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中醫與自然療法
中華自然療法世界總會創會 總會長
大同中醫(自然療法)雜誌 創辦人
陳紬藝(1924~2008)
2000.06.30

  就醫學名稱來說,中醫是『中國醫學』,也可稱之為『東方醫學』,在日本則稱之為『漢醫』。它是以中國的黃帝內經為主流,經漢唐,歷宋、元、明、清,以迄現代為止一脈相承的『傳統醫學』。


  就療法名稱來說,它是『自然療法』,因為它在診療上尊重人體的『自然療能』,在藥物上使用『自然藥物』。


  在學術思想上,它『尊天重道』,『天』和『道』就是『自然』。老子說:「天法道,道法自然」。由於『尊天』之故,認為『天定勝人』,一切要『順乎自然』,因而在療法上提倡『順治』,反對『逆治』。內經:「夫治民與自治,治彼與治此,治大與治小,治國與治家,未有逆而能治也,夫惟順而已矣!」又說:「順天者昌,逆天者亡。」


  自從西醫傳入中國,把科學的『人定勝天』思想,『唯物』觀念,以及『功利主義』的現實問題,甚至於『西裝革履』與『長袍馬掛』的扮相來比擬,使中醫相形見絀。但我們又不能全面投降,很儌倖的爭取到現階段平等性的『中西結合』,認為中西醫各有長短,可以互補,很不容易啊!但面對科學的壓制性,中醫能維持多久?將來全世界醫學『一元化』,中醫還能存在嗎?

 

  在我們中國,中西醫學術想之衝突,政治之鬥爭,歷百年以上,我在台灣,立法院未通過中醫立法(中醫學校及國立中醫研究所)之前,即參與輿論之支持工作,幸未辱命並繼續奮鬥,進入暮年,還是壯志不磨,堅守陣地,執干戈以守社稷也。


  就在這種情勢之下,因緣際會,認識了西方的自然療法,想不到它完全和中國的中醫,一模一樣。可是它不認識中醫,中醫也不認識它。實際上它就是西方的中醫啊!因為它崇拜『自然』,提倡『順治』,比中醫有過之而無不及。更其難能的是敢斷然與西醫分庭抗禮,壁壘分明;是分離,而不是結合。


  當此世界潮流,趨向『回歸自然』;西方的『自然療法』,勢將為時代的寵兒。我們現在需要靜下心,好好回顧一百多年來的『科學』與『不科學』之爭,其實是在浪費時間,毫無意義。往者已矣,來猶可追。讓我們重新迎接最近由『自然療法』季刊所支持和主導的『提倡兩種醫學、兩種科學』,這個地球,才不會毀滅,人民健康,才有保障。


  中醫一向以內經的『氣化論』為主流,而陳紬藝則補出唐代孫思邈導源於印度先哲的『病毒論』,建立『氣化』、『病毒』兩大學說,並修正傳統之『三因系統』,將「飲食」一因,從〝不內外因〞中改列〝內因〞,藉以鞏固『病毒論』之基礎;又將『傳統辨證八綱』──陰、陽、表、裏、寒、熱、虛、實、,另提出『新的辨證八綱』──正、邪、內、外、出、入、升、降。認為前者為『靜態』,後者為『動態』,足補中醫學術千年之不足。


  1999年冬,與臺灣洪博銘大師合撰『中華自然療法醫學兩大系統源流表』,以『毉』、『醫』分別代表『不藥療法系統』與『天然藥物療法系統』,及歷代重要學說之發明。


  2000年秋,支持成都鄧萬發先生提倡『兩種醫學,兩種科學』,廢除『科學一元論』之主張,特別為之撰述『中西醫藥之差異性』一文,闡明由於兩者之相反,難以結合,但可並行於世,聽其自然發展,自相印證可也。

 

  2000年春,總會成立『各種研究發展委員會』,接受各界對中醫、民俗、自然療法等學有專長之申請,短短數月,審核成立之單位,計有『中華古典自然療法』、『生命藝術』、『靈芝學術』、『芳療學術』、『道教醫學』、『京華癌症』、『能量刺激健康』、『徐氏足部按摩療法』、『自然食物療法』、『光中整體健康』⋯⋯..等。歡迎各界繼續申請,共同負起復興中華文化之偉大使命。

 

  何按:

  人類有史以來,凡是有前瞻性的新思維、新理論在萌芽之初,無不面臨不同程度的阻力,甚至是無情的打擊;歷史上曾有過焦爾達諾.布魯諾〈Giordano Bruno 1548~1600〉因支持尼古拉.哥白尼〈Mikolaj Kopernik 1473-1543〉的「日心說」而遭火刑;伽俐略〈Galileo Galilei 1564~1642〉也因支持「日心說」而被囚禁。可見人類社會的進步,是多少先知先賢的犧牲奉獻、承擔,歷經千辛萬苦才慢慢讓科學更昌明,人類更文明。不幸的是,西方對抗醫學近百年來的發展,雖然成效輝煌,卻又偏離整體觀而淪為「治標不治本」的泥淖。致使所有以對抗醫學為主導的已開發國家,均面臨醫療費用拖垮國家財政及醫患關係日趨惡化等的重大危機。因此,我輩何其不幸,生在這個多災多難的時代。我輩又何其有幸,能遇到像陳紬藝中醫師如此的先知先覺者。相信,在先知先賢們的啟迪下,會有越來越多的醫界學界覺者挺身而出力挽狂瀾。希望本刊在每期「溫故知新 承先啟後」陳會長過去曾寫過的文稿,假本刊一一介紹給各位讀者,誠望大家在醫療衛生方面有趨吉避凶的智慧,落實人人醫學、家庭醫學及預防醫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