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文嚼字——干預
何永慶 社長

 

自然醫學文摘雜誌社
2022/07/03於臺北

  在復興中華文化,復興中醫、大健康的天時地利趨勢下,各類治未病,養生防病的良方善法如雨後春筍般的湧現,誠然形勢大好。但是,其中也隱含不少謬誤或隱憂。

 

  日前拜讀WeChat「某中醫群」分享的「中國醫學干預精要--五元平衡療法」有所獲益。不過區區以為,中醫雖然應該與時俱進,可創新,但是千萬別做對了事,用錯了詞。

  曾幾何時,健康產業界,自然療法界和大健康產業界所發表的文稿論述中、文宣表達中,大量的出現了「干預」二字。而今中醫界居然也有同道用上「干預」二字,誠讓在下大惑不解……推敲推敲,干預者,強行介入也。如干政、干擾、干涉、干預等等。它是對抗式療法(allopathy)的治病特色,是還原論「逆治」的「專用動詞」(詳見拙文「此療非彼療」https://aanmc.info/paper/ho-001/)。

 

  如一個獨立主權國家,是不容許任何外國干預自己國家內政。而人體是個高度複雜、高度有序、高度自主的一個有機活體。誠可喻為是有60兆細胞(子民)的細胞共和國;具備自我生成、自我複製、是我更新、自我調節、自我療癒、自我適應的本質特徵。是故,中國醫學自古治病堅守兩大治則,即「扶正與祛邪」,扶正者,助生命(以上六個自我)一臂之力;袪邪者,排除干擾生命正常運作的內外致病因素,數千年來不曾用過「干預」二字。因此,中醫的內涵,不是干預。而是扶正,是高度尊重生命的自主、是輔助,是幫助,是因勢利導等等。只有在「急者治其標」時,不得已的「袪邪」手段,可勉強說成「干預」,如三國時華陀為關公刮骨療箭傷等等。

  那麼,是什麼醫學流派是「干預」呢?有的,那麼西方對抗療法(allopathy)採取的手段,用藥基本上全部都是干預,如退焼藥、降血壓藥、降血糖藥、鎮痛劑、抗癌葯、安眠藥等等,都是干預身體的內在環境、干預生命的自主而達到症狀控制的目的;不幸的是必然產生醫源病、藥源病,後患無窮(略)。

 

   常言道「名不正,言不順;言不順,事難成。」文字是人類意識、潛意識、集體意識信息的載體,信息調控整合機體的物質與能量,以及思維與行為,差之毫釐會謬以千里。因此,文字詞彙不宜錯用、誤用、濫用。是故,中醫、自然醫學的同道們,千萬別做對了事卻用錯了詞。

  區區淺識:中醫與自然醫學異曲同工,殊途同歸,均以「扶正祛邪,固本培元」為基本治則。

 

  以上個人淺見,若有不妥,尙祈同道先進不吝指教。

  所稱《干預精要,五元平衡》之論,不是系統中醫學的,該批就批。

山東中醫藥大學
祝世訥 教授

2022/07/05

何先生您好!
​  謹祝晚安!拜讀您的大作,您對“干預”一詞使用不當,我感到您說得很有道理。佩服您的訓詁修養!謹祝平安吉祥!

 

北京中醫藥大學

錢超塵 教授

2022/0705

  何老師對「中國醫學干預精要--五元平衡療法」的分析見解,頗有新意。禮貌的指出不要做對了事,用錯了詞。明確指正中醫內涵是扶正而非干預!以避免現今諸多醫源病丶藥源病之弊。如一箭中的,入木三分。為您點贊!

铜陵市前卫生局
史烈嗯義 副局长
2022/0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