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菌與免疫力~兼談中醫與國勢
董延齡109、2、12

  最近因新形冠狀病毒(2019nCoV),鬧的全世界人心惶恐不安,因此,令我想起一個真實的故事。這個故事是60年前淡江大學教授周紹賢老師(已作古)曾告訴我:「他於1929~1930年間任上海《申報》記者,那時中西醫正鬧得不可開交。有一派留學歐美的醫師詆毀中醫是迷信,不合乎現代科學,、應當廢除;中醫界也有一些青壯派,大家聯合起來反抗,一致認為中醫是中華民族數千年的文明歷史,對人類有很大的貢獻,絕不可輕言廢除,兩派議論紛紛,爭執不下,於是相約在上海一家會議廳,召開記者會。可巧那時周老師是申報醫藥記者,也奉派參加採訪。兩派人馬在會場內,爭論滔滔,相持不下,那時的中醫界也有一些口才學識不錯的少壯派,兩邊針鋒相對,互不相讓。西醫認為細菌(那時對病毒尚不清楚)最厲害,以人體血肉之軀,無法抵擋,中醫認為人的抵抗力及自癒力最重要(中醫叫正氣、現在稱免疫力或自癒力)。而兩派爭執不下,最後邀請臨時組成的裁判主持公道,大家公認口說難以為憑,只有親身實驗,才算正確。看看天色已晚,如再辯論下去,沒完沒了,而且傷了彼此和氣。最後由裁判裁決:「由西醫準備少許細菌,請不服的中醫當眾喝下去。」才把當天的會議畫下句點。

這樣的人體實驗,才夠真實,而且中醫也不會孬種,就這樣決定了明天的議程。

回到家裡,那個主張正氣可以戰勝病菌的年輕中醫師,雖然當時因騎虎難下而第二天要喝細菌的事,使他輾轉反側徹夜難眠。

次日留學美國的醫師準備了一小瓶細菌帶著先到會場。

中醫的少壯派,也按時來到會場,大家按著昨天的規定行事。在眾目睽睽之下,西醫把病菌交給中醫,中醫接過後,揭開瓶蓋,毫無畏懼地把病菌喝下,據說當時並無明顯的感覺只是心裡有些害怕及噁心,次日輕度腹瀉一兩次。這和西醫的預測相差不可以道里計(有相當差距)」。

 

次日上海很多媒體上都報導了這個消息,周老師已去世多年,他講的這個故事,迄今仍深植我的腦海,在此特別把它寫出來和讀者分享。

 

現在我們順便談談「醫學與國勢」的問題,我們稍微思考一下就可知道,醫學沒有絕對的好壞,有者也只是信與不信而已或各有其門。我們知道在「二次世界大戰」以前,中國人要學西醫的都往德國去學,台灣人到日本去學,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德國、日本戰敗了,他們的醫學沒人學了,大家一股腦地跑到美國去學西醫,試想:「醫學是一種文化。」文化是慢慢形成,十年樹木,百年樹人,形成的絕不可能因一場戰爭就發展起來的。

這次武漢病毒雖然很可怕,但正值中國倔起團結、強盛的時期,也是中醫藥發揮特長的時候。這番研究中西醫學的異同,可知道對於細菌性感染的疾病,中醫不如西醫。但病毒性感染的疾病,西醫幾乎無計可施。而今,武漢病毒配合西醫的隔離管控等,可能只有中醫藥能把它制服。希望我們研究中醫藥的同道,應效法屠呦呦的精神,創造中醫藥的另一次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