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芝的價值與飬生防病的實務應用
中華自然醫學教育學會 健康促進教研中心 主任
自然醫學文摘雜誌社創辦人∕ 社長
何永慶

1999/08/5初稿2020/03/20重編

摘要:

 

  靈芝ㄧ物,古今中外,從坊間傳說到專業文獻的記載,對其功效,均獲普遍認同與肯定。它可單獨煮茶飲用,也可做成保健食品膠囊(易於食用),更可配合中、西醫藥,能大幅減少其毒副作用而提昇其療效,其可運用範圍非常之廣。以個人全家親身體驗及其實務經驗,靈芝除甘草之外,堪稱中藥中的苦味「國老」。甘草雖譽為「國老」,但仍有一定禁忌;而靈芝除在手術前後(大量流血的狀態)暫不宜食用外,幾無任何禁忌。因此,醫界或全民,若能善用靈芝,不但能大幅提昇生命質量、遠離疾病(包括癌病),更能省去太多不必要的或龐大的醫療費用,同時更能創造更多的工作機會,利國利民。若海峽兩岸的中國人能心手相連,以中華自然醫學作學理依據,將靈芝推廣至全球,幫助、甚至救世界上更多有緣人,並可賺取世界更多的良善外匯。

關鍵詞:上藥、自癒力(自然療能medicatrix)適應原(Adaptogen)、順治、逆治

1. 靈芝具廣效性:

  靈芝自古貴為上藥之冠,千百年來人體實際經驗證明多食久食不但不傷身,更能使人體自癒力(自然療能medicatrix)維持在最佳狀態,用法與用量上,少量可預防未病;適量可改善已病;大量可挽救末病。其養生保健範圍之廣,功效之卓著,幾無出其右者。如能再配合中國醫學的“辨證論治”,定可大幅提昇現代成人病的改善或治癒。

     前國立中國醫藥研究所所長劉國柱博士在其大著《現代科學看靈芝》序文     中指出:「近十餘年,人工栽培有成,復經科學分析,藥理研究,印證之典     籍與應用,其醫療範圍之廣,功效之卓著,均獲確認而彌彰。餘從事中國     醫藥之研究廿餘載,實未見出其右者,較諸如棗仁、玄參之鎮靜安神,人參、蟾酥之強心,杜仲、鉤藤之降壓,當歸、黨參之生血,丹參、銀耳之抗凝血,大蒜、澤瀉之降血脂,地黃、知母之降血糖,茵陳、梔子之保肝,黃耆、丹參之增進免疫,黃芩、麻黃之抗過敏,苦參、香菇之抗癌----,幾均有過之而無不及。」所以,靈芝可以單一使用,亦可與其他中藥配伍,君、臣、佐、使不拘。

2. 靈芝不但無毒,無副作用,更能解毒:

  無論以現代科學的口服急性毒性測試或亞急性毒性測試,都未發現靈芝有毒性,與中醫說靈芝無毒完全吻合。

  有學者曾以小鼠做試驗:予小鼠每天口服赤芝子實體煎劑5,000mg/kg,連續30天,對其體重、血象及器官的重量均無改變〈Kim et al; 1986〉。給幼大鼠每日口服赤芝冷醇萃取液1.2及12gm/kg,連續30天,對其生長發育無不良影響,肝功能、心電圖及主要臟器心、肝、腎、肺、脾、腦、腸等的病理檢查均未見異常。予狗每日口服赤芝冷醇萃取液12gm/kg,連續15天,而後再每日口服赤芝熱醇萃取液24gm/kg,連續13天,總計給藥28天,結果與幼大鼠相似,未見異常之毒性反應(Hunan Medical College, 1979)。另以灌胃的方式,長期且大量(一般人類用量的一百倍)給予動物靈芝萃取物之後,解剖檢查其內臟,結果無論是心、肝、腎、肺、腦、腸、脾等都很正常,毫無中毒跡象。

 

  大陸學者以靈芝的酒精萃取物,能減輕小白鼠受四氯化碳引發的化學性肝損傷,無論是預先給藥或是形成肝發炎受損後再給藥,其傷害均有不同程度的減輕,降低血清中GPT值,同時減少肝小葉炎症細胞浸潤,促進肝細胞再生。人體自我解毒功能,主要仰賴肝臟功能的正常。而經現代科學研究顯示,靈芝在維護肝功能方面,可降血清GPT、GOT、促進肝細胞再生,降低肝組織中三酸甘油酯含量、促進肝臟蛋白合成,抑制病毒的複製與增生,降低總膽紅素、改善肝組織纖維化,恢復SOD活性等。

 

  靈芝若與其他中、西藥並用,還可輔助或增強其藥物之正面作用,降低或消除其毒副作用。

 

  民間自古以靈芝解毒、解酒運用甚廣。大凡食物中毒、農藥、藥物中毒或酒精中毒等,只要大量以靈芝灌服,或以靈芝水、酒萃取物6倍濃縮劑,每2~3小時一次,每次3至5公克,通常連續服用1~3天,就可解其毒。

3. 理論基礎

  靈芝無論在中國醫學或西方科學的學術領域中都已有相當完整的理論基礎。

 

3.1.中國醫學方面:

  綜合東漢《神農本草經》及明代李時珍的《本草綱目》對靈芝的論述:靈芝味苦、性平,無毒。主治解胸中結,益心氣,補中益肺氣,健脾養胃、補肝明目、益腎強精、增智慧、不忘、定魂魄、安神、堅筋骨、好顏色。久食輕身不老、延年神仙。」而且「多食久食不傷身」

 

  中國醫學通過八綱辨證,最終治則是以固本培元,扶正袪邪為基本治則,而靈芝性平無毒,可省略八綱辨證,只要敢用會用,幾乎人人可隨時食用(除器官移植者或大量流血狀態者不宜)。固本培元之同時,扶正袪邪於同步;且扶正而不助邪,袪邪而不傷正。

  有如日本京都大學直井幸雄教授所說:「靈芝像個自動相機(傻瓜相機   ),即使並不瞭解其藥理、病理,但只要按下快門,就能對準適當的焦   點。」靈芝也能順應個人體質,將代謝機能作最適當的調整。更與陳紬   藝中醫師之“順治”說法不謀而合。

順治

【順治】靈芝→扶助調理強化病人的自然療能→祛邪外出→病癒身安

逆治

註:本文順治、逆治之說係根據陳紬藝「世界四大醫學的療法分析」

       (自然療法117期—2001.5.10出版)

  真正的醫生,是屬於人體內的「自然療能」,疾病的病徵,是自然療能努力驅逐病害、恢復健康的過程和資訊,醫生應該視「自然療能」為朋友來幫助它(自然療能),不可視為敵人來對抗它(自然療能),對抗是剝奪抵抗力和求生信號(病徵),其結果,只有把輕病變成重病,重病提早死亡。自然療法是通過各類自然的理、法、方、藥、食,幫助「自然療能」驅病外出。詳見『自然療法與中國醫學』第九頁,陳紬藝著。

3.2. 靈芝符合適應原的要件

  早在在上一世紀七十年代(1970年前蘇聯國家科學研究院研究員伊索拉爾.萊克曼博士(Dr.Israel Brekhman)有鑒於西醫、藥的副作用太多太大而難以善後,經研究反省後提出適應原(Adaptogen)的觀念。得到當年以蘇俄、澳洲、英國、等國家為主的世界醫學協會(The World Medical Association)的認同。

        適應原,其條件有三:

   a. 無毒、無副作用。(nontoxic)

   b. 廣效性,其作用不限於特定的臟器、器官。(nonspecific)

   c. 具使身體各機能正常化作用。(normalization)【能調整激發全身,使全身正常化而達到體內動態平衡(homeostasis)或自癒力self-curative power or self-healing ability】。

  大自然中,完全能符合這個條件的,有學者認為,目前就只有人參與靈芝。但是後學認為,人參雖大補元氣等,仍有許多禁忌,在中醫八綱辨證上,體質虛寒者宜用,體質實熱者不宜用、在辨證配伍方面仍須有所考究。而靈芝幾乎毫無禁忌,在八綱辨證上,陰陽、表裏、寒熱、虛實皆可用之,在中醫方劑配伍,君、臣、佐、使皆可;故單味用或處方用不拘。所以只有靈芝夠條件合乎「適應原」(Adaptogen)

靈芝的功能是扶正袪邪於同步,而且扶正不助邪,袪邪不傷正。

3.3 西方醫學方面:

  2001年4月至12月由台灣陽明大學和榮民總醫院組成的靈芝研究小組,已完成了靈芝的DNA定序。靈芝內約有1700多萬個鹼基(alkaline bases)及5000多個基因(genes);研究發現,靈芝基因活力十足,可產生諸多不同功效。將之形容為是超級大藥廠,應該不為過。靈芝所含有各類有效的成份,目前已發現逾400種,〝族繁不及備載〞,如:

 

3.3.1.微量元素(其含量的多寡與其寄生的樹種及環境有關):靈芝菌絲產生大量纖維水解酶(Trichoderma)的水解作用,從樹木中獲得多種多量的錳、銅、鋅、鐵、硒等SOD元素為抗氧化酶:錳SOD、銅鋅SOD、雙氧水分解酶(鐵)、穀胱甘肽過氧化物酶.(GSHPx) 等元素,這些都是抗氧化的重要物質。而各種微量元素,更是活化體內酵素(Enzyme)的重要因素之ㄧ。

 

3.3.2.有機鍺(Germanium):

  有機鍺能脫氫,可調整血液不正常之酸鹼值,使血液攜氧量大幅增加,改善機體缺氧現象;可平衡人體內之生理電位,能奪取氧自由基和癌細胞的電子,故具抗氧化、防癌作用;誘導機體產生幹擾素(Interferon),可對抗病毒感染,對防治各類流感有卓效。可活化細胞,改善造血功能等。

 

3.3.3.高分子多醣體(Polysaccharide):

  分子量從數千到數十萬都有,部分多醣含有15~40﹪的多肽,多肽含量越高,越具有細菌壁和病毒的抗原特徵,其藥理活性越大,能提昇人體免疫功能,有效地抑制癌細胞的擴散,穩定血壓,降血脂及膽固醇,促使血糖正常;降低血清草酸轉氨脢(SGOT)、 麩丙酮轉氨基酸脢(SGPT)、降總膽紅素 (Total Bilirubin),促進肝臟蛋白合成,改善肝組織纖維化等。

 

3.3.4.三萜類(Triterpenoids):

        能清肝、強肝,抑制組織胺 (Histamine) 釋放,改善過敏,

        能間接使肝癌細胞自我凋亡(Apoptosis)等。

 

3.3.5.腺苷(Adenosine):

  能使血液黏稠度降低,預防血栓的形成。能瓦解癌組織周圍的血栓壁,消除治療藥物受阻現象,解痛、鎮靜、安神,有益肌肉萎縮之康復,可誘導幹擾素產生等。

 

3.3.6.小分子蛋白Lingzhi-8:

  能雙向調節免疫功能等,使機體免疫從弱到強,從強到正常。

 

3.3.7.麥角甾醇(Ergosterol):

  是一種維生素D2原,可轉為維生素D3,具強筋骨作用,不但可以抑

制人體對動物性膽固醇的吸收,而且可將之轉換成性激素,保持青春

並增加性能力。

 

3.3.8.生物鹼(Alkaloids):

  膽鹼神經傳導素乙醯膽鹼(Acetylcholine)的前驅物,可改善神經傳導,預防老年癡呆;亦可調節免疫,防治肌無力,抗氧化,降低冠狀動脈阻力、提高心肌對氧的利用率,增加大腦血流量,同時對腦神經有安定作用。

 

3.3.9.胺基酸(Amino Acids):

  靈芝含有人體所需的22種,包括10種必須氨基酸。

 

3.3.10甘露醇(Mannitol):

  一種單醣(monosaccharides),可利尿、抗氧化、防治腦中風。

 

3.3.11幾丁質(Chitin):

  靈芝幾丁質及其衍生物有黴菌抗原的特徵,可促進免疫,防治腫瘤;可阻止傷口癒合的蛋白水解酵素 (proteolytic enzyme ),並促進角質細胞和纖維母細胞的成長,有助傷口癒合,

尚有很多有效無害的成份有待研究開發。其實,靈芝的功能應該是所

有已知和未知的各種成份的總合,它們彼此有著協同作用。所有的作

用功效,亦可歸納為四大功效:

  • 抗自由基(Free Radical),防止細胞氧化。

  • 增強或調節免疫。

  • 活血強心,養肝益腎。

  • 安神健腦,解壓定魄。

4.. 靈芝夠條件成為“人人醫學”的食寶:

 

  靈芝在中國人「藥食同源」的傳統裡,人人可享用,有利無弊。因此靈芝順理成章地可成為“人人醫學”的最佳食寶,與【健康通訊】發行人焦金堂先生所提倡的「論之有據,言之有物,簡單易行,行(吃)之有效」不謀而合。亦符合西方醫聖希波克拉底(Hipopcrates.460~377.B.C)「首務無傷」(First,do no harm)的告戒。如果說:救治病方面,西醫治其標,中醫治其本,那麼,靈芝袪其邪而正其本,與中、西醫藥相助而不相擾,真正體現「醫食同源,藥食同根」之旨趣。

 

5. 靈芝現況

 

  現在全世界都差不多,從政府到一般民眾,仍大多數醫藥法規和觀念多以以西方醫學為主導。不把中國醫學當回事者眾;珍愛中華文化、中國醫學及靈芝者寡。甚至有人問:靈芝如果真的這麼有效,為什麼不得諾貝爾醫學獎等……又目前也有不少醫學、學術機構,或是商業團體在研究開發靈芝,但大多數仍以西方微觀細分的方式,講究科學數據的單一成份,分析實驗或運用。若如此一直鑽精而回不了整體,往往到最後的結論是靈芝還在實驗室研究階段(詳見拙文「此療非彼療」www.cnmd.info

  

2000年5月30日~6月1日連續三天,在台灣新竹食品工業研究所,由產官學三方面共同召開了一次「食用保健食品開發研討會」,靈芝和樟芝佔了大部分研討的內容,與會的三百多位學者、專家,大多數在最後有個不成文的共識--靈芝,你研究它,它有效;你不研究它,它也有效。

你承認它有效,它本來就有效;你不承認它有效,它還是有效。

 

  而當今現實中,美國人把它定位為「輔助食品」(Dietary Supplement),日本把它定位為「機能性食品」或「食品」;台灣把它定位為「健康食品」或「保健食品」或「食品」;大陸把它定為「中藥材」或「保健食品」等等,而幾乎各國政府,不知是否是為了管理方便或是其他因素,立法明文規定食品不可宣稱療效。如此一來,不但有違自然,與中華「醫食同源,藥食同根」的文化及客觀事實完全不相符,更剝奪了民眾養身防病或善用「順治」癒疾治病的人權和選擇,實在讓人不解與惋惜。殊不知中醫之上藥大多為自然食物,上藥「順治」的治本之療效,並非下藥「逆治」的治標之療效。二者各有其效,不可混為一談。如若不然,唐代名醫孫思邈何以要告誡世人:「凡醫道者,當洞曉病源,知其所犯,以食治之,食治不癒,然後命藥。」西方醫聖希波克拉底同樣告誡世人:「你的食物,就是你的藥物;你的藥物,也必然是你的食物」。其實,誠如北京中醫藥大學錢超塵教授所言:「靈芝一物,你把它定位為食品或藥品,並沒有本質上的不同」。

 

  臺灣國際醫學科學研究基金會曾刊載這樣一句話「如果你要等待風調雨順,那就永遠播不了種,永遠不能收穫!!」的確,國人不要像針灸一樣,等到西方人認同了,我們才肯認同。到時可能西方人把靈芝做了國際專利註冊後,我們才發現靈芝是個寶。

二、靈芝養生防病的實務應用

 1. 靈芝的用法與用量:

  對人體而言,若只是提昇或調節免疫力(Regulate immunity)

,在身體沒什麼內毒的情況下,其實,    很少量的靈芝就可達到此作用。問題是一個重病患者,以癌患為例,其體質可說是多面性的敗壞,其體內累積的毒素,豈是少量靈芝能清除的?中醫認為,邪不去正難安。而若以其他中草藥祛邪(排毒),需要精確的「辨證」(註一),否則有時也如刀之兩刃,所謂祛邪不當易傷正,甚至亡人性命,畢竟絕招往往是險招。而上品靈芝能扶正的同時祛邪,祛邪的同時又能扶正。大陸學者曾以靈芝水萃取液對白老鼠各類癌試驗:

(摘自-靈芝人類健康的希望p.67杭 群著)

  在台灣,一位種植靈芝的陳先生,曾罹患淋巴腫瘤,先到醫院開刀切除。切除後不久,又長出來。陳先生便以每天一公斤的靈芝切片煮水(註二),全天不分餐次飲用靈芝水,如此不到一個月也就痊癒,至今二十多年不曾復發。可見靈芝防治癌的功效,與其用量成正比,即小用量小作用,中用量中作用,大用量大作用,與西方藥學「劑量決定毒性」的概念恰恰相反。所以,世間也有不少患者(包括癌患者),吃靈芝無效,其很大因素就在於雖有吃,但量不夠、杯水車薪、無濟於事;或其靈芝品質不佳,或其他生活作息及飲食習慣不做全方位配合等。

 

註一:

〝辨證論治〞:就是中醫通過四診(望、聞、問、切),來瞭解人體內外正邪消長的動態變化,即八綱辨證(陰、陽、表、裏、寒、熱、虛、實),然後,再投以不同性、味、歸經的藥、食等。

 

註二:

陶弘景說:「凡得芝草,便正當食之,無餘節度,故皆不云服法也。」今現代科學証明靈芝口服完全不具毒性,所以,食用自然沒有定性定量的問題。但除開靈芝外,大凡藥草,多有一定劑量的上限,不可過量。而且用時必須經過辨證。

2、 靈芝要吃多少量?要吃多久?

  除了年長(70歲以上者)且多病體衰者,一般而言,任何人都應該從大量吃到少量。並維持大量2~4個月後,再慢慢減少用量,這種吃法最具宏效。因為,任何人,血液中紅血球的汰舊換新(新陳代謝)一週期約為120天左右,在這個過程中,體內若有夠量的靈芝扶正祛邪的輔助,血液品質會大幅改善。血液品質一旦改善,幾乎對任何疾病的康復,均有很大助釜底抽薪之妙。等到效果出現後,體質明顯改善,再慢慢減少用量,最後,早、晚各1~2粒保健就好。就下列表說明、以資參考:

註:

  1. 食用靈芝期間,可隨各人的體質和吃後的反應,隨症加減。也可以配合中、西醫藥的治療,相輔相成。

  2. 由於靈芝有活血化瘀作用,所以,在外傷有大量出血的情況下或手術開刀前後,暫不宜食用靈芝;女性生理期間只宜少吃,或暫停食用。

3. 靈芝在配合西醫藥方面:

 

  凡藥三分毒,多少都對肝、腎等臟器造成負擔或傷害,而靈芝可保肝益腎,   正好平衡或消除其毒性或副作用,使其療效更為彰顯,陽明大學生物化學研   究所李旭生教授和臺北榮總王聲遠教授曾用靈芝熱水萃取液,合併西藥的抗   腫瘤藥物並用,可以使罹患癌病的老鼠延長三倍以上的生命(台灣時報89.3.11)   臺北文化大學李興才教授因結腸腺癌,在手術切除後,接受化療前一週和化   療的同時,配合大量食用靈芝、花粉,結果歷經為期一年12個療程的化療,   幾乎沒有副作用產生。可見靈芝除瞭解藥毒及對身體有正面幫助外,不會干   擾任何治療。但要特別強調的是,最好能在化療、放療前就先食用靈芝,否   則〝中彈後,再穿防彈衣〞,雖有〝亡羊補牢〞之效,但畢竟還是中彈了。

 

4.注意事項「暝眩反應」

  《尚書》記載〝若藥弗瞑眩,厥疾弗瘳〞。靈芝在食用之初,往往會出現〝暝眩反應〞,即「引邪外出」的現象,也就是俗語說的排毒反應,如高血壓患者,血壓會略有升高;糖尿病者,血糖會略升高;肝病、肝癌者,皮膚可能會起紅疹或GOT、GPT略會升高;有疲累感….總之,食用靈芝後,若有任何與往常不一樣的感覺或不舒服時,千萬不要誤會是副作用。而是,體內不良因數被分解,由裏向外排除的過程,是中醫「若藥弗瞑眩,厥疾弗瘳」的最佳表現(詳見www.ganoderma.org〝靈芝問題知多少〞)。

  所以,中醫治病講究求因、求本、掌握病機,抓主證方可化繁為簡。而靈芝正好是中醫之上藥,幾乎任何人、任何疾病,均可以靈芝為君(主藥),或臣或佐使,再配合其他自然療法,事半而功倍。靈芝之所以對癌病有效,道理其實很簡單,因為靈芝能大幅降低血液黏稠度,改善造血功能,大幅提高血液攜氧量1.5倍-10倍(大眾1994年3月號醫學P.30-31上海市中醫文獻館,中醫內科主任醫師潘文奎)。氧是人體內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之一,細胞內供給生命力的生化反應必須有氧才能維持,促成養分(食物)釋出能量的化學反應屬於氧化反應,細胞能量三磷酸腺苷 (ATP)也需要氧氣才能製造。而大部分的細菌、病毒、黴菌、寄生蟲和其他導致疾病的毒原體及癌細胞幾乎都是厭氧(Anaerobic)

的,在大量氧氣的環境中是很難生存或無法生存的。就中醫的角度而言:氣帥血行,正氣內守,邪毒自清,讓大多數已癌化的細胞有機會還原為正常細胞;不能向善的癌細胞靠人體自身的免疫機制使之自滅(凋亡Apoptosis);造成癌瘤之因得除,促進癌瘤之緣能斷,其病機自解,癌安何存?

  若醫界和患者能徹底改變對癌的認知與觀念,改正錯誤生活作息與飲食習慣,配合適當的運動,再加上中華自然療法及中醫的辨證論治,或其他有「順治」效應的自然療法。必能逢凶化吉,「化敵為友」,大幅提高各類疾病及癌病的治癒率。縱算有些患者有時不一定能根治,也可以不惡化或與癌和平共存;重症者亦能安然度過餘生。

不戰而能屈人之兵是兵法上最高方略;

不治而能癒人之疾是醫學上最上乘工夫。

三、結語--靈芝的價值

  中國可成為靈芝王國:

  在台灣的相關法規中,靈芝屬於藥食皆可的中藥材。

  而今,依據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國家市場監管總局2019年11月25日

頒佈《關於對黨參等9種物質開展按照傳統既是食品又是中藥材的物質管理試點工作的通知》(国卫食品函〔2019〕311号)其中一項正好就是靈芝。

  自古好的靈芝不可多得,今拜現代科技之賜,可將好的靈芝菌種量產,而且全世界以台灣的自然環境最適合種植靈芝。目前,中國大陸也有很多地區人工培植靈芝,是個可喜的前途似錦發展。

  我們是否能以更寬廣的胸襟包容一切,用更審慎的態度,以濟世救人之心,以中國醫學為理論基礎,用陳紬藝中醫師中華自然療法醫學「依古不泥古,研今不執今;儒道為本,料技為用」的思路,配合西方生化科技,把靈芝推廣到全世界,幫助更多的人。在國內為醫保、健保省更多的醫藥給付,讓國人遠離病痛,健康更有保障,家庭才會和樂,同時,我們將為海峽兩岸創造更多、更善良的工作機會,也為我們國家賺更取多良善的外匯,社會更和諧安定。若國家法規能給予支持,及所有識之士都能共襄盛舉,靈芝在實現健康中國的宏偉藍圖中,必可佔一個重要的組成部分。以上建言若能實現,則國家幸甚!眾生幸甚!

最後以  孫中山先生嘉言與大家共勉:

夫事有順乎天理,應乎人情;

適乎世界之潮流,合乎人群之需要。

而為先知先覺者,所決志行之,則斷無不成者也。

在目前冠狀病毒正在世界漫遊傳染之際,後學再度提出以上提議,及個人淺識心得,謹供政府相關主管單位及學界、醫界及健康產業界、社會大衆參考,希望,亦請不吝指教是幸。(詳見:www.ganoderma.org)

參考文獻:

  1. 劉國柱.【現代科學看靈芝】P3 1990.8

  2. 潘文奎.【是何種仙草使許仙起死回生】P.30-P.31大眾醫學1994年3月號

  3. 何永慶  二十一世紀自然療法前景與靈芝開發展望 1999.8.5

  4. 杭  群【靈芝-人類健康的希望】P.53-P.55

  5. 陳紬藝【中醫病因新論】-兼論中西病因之比較.1980.10

  6. 陳紬藝 【自然療法與中國醫學】1993.12

  7. 陳紬藝. 回歸自然與中華自然療法醫學之創立.【自然療法108期】P.3-P.5. 1998.12

  8. 李旭生 陽明醫學院教授【靈芝與健康】P.3-P.6(天然靈芝)

  9. 有地  滋【純靈芝與現代病-有兩千年歷史實證的上藥】P.49-P.51. 1991.12

  10. 何永慶. 「順治與逆治」2005.8

  11.  賴敏男. 曾彌逑. 【神醫啟示錄】P.200-P.208.  2003.7

  12.  吳亭瑤 【靈芝妙不可言】P.167  2001.3

  13. 何永慶. 【為癌細胞平反】2008.3.

一、我為什麼要研究靈芝

  常有人會問:靈芝與其他保健食品有什麼不一樣?」

  這問題問得很好,就回答此問題的同時,容我把十多年來在中華自然療法醫    學領域中及相關靈芝學術及實用(臨床)方面的點滴心得,給大家做以下報    告,誠祈各學者專家、先進大德不吝指教,以匡不逮。

        誠然,天生萬物皆有其用,但大凡食、藥均有性、味、歸經及升、降、浮、    沉等考究,必須瞭解不同的體質和因時、因地、因人不同的內、外在因素,    才能辨證配膳(或用藥)很難說什麼特別好,什麼特別不好。但是,唯有靈    芝確實與眾不同。

  有幸拜讀  陳紬藝中醫師(中華自然療法世界總會創會總會長)大著“自然    療法與中國醫學”及相關之“自然療法”季刊後,我十分的認同陳總會長曾    在「自然療法與中國醫學」一書中,提到「在中藥方面有沒有既不含毒而且    又有捷效的呢?」陳總會長的答案是肯定的(詳見論文:生態危機與王道中醫)。而我認為此藥應該就是靈芝。同時,更加肯定原臺北榮民總醫院潘念宗博士曾說:「我相信在全世界來講,醫學要改變的話,靈芝會佔一個很重要的角色。」其理由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