邇

 

  博多港的對面,有一條伴著低丘的小路,從岸邊一直伸向大海深處,被稱作〝海之中道〞,在〝海之中道〞的盡頭,無人徜徉的冬日荒涼海灘,我發現一只碩大的海螺貝殼,古樸得近乎醜陋,像一只被掏空的大椰子,他穩健地盤坐於漂流物組成的寂靜世界;每日觀日出月沒、與潮水漲落,耳聽海浪的轟鳴與海鷗的呢喃;他正襟危坐的樣子,遠觀起來,似乎像座埃及的金字塔;他以無心空身之輕盈端坐於無垠之黃金沙土。

 

   他耐得住寂寞,一億年不發一言。不自卑於外貌醜陋,不眩耀於出生貝門。我不敢相信他曾經有過寶貝的生命,亦不敢確定他此刻生命是否真的完結,更不知道哪一種生命的形式更適合於他。

 

  來海濱浴場度假者,拾回的是食用的文蛤、牡蠣以及觀賞的海藻、仙貝,誰又會去撩這又笨重又醜陋又無用的大貝殼呢?當我小心翼翼地抱起他時,他似乎發出一種聲響。他在用貝語與日夜相伴的同類告別,沒有從此進入高雅殿堂接受崇拜之欣喜,亦無與〝同是天涯淪落貝〞分手之失落;沒有眼淚,因為所謂的分別,也只不過是物理學意義上的位移。我卻流淚了,寶貝呀,樸素的寶貝,外表的自然天成,晶瑩剔透,看似一無所有,卻是一座真正的寶藏 ───

 

  您的記憶應是永恆的。曾經貴為貝族白馬王子的您,歷經家族之衰敗,又遭海潮推送之放逐,今日卻似一座雲海中的仙山。

 

  您採收青山綠水之清氣,凝聚天地日月之精華,把自己變身成為一只虛空得忘我的聚寶盆。天下寶貝萬萬千,唯有您最診貴。與您相似者如布空之繁星,我只認您這一顆在凌晨與傍晚準時出現的最亮〝金星〞───

 

  海貝殼以其完美的造型,流暢的線條與光滑的外表,惹人喜愛。湊近貝口,還可以享受海之韻律。

 

  本來應當是最幸運的海貝王子,歷盡無盡滄桑,或許已失去美麗的外形與顯赫的身世,讓人唏噓慨嘆。

 

  然而,誰能說斷臂的維納斯不美呢?〝缺憾的美〞美得真實,美得親切,美得驚心動魄。在我眼裏,您的抱殘守缺,堅毅頑強,始終如一;包容萬物的崇高品德,卻使世界上任何可以稱之為〝寶貝〞的東西黯然失色。

  

尊敬的寶貝,天賜之聖物,您不怪罪的話,屈駕在我的座右,請為我指點人生的迷津。除非有更懂得您價值的人的出現,否則,我絕不把您饋贈,因為您已經成為我生命的一部分。

 

希望我能像您一樣,〝虛空、堅實、守一〞。

 

作於 日本福岡油山腳下(大雨)2001.03.04

平老師 臺鑒:
  相交尚淺,相言甚深,若日後能求同存異,攜手共進,必大有可為。此遊福岡,得君以「貝」相贈,卻之不恭,受之有愧。今無以回饋,片語心得,搏君一笑:

 

以言回贈太平庸,
觀海螺,
了虛空:
想千古滄桑有規律,
看世間人事循因果;
憶過往雲煙是夢幻,
悟天地之道法自然。
一沙一世界,
一螺一生命;
不以大小而有異,
不以美醜而無靈。
天工無雕飾,
地造有紋理。
萬物靜觀皆自得,
唯心珍愛成寶貝。
整體醫學觀整體,
自然療法弘中道。

             順頌
                 道祺


後學 何永慶 敬上
2001.3.25台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