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學原理復興將引領人類新醫學的發展
專訪 祝世訥教授
山東中醫藥大學
 引言: 

中醫藥療效及其機理亟待講清楚說明白。

中醫學的首要內容是依循「天人本一」的自然規律,來防治疾病的知識和方法,亟須更深層次的了解中醫學基本原理及其內涵,才能與時俱進復興中醫學,相信對人類的健康必然做出重大貢獻,也將引領醫學和科學向以人為本的系統性、複雜而高度有序性領域邁進、開拓……

 

任何醫學的內容,首先是防治疾病的知識和方法,中醫學更不例外,但從全面和深度來看,防治疾病的知識和方法只是中醫學的外延,中醫學還有更深的內涵,即其基本原理。

中醫學基本原理是對醫學基本問題的詮釋與解答,其核心是人的生命及其健康與疾病的特性和規律,它是中醫學術的硬核。中醫復興之關鍵中的關鍵。

如何看待中西醫學的差異,差異的本質是什麼?中醫學基本原理有哪些?中醫學基本原理會對人類醫學發展有怎樣的意義?就諸如此類的問題,本刊很榮幸地求教於山東中醫藥大學原自然辯證法教研室主任 祝世訥教授,他的新著《中醫學原理探究》(2019年)就此做了系統的專門研究。

一、還原論是中醫學與西醫學之間的“鴻溝”

何:如何看待中醫學與西醫學的差異?其本質為何?

祝:認識中醫學與西醫學的差異,需要歷史的觀點、全域的觀點和必要的理論思考。

 

中醫學起源和發展已有5000年,西醫學於古希臘開始起源和發展,與中醫學的差異從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 BC460~377)時代就開始萌生,經過中世紀的擴大、近代的加深,到20世紀達到了不可通約的程度。西醫學于1582年首次登陸中國,幾百年逐步東漸,在中國形成與中醫學並存的現象。中醫學海納百川,19世紀出現“中西匯通派”主張匯通中西醫,但努力的結果卻匯而難通。

 

新中國建立後,毛澤東主席大力宣導“中西醫結合”,提出“把中醫中藥的知識和西醫西藥的知識結合起來,創造中國統一的新醫學新藥學。”1956年開始了中西醫結合研究,後發展為世界性的中西醫結合研究。

 

半個多世紀,幾代人為之付出了艱辛努力,進行了海量的研究,但中西醫結合的預期目標遠未達到,充分的實踐把中西醫之間的差異顯示得更加清楚,證明得更加確切。

 

其癥結何在?

成為一個醫學難題,也成為整個科學發展面臨的現實難題。我學哲學出身,1978年調到山東中醫藥大學,執教研究生的自然辯證法系列公共課,到退休共教過碩士24屆、博士15屆。

 

中醫學與西醫學為何如此差異,其根源和本質是什麼?

這個問題成為幾十年教學中師生共究的熱點和難點。這個問題像一個巨大的學術旋渦,絞盡腦汁也難理清頭緒。只有從旋渦中立起身來,站到岸上回頭看,才能清醒許多。

 

中西醫學的差異,極像幾何學的“歐氏幾何”與“非歐幾何”。兩者都研究空間特性和規律,但“歐氏幾何”研究的是曲率為0空間,而兩種“非歐幾何”分別研究了曲率大於0和小於0的空間,據其不同特性和規律分別認識和總結出不同的公理、原理。

空間曲率的0與非0,是歐氏幾何與非歐幾何之差異的根源和本質。

 

中醫學與西醫學的差異同樣如此,根本原因和本質在於,二者以不同思路選擇研究物件,分別認識和總結了其不同特性和規律。

何:中西醫學的差異主要體現在哪些方面呢?

祝:中西醫學的差異主體現在學術和思想兩大層次。

學術層次的差異現實而常見。二者從不同的方向分別認識了人的生命及其健康與疾病的不同特性和規律,形成兩種完全不同的學術體系。

 

中醫學認為,生命為本,人體為末,生命有態,健與病為標。中醫學關注的焦點是人的生命及其正常與失常。

而西醫學關注的是另一個方向和焦點,即人體及其疾病與防治。

 

思想層次的差異內在而深刻。二者遵循了兩種不同的世界觀和方法論,中醫學根植于中國思想文化,飽含周易、道家、儒家思想,是以活生生的地球人為樣本,形成系統論思維。

 

西醫學根植于古希臘的原子論,認為世界的本原是原子,世界萬物都由原子組合而成,故將其還原為原子,就能揭示和闡明其根源和本質。

 

西醫學遵此思維,認為疾病的本質在微觀,把人體從器官、組織、細胞,一直還原到分子甚至“納米人”,力圖按其原理揭示疾病的本質,演變成為“還原論醫學”。

 

中西醫學之間的差異,根源和本質就在於西醫學遵循的還原論,它是橫亙於中醫學與西醫學之間的“鴻溝”。由此也導致了一系列中醫學與西醫學基本原理方面的根本差異。

二、破解人的複雜性是中醫學現代研究的關鍵

何:中醫學基本原理有哪些?

祝:中醫學的基本原理,我在專著《中醫學原理探究》中做了系統的總結和論述,

 

闡明了中醫學在西醫學的視野之外獨到的 醫學原理,使得中醫學成為中國的第一大科學發現和發明。

 

中醫學在5000年的發展中創造了4大奇跡:它是唯一不中斷地連續發展至今的醫學;是中國的多門學科唯一不與西學融合的學科;兩千年前創立的理法方藥體系至今主導臨床;是世界上第一門研究人的複雜性的科學。

 

我在書中總結的中醫學原理主要有七條:系統思維原理、以人為本原理、超解剖原理、辨證論治原理、生態調理原理、中藥方劑原理、陰陽原理。其中的每一條,都從根本上異于、超于西醫學,可從整體上看清楚中醫學與西醫學方向相反、視野相左、核心並立,體系隔離的差異性。

 

何:如何從中醫學基本原理看中西醫學的差異?

祝:中醫學原理雖是醫學的,但其背後還有更深的科學和哲學性原理差異,最重要的有三條:

一、是人的生命之道。

 

這是中醫學的科學內涵、學術本質,即人的生命特性及其規律。目前我們已知,生命是複雜化的特質運動方式,是宇宙演化到高級階段才產生的生命運動。生命的本質是自我更新、複製、調節,是典型的自組織系統。

中醫學很早就把關注的焦點集中於人的生命,建立起生氣、生生之氣的概念,認識了“陰陽自和”的自組織規律,認為生命是人的本質,優化和調理人的生命是醫學之本。

 

因此注重養生,發明了打坐、氣功、拳術、膳養、針灸、方藥等養生方法,防治疾病注重“助人生生之氣”。

 

從生命的正態與異態認識健康與疾病,揭示了“病機—病證—病候”病變系統,建立起辨證論治體系,掌握了“一推其本,諸證悉除”的規律。中醫學從人的生命來認識和理解健康與疾病,由其合於實際的深度造就了幾千年長盛不衰。

 

而自然科學的研究,遲至1838年才以認識細胞為標誌建立生物學,西醫學遵而循之發展為“生物醫學”。其特點是把關注的焦點集中於人體及其器質性病變,其方向悖於人的生命之道,因此無法與中醫學溝通和交融。

 

二、是系統觀。

 

中醫學研究人的生命,依據的不是解剖臺上和顯微鏡下的標本,而是日常頭頂太陽腳踩土地勞作的地球人。

地球人不是上帝創造的亞當、夏娃,而是宇宙演化產生於地球的鮮活生命。現知,宇宙演化出太陽和地球,距今35億年前在地球上產生生命,然後由地球生命進化到人類。故從原理來講,是宇宙孕生命,天生人。

 

中醫學如實地認識到,論稱“人以天地之氣生”“人生於地,懸命於天”“生氣通天”,故對生命的研究,如實將其放到孕育和產生它的宇宙或稱天地中,這就與周易、道家、儒家的世界觀高度交融,成為理解人的生命的世界觀和方法論。

 

其要點有五,即“太極”本原觀、“一生二”發生觀、“二生三”發展觀、“陰陽自和”有序觀以及“本一”元整體觀。

 

中醫學所遵循的世界觀與現代科學所揭示和證實的宇宙演化高度一致,能夠正確地理解的研究人的生命。目前學界有一種“人的宇宙學原理”研究,在探究人類和人的生命產生和發展的宇宙特性和規律,生辰八字和五運六氣當涵其中。

 

三、是人的複雜性。

 

中醫學被科學界稱為第一門研究複雜性的科學。這裡需要強調三點:

第一,人的複雜性是中醫學與西醫學之間的分水嶺,西醫學的還原論背離了人的複雜性。

第二,廣泛地接觸、大量地認識、緊緊地抓住人的複雜性,是中醫學特色和優勢的深層內涵。問題在於,19世紀之前的科學,沒有進步到能研究世界的複雜性,沒有為中醫學破解人的複雜性提供理論和方法,使經典中醫學對人的複雜性的認識常常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人的複雜性成為束縛經典中醫學研究的發展的瓶頸,破解人的複雜性成為中醫學現代研究和突破的關鍵。

第三,研究和破解人的複雜性,單靠醫學的臨床診治辦不到,需要專門研究世界複雜性的科學來開路。20世紀以來,產生了以複雜性為研究物件的系統科學,這為中醫學破解人的複雜性提供了理論和方法。1980年,中醫學引入系統科學,建立起專門研究人的複雜性的中醫系統論。在其引導下,1988年左右開始了以人的複雜性為主攻方向的系統中醫學研究,為突破經典中醫學的發展瓶頸,實現現代研究和發展開拓道路。

三、中醫學基本原理復興為人類新醫學的主旋律

何:中醫學基本原理會對人類醫學發展有怎樣的意義?

祝:中醫基本原理對人類醫學發展的意義,從根本上講就是會復興為人類新醫學的主旋律。

 

醫學的內容,首先是防治疾病的知識和方法,中醫學也不例外。但從全面和深度來看,防治疾病的知識和方法只是中醫學的外延,中醫學還有更深的內涵,即其基本原理。

 

其次,中醫學的外延和內涵都將貢獻給人類,其中更重要的是基本原理,其方向是發展為人類新醫學的主旋律。這種貢獻,將由中醫學的復興來逐步實現。

 

值得注意的問題是,中醫學向世界的復興,面對的是多元的國家、民族、思想、文化、傳統,對中醫學的認識、理解、接受、應用難免有異,而且其過程恐怕要以世紀和千年為時間單位來計算。

 

因此,中醫學向世界復興的過程和效果可能會多樣而複雜,達成的結果可能與最初的設想並不一致。現在,還處於中醫學復興的起始階段,對於中醫學原理對人類醫學的貢獻的思考,更值得注意的在於對人類醫學新研究的方向和主題的啟示和引領。其至要者有三 :

首先以人的生命為本

 

中醫學的本質是人的生命之道,其復興,將引領人類醫學走向以生命為本。

 

這將從根本上變革醫學的一些傳統觀念,最真接的是改變醫學的“三觀”。

 

一是人體觀,把視人體為本變為生命為本,這需要揭示和認清生命為本,人體為末,人體不過是生命運動的產物,人體之病不過是生命失常的外在表現。

 

二是疾病觀。常有人說,疾病是好土壤長出毒草,好載體負載了毒物。而中醫學的生命之道認為,疾病不是外來物,而是生命的失常,是土壤本身病了,載體本身病了,關鍵是自組織機制和過程失常,即“生生之氣失佳”。

 

三是治療觀。如果認為疾病由外植於人體,那就認為須清除之。中醫學的生命之道認為,病在生命失常,治在失常的生命,關鍵在“調理生生之氣”,即自組織機制。

其次提高醫學的思想境界

 

醫學不能沒有思想,中醫學基本原理的復興,制高點就是復興中醫學的哲學思想,即以周易、道家、儒家思想為主軸,包括太極本原觀、一生二發生觀、二生三發展觀、陰陽自和有序觀的世界觀和方法論,內化為中醫學的元氣論、陰陽論,這些都是中華民族和中醫學幾千年研究世界萬物和人的生命的思想結晶。這種思想與現代科學對世界和人的生命的最新認識高度一致。

 

現代科學研究,特別是宇宙的起源與演化、地球的起源與演化、生命的起源與演化、人類的起源與演化的研究等以充分的事實證明,宇宙的本原是原始火球,不是原子,世界萬物由原始火球通過暴脹一步一步地分化發生,生命和人都是宇宙分化的產物,故曰天生生命、天生人,天人本於一,而非合一。這是醫學必須認識和遵循的真理。

 

中醫學原理復興,就要把這種真理貢獻給人類醫學。西醫學遵循的原子論早被現代科學所否定,醫學原理也遇到重重困難,其習慣和傳統正成為中醫學復興思想的障礙。

 

最後是突破人的複雜性。前面提到過,研究和突破人的複雜性,是中醫學現代研究和發展的一個攻堅方向。中學原理的復興將把中醫系統論研究引到人類醫學,推動人類醫學一起來共同進行探究。這將遇到兩重困難,一是不自覺,像經典中醫學一樣缺乏必要的清醒認識;二是西醫學還原論思維的阻礙和干擾。但人的複雜性客觀存在,醫學遲早必定要研究,中醫系統論和系統中醫學已經開闢了研究道路,醫學的真理追求者總歸要突破人的複雜性,把人類醫學發展到新的階段和水準。

四、中西醫學“同手”共進 實現人類醫學大同

何:中西醫學原理上具有如此根本的差異,那中西醫該如何攜手為人類健康造福?

祝:科學無國界,醫學更如此。

 

“攜手”概念有點擬人化,醫學學術需要的是交流溝通。

 

中醫學是個開放系統,向來主張內外交流,走出去,吸收進來。對於西醫學東漸來華,中醫學很早就主張中西匯通,1956年正式提出發展中西醫結合研究,如今到了21世紀面臨全球性疫情,又世界性地進行中西醫協同抗疫。造福人類健康是中醫學向世界復興的基本目標,中醫學走向世界的過程就必然地會與西醫學相遇和協同。

 

怎樣“攜手”?既有醫者的態度問題,又有醫學的規律問題,其中更值得研究的是規律問題。

 

就中醫學與西醫學“攜手”而言,從歷史經驗特別是半個多世紀中西醫結合研究的實踐來看,存在"一條鴻溝”,有“兩條可行道路”。所謂一條鴻溝,就是中西醫之間的思想差異。中醫學遵循系統論思維,西醫學遵循還原論思維,由此造成兩種醫學的基本原理不可通約。

 

鴻溝就在於西醫學的還原論思維。所謂兩條可行道路,是指中西醫共同造福人類健康的途徑或方式有兩種。

第一,在中西醫兩種原理“不可通約”的情況下,進行“AA制”式雙軌配合診治,即“兩種原理相悖,兩種診斷互參,兩種治法兼用,兩種藥物並投,兩種療效互補”。其本質是中西醫雙軌搭配診治,但常被人誤稱為中西醫結合。

第二,西醫學放棄還原論思維,提高為系統論思維。由此填平中西醫之間的鴻溝,由思維方式的統一實現兩種醫學原理走向統一,這樣,中西醫內在統一地由“攜手”進步為“同手”,以更高的水準和效率造福人類健康。

 

其實,中醫學向世界復興,並不僅僅為了與西醫“攜手”,那早已試過,對於中醫學復興,那只是局部性和階段性的事情。更高更遠的目的是為推進和實現人類的醫學大同。它遠遠地高於和深於中西醫結合,是人類醫學精華的集中和發展,即人類文明的健康智慧。這個過程恐怕需要幾個千年。對於醫學的未來發展,我非常認同錢學森的洞察和論斷:說透了,醫學的前途在於中醫現代化,而不在什麼其他途徑……西醫也要走到中醫的道路上來。

 

“中醫的理論和實踐,我們真正理解了、總結了以後,要改造現在的科學技術,要引起科學革命。”可以說,中醫學正在引領醫學和科學向以人為代表的複雜性領域開拓,其科學價值和革命意義將由未來的發展所證實。

祝世訥教授簡介:

山東中醫藥大學自然辯證法教研室主任/教授

兼山東自然辯證法研究會副理事長

山東中醫多學科研究會副主任委員

中國人體科學學會中醫系統理論專業委員會委員

中國自然辯證法研究會生命哲學專業委員會委員

出版專著《系統中醫學導論》、《中醫系統論》、《中醫系統論與系統工程學》、《中西醫學差異與交融》、《中西醫結合臨牀研究思路與方法學》、《系統醫學新視野》,發表《論中醫系統論》等專題論文80餘篇

2015年11月1日專程赴山東濟南市拜訪祝世訥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