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教我找名醫
摘自2015-07-15今日早報(浙江)
謝孜毅

  到杭州不久,問朋友圈,杭州名氣比較大的中內科醫生有誰誰誰?朋友圈就爆了:你這個人腦子有病,剛到一個地方就問醫生,找病生似的!


  我說老媽臨行前跟我傳授秘訣,到一個新地方,熟悉的名醫越多越好,這是個生活技巧,我要求不高,他要醫術高,醫德好,態度好,大內科毛病都會看,方價要便宜,藥的品質要可靠,看病要方便,號子能掛到,離家要近,還有⋯⋯


  朋友圈說,這樣的醫生,歷史上幫你找找,李時珍在湖北,朱丹溪在義烏,扁鵲怎麼樣?但人家收費高是有名的,扁鵲看好了國君的病,國君一高興,送給扁鵲4萬畝地,4萬畝啊!現在的土豪,只配給他當保安。


  我說你們都不知道我老媽有多厲害,她說杭州是省會城市,藏龍臥虎,一定能找到好醫生,老醫生,名醫生。名老中醫有一個特點,名氣越大,他越愛惜名氣,方子就越開得小,收費就越便宜,德行就越高潔,對病人的態度就越好,都很低調。


於是各種PK,最後大家一致點讚,先百度「連建偉」。


  連建偉,1951年生,浙江嘉善人,北京中醫藥大學首屆中醫研究生畢業(78屆啊!),浙江中醫藥大學教授,博導,原浙江中醫藥大學副校長,第三、四、五批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中華中醫藥學會方劑學分會主任委員(哇,這個頭銜夠厲害),第十、十一屆全國政協委員,浙江省文史研究館館員,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兼任中國臺灣兩家大學榮譽教授、客座教授。

 

嗯,是名醫!

 

  然後我使出最後一招,拿同樣問題問我們自己中醫版的老編,老編告訴我,早報中醫版辦了13年,每週出文章,介紹的中醫生超過3000人次,文章標題用過幾千個,很牛的標題,只出現過一次,叫《江山代有名醫出》,報導的醫生,就是連-建-偉!

 

  上週五下午兩點,終於在杭州慶春路23號的浙江名中醫館,見到連醫生。浙江名中醫館是我省衛計委批准創建的名中醫館,是標準的國家隊,這個名中醫館有一個門檻,只有職稱到了副主任中醫師以上,才可以到裏面來坐診,這個就是說你如果是中醫藥大學畢業,要到40歲左右才可以到這裏來給病人看病,醫館館長是浙江中醫藥大學校長范永升教授兼的。這裏,有一個連醫生專門的工作室『連建偉全國名老中醫藥專家傳承工作室』,下面的署名是: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很厲害。連醫生,就是浙江名中醫館裏面的鎮館之寶。

 

  到下午兩點了,連醫生才送走最後一位病人,站在連醫生背後,我發現連醫生對病人態度好好哦!連醫生說平時吃中飯常常是一兩點(我媽跟我說過,2點鐘吃中飯的就是名中醫),大部分病人是慕名而來,也有一小部分是自然掛號進來的,對遠道而來的病人,連醫生即使餓著肚子,也要把人家看完。

 

  連醫生說,中醫的方劑,都是先有單方一味,慢慢我們的祖先發現幾味藥配起來用,效果更好,這個過程用了幾千年時間。疾病是非常複雜的,無論單方,複方,偏方,秘方,經方,時方,能治好病的就是好方。他自己皓首窮經,也僅僅只熟悉醫學的一角。

 

  2012年開始,杭州市實現中醫處方限價,規定一張中醫處方單價不能超過40塊錢,藥的味數要在20味以內。2014年,省裏主管部門對前一年中醫生的處方進行抽檢,抽了很多人,超標嚴重的,被點名批評,最嚴重的,一年的處方權都給取消了,一點不給醫生面子,好嚴厲的哦。但在那次抽檢中,也有醫生,令抽檢的政府官員肅然起敬。那些醫生裏面,其中就有連醫生。


  那麼,到底發生了什麼事?2014年,中醫藥主管部門突然對中醫生處方進行飛行抽檢,完全背靠背,連醫生在浙江名中醫館內開出的4000多張處方,全部被拿去做統計,最後算下來,一張處方平均方價是27塊錢,藥的味數是12味。在被抽檢的樣本中,連醫生的方價,用藥味數,表現非常突出。


  連醫生很淡然地解釋說,他在浙江中醫藥大學教《方劑學》,教了30多年,什麼叫方劑呢?「方」有規定,規矩的意思,「以規成圓,以矩成方」,不以規矩不能成方圓。「劑」字在戰國以前與「齊」是相通的,「排比而整齊謂之齊」,指事物的排列都有一定的整齊度,有一定的規矩,這叫「劑」。他是中華中醫藥學會方劑學分會主任委員,「主任委員」是個什麼位置呢?就是全國那麼多研究中藥方劑的學者裏面,連醫生是頭。


  連醫生說,他研究的主要方向是經方,經方就是古代相傳了好幾千年的、只要藥證相符就一定有效果的方劑,經方的最大特點就是方子都很小,藥味少,以他擅長的《金匱要略》裏面的方劑,1味藥的有15方,2味藥的有40方,3味藥的有45方,4味藥的有30方,5味藥的有28方。連醫生因此「開不來大方」,背後同行說他開的是「兒童方」。最近有本書叫《清太醫院醫家研究》,清朝太醫院裏面的御醫,怎麼給雍正、康熙、光緒治病的醫案,都有詳細記載,研究的學者指出,給帝皇治病的方子,都量小味少,藥性平和。


  連醫生說, 醫生處方開得好,用藥用得好,病人會越來越多的。什麼病你就用什麼藥,千萬不要亂用藥。因為好好地用藥,你會總結出經驗來,不好好地用藥,你就總結不出經驗來。從1968年開始,連醫生就自己給病人建檔案,只要找連醫生看過病,他就在筆記本上記下病人的詳細資訊,他給病人開了什麼藥,治療了多少時間,效果怎麼樣,都記載在上面。如果出現醫療糾紛,這個記錄本子就是物證。

 

  這樣就出現了很獨特的一幕,每次看病,連醫生的博士生必須拉著一個黑色的行李箱,裏面裝著什麼呢?近兩年的全部醫案,都是一疊疊的筆記本。我拎了一下,根本拎不動,心裏想,這輩子做不了連醫生的博士生了。

 

當然,不是我想做連醫生的學生就能做。

 

  「學書費紙,學醫費人。」學書畫要費很多的紙,學醫會消耗很多的精力、氣血。連醫生說,學醫的學生很苦啊!他們學校的學生有些小毛病讓他看看,他診診脈,多是細脈,弦脈。細脈好比溪裏面的水流很小,意味著學生氣血虛;肝氣鬱結,氣滯血瘀,會出現弦脈,意味著學生學習壓力巨大。他說,學生們那麼多方劑要背,那麼多中藥要記,那麼多辨證的本事要學,包括現代醫學也要記,現代的藥理也要記,望、聞、問、切、視、觸、叩、聽,什麼都要會。學醫是很苦的,學中醫更苦。連醫生經常替學生呼籲,說學生們太辛苦了,學得太累了。但是,對學生說的時候,要求又很嚴格,既然學了,那還是必須得要學好啊。

 

  連醫生說,一個人欲望少容易做到,名氣大小由不得自己說了算。做名中醫,苦得很啊!浙江省已故名中醫楊繼蓀先生,後來連走幾步路都氣喘得不行了,但還有好多人要找他看病。連醫生這輩子,從1968年給人看病算起,都是「鳥叫做起做到鬼叫」,為了保持良好的臨診狀態,每天早上堅持給自己導引,已經堅持了40多年。16歲那年,他得到一本《保健按摩》,即《床上八段錦》,是山東一位80多歲的谷岱峰老先生寫的,谷岱峰先生年輕的時候,還是清朝的末年,考上了舉人,但讀書太用功,累得吐血,身體就搞垮了,後來就有人教他床上八段錦,就是起床時或者臨睡前,在床上從頭到腳自我按摩一遍,從此以後,直到80多歲,谷岱峰先生都沒有得過什麼病。連醫生當時剛念完初中,買了這本書之後,很感興趣,就自己學、自己按摩。他現在每天早上6點起床,自己從手、頭、胸腹、腰膝、直到腳心,按摩一遍,大概15-20分鐘,然後起來洗涮,60多歲的他,「身體基本上還是好的。」

 

  臨走的時候,連醫生送了我們一幅書法作品,再送了我們一本他新出的《連建偉國學精要講稿》,書的封面有一句話:中國人不能忽視傳統,中醫人不能不懂國學。

 

中國人不能忽視傳統

中醫人不能不懂國學

 

 

 

 

 

 

 

 

 

 

 

 

 

 

 

 

 

  連醫生為啥講國學?連醫生舉例說:「食淡精神爽,心清夢寐安。」水是最淡的,我們吃的飯也是淡的,平時吃得清淡,精神爽朗;清心寡欲,睡眠就安寧。現在不少人心不清,所以睡覺睡不好,光開幾味夜交藤、合歡皮沒用啊?作用不大!所以連醫生他現在為什麼要講國學?就是他看到了很多的病,並不是說吃藥就能吃得好的。思慮多了,心血傷了,氣血衰了,睡不著,他開個歸脾湯,歸脾湯實際上很對症啊,能治療心脾兩虛的失眠、多夢、健忘、心悸。但是有效嗎?大部分吃了以後效果不怎麼好。為什麼?病人還是思慮過多啊。所以這個藥吃下去沒有太大的作用。連醫生現在轉過來研究國學,認為要教育世道人心。有時候,他就讓病人唱《國際歌》裏面的那句「要創造人類的幸福,全靠我們自己。」病人也要靠自己,如果還是一天到晚思慮無窮,毛病就好得慢,包括腫瘤病人,越是容易發脾氣,越是心裏不開心,脈很弦很弦,肝氣鬱結化火,這種火就是一種熱毒,對康復就是一個不利因素。連醫生說,饑餓的過去脾胃病多,飽食的現在脾胃病還是很多,為什麼?有的饑飽無度,有的工作勞累,「飲食勞倦則傷脾」。他說,精神的精,偏旁是「米」,力氣的氣,繁體字的「氣」,下面也是個「米」,一日三餐一定要按時、均勻,這樣,才有精氣神,才有好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