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肺癌的智慧選擇

 

台灣/施與德

陳紅梅2004.10採訪

 

  那是十二年前,一個平安中卻很不平靜的聖誕夜。

 

  就在聖誕節前的二三個月間,施與德決定移民美國時才做過詳細的健康檢查,一切都就正常,就等聖誕節到美國與家人團圓紐澤西。過了平安夜想到紐約去,因為玩晚了些,又因為大雪困住了,躲在車中等火車來,也許是在過地下道時著了涼發燒,但施與德一點不以為意,但在朋友的好意叮嚀務必去看病,且介紹美國醫師謹慎的檢查,沒想到醫師看了胸腔片子,只簡單的說:「你的病可能有麻煩,可能會很囉唆!」而建議施與德最好回台灣做更詳細的檢查。

 

  不明原因的持續發燒,溫度雖不高但燒就是不退,著實也讓施與德覺得不徹底檢查不可。他一向習慣在中心診所看病,他有長年的肺氣腫毛病,定期在中心診所治療。

 

  這一天照完胸腔的片子,主治醫師黃維駒一看片子就說:「的確有麻煩,需要住院。」住院後繼續做內視鏡檢查,而切片化驗的結果,証實是「肺上皮細胞癌」。七十二歲的施與德乍聽之下,並沒有特別感覺,也許一生經歷大風大浪淬鍊後的沉穩,或者也是欣慰兒子們的成器,施與德心想「如果是上帝?召的時間到了,那就很坦然的應召吧!」

 

  當時施與德並沒有想太多,但是醫師卻力勸他不要錯過治療的黃金期,建議到榮總開刀。雖是軍人退休,一直習慣在中心診所看病的施與德,只願在中心診所開刀,但醫師推薦榮總有更好的開刀醫療團隊,特別是針對施與德的病有相當多的臨床經驗,但當時施與德甚至有中國人「死留全屍」的想法,並不願意開刀。還是擁有良善醫德的醫師晚上到病房苦口婆心的對施與德說:「千萬不要錯過治療的黃金時間,你的癌症種類是安全型的,屬於不容易擴散,比較不靈活笨笨的那種癌細胞,一定要爭取時間開刀!」終於施與德被說服了。

 

  一住進榮總病房,三天內就開刀,一點不痛,有很好的麻醉師隨侍在側,開刀後的背部一直插有管子,應是打嗎啡用的,因為復原順利,很快的可以回家休養。

 

  那一天是復診的日子,約好有朋友來訪探病,原來是好朋友的太太申學庸及中醫師何永慶,本來以為復診應很快可以回家會客,不料醫師說肺部開刀後肺積水嚴重很麻煩,只得臨時轉科,經一番折騰後才回家,很晚了也累得不得了。

 

  對於新朋友何永慶來探病,並也推薦吃靈芝的好處,很有耐心的說明靈芝對身體在清毒及免疫上的作用,不過施與德在此之前從沒有聽說過靈芝,壓根兒也不信靈芝的妙用,只是因為相信郭大嫂(申學庸)的為人,她當時擔任文建會主委,特別利用下班時間來探病,勉強接受她的好意。

  正因為何永慶熱心的說明,在半信半疑及還人情的心意下,施與德只得以天天二十顆二十顆的吃交差了事,心想吃完了,錢也付了,就算是對別人好意有了交待,當時也因靈芝貴,自覺沒有長期吃靈芝的身價,從而拒絕再吃靈芝。

 

  可是何永慶卻很有耐心的勸說長期持續吃靈芝的必要,而且每二三天來觀察吃靈芝的反應,當時的施與德始終無法認同靈芝的好處,也不想吃靈芝吃到賣房子。不過雖然靈芝是中國老祖宗留下來的寶貝,但一天得吃多少量才夠,沒人知道。當時施與德只是礙於情面,勉強硬著頭皮持續的吃了下來,一天吃二十顆三十顆的膠囊靈芝。

 

  可是沒想到,施與德肺癌開刀三年後又在原部位又因一次感冒發現癌細胞,這是復發而不是轉移,一時間,施與德不免覺得吃靈芝根本無效的懷疑,倒是施與德的太太覺得復發了並不能代表吃靈芝是無效的,因為與同樣有這種肺癌開刀的人相比,施與德的狀況的確比較好,施與德自己也認同這一點。

 

  既然復發了,醫生建議必須做放療照射鈷六十,施與德於是到榮總地下一樓的癌症中心,接受最新的鈷六十的照射治療。

 

  施與德說那真是痛苦的經驗,導管由鼻進口出,另有管子接鈷六十入體內,只是管子始終對不準肺部病灶,一直梗在喉部插不進去,而且流了好多血,醫生只好宣布今天不照了隔天再試一次,同樣失敗,譬如打進五百單位,大約只有二百單位進到患部,其餘都流掉了,每次都流了一灘血,看了不免讓人心生不安之感。因為放療插管的不順利,醫生終於証實這最新的放療並不適合施與德,只好採取先在身體表面劃線而照射的方式,因此在那大熱天的六月都無法洗澡,為了治療,施與德覺得很辛苦而仍耐心的做完整個療程,天天照,遇放假則順延,四個月共照了二十四次放療。

 

  當整個療程結束時醫生也說了:「可以給你的劑量都給了,其他的就看上帝的安排了!」  在整個放療治療的過程中,施與德都保持吃靈芝的習慣,照之前吃三十顆照之後吃三十顆,一天吃掉一瓶靈芝,最明顯的是頭髮沒掉,體重沒掉,沒有嘔吐,沒有吃不下飯,沒有做放療的任何不舒服的症狀,氣色同樣不錯,看不出來是一般做放療的頭髮會掉光光,沒有任何食欲,當然瘦得皮包骨,還得忍受噁心嘔吐的不舒服的出現。吃靈芝三年多到整個放療結束,施與德也不得不承認這中國老祖宗留下來的寶貝,是真的有神奇的部分,當然他也得承認靈芝需要長期吃,慢慢的感受它的好,往往短期間吃不出好壞,這也許也是靈芝很難推蔫的部分。

 

  不過,在放療結束後不久,施與德的肺部又出現問題了,痰中總是帶血,而且痰中一直含血塊或血絲,施與德與家人也由不得的心慌了,只好再回中心診所求診,醫生竟說西醫在這部分是沒轍了,建議試試中醫也許有辦法。結果看了四個月的中醫,同樣無法止住痰中有血的事實。

 

  後來因為探親到上海的機會,因為外甥女正是胸腔科的醫生,經她診療後以科學中藥煎服一天一瓶、二瓶藥水的喝,二星期後慢慢回台灣,痰中有血的現象已停止,但建議每年需到上海一趟持續治療。

 

  針對罹此難纏的病,施與德自認為是幸運的,一路巧遇貴人而得以過關斬將,當然詢求對的醫療方式,也是病得以痊癒的關鍵。

 

  現年八十二歲的施與德,距發現肺癌已達十個年頭,聽他講起話來仍聲如洪鐘,中氣十足,除稍為重聽外,一切與常人一般,飲食除海鮮類一概不忌。雖然去年在SARS期間因禁足而中斷散步的活動,腳力有些退化,現又持續天天散步的結果,走路一點不喘,雖不能說是健步如飛卻也變強健許多。  至今,施與德保持天天服用十顆靈芝孢子及少許花粉,已是他長年的養生保健之道,太太也天天以靈芝為保健良方。目前,施與德仍維持一年複診一次的總檢查,他笑說做完放療的第一年到醫院複診,特別到放射科找為他做放療的醫生,醫生看到他即不自主的說出:「你還沒走啊!」一向心直口快的施與德本想開玩笑的說:「在等你啊!」可是話臨到嘴邊還是語帶幽默的回說:「上帝不要我啦!」接著彼此聊聊現況寒暄一番。這時醫生才解釋說,到放射科做放療的病患,不論得的是哪一種癌症類型,通常不會超過一年就走了,沒有人像施與德一樣,生了重病經放療而仍然活得如此有元氣,因此他才會脫口而出如此的話。

 

  是的,經過十年的抗癌歷程,施與德憑堅韌的求生意志及正確的醫療信念,盡自己所能的,爭取更好的健康人生,他覺得人可以活得老而健康而有品質,他也深信他碰對了靈芝貴人──這老祖宗留下來的寶貝,讓他每天一早起來總覺走路有風,天天都是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