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是中國第一大科學發現和發明
山東中醫藥大學教授
祝世訥

摘要
  提出和論證中醫是中國第一大科學發現和發明。中醫是包含系列科學發現和技術發明的龐大體系,在中國的眾多科學發現和發明中位列第一,發現和發明主要集中在西醫視野之外,正確地評價需要適當的時代條件,中國要有自己的話語權做出更正確的評判。中醫的發現和發明創造了三項偉大奇跡:世界多元醫學中唯一不中斷地發展至今;中國多門自然科學中唯一不與西學融合;兩千年前確立的理法方藥體系至今主導臨床。中醫之所以成為第一大科學發現和發明有四個條件:研究最複雜的物件人的健康與疾病;世界上最大的臨床樣本;中國社會長期統一穩定;中國思想文化的孕育。


關鍵字:中醫 科學發現 技術發明 第一大發明 奇跡 醫學史中華文明 〔中圖分類號〕R2-03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

 

  2001年開始的,不僅是一個新世紀,更是一個新千年,是個千年一遇的劃時代轉折。這一轉折在改變什麼,在帶來什麼?身處轉折潮頭的我們還難以看清,但轉折所開闢的全新視野,使我們對中醫能有更高更深的理解和探究。首先讓人刮目看清的,是人類歷史上的一項重大事實——中醫歷經5000年滄桑,像喜馬拉雅山一樣昂然聳立於地球東方,中醫是中國的第一大科學發現和發明。

 

對中醫的科學發現和發明的基本估價


  中醫有沒有科學發現和技術發明?如何評價?探討和回答這個問題,不只關係到如何正確認識中醫,更關係到如何正確闡明中醫的科學原理,需要強調以下幾點。


  第一,中醫是包含系列科學發現和技術發明的龐大體系。中醫既有科學發現,又有技術發明,而且都不是單項,是成系列的,是個包含系列發現和系列發明的科學體系。首先是科學發現,獨創地研究和認識了眾多的醫學事實和規律,總結為理論體系。其重大和典型者有,〝人應於天〞的醫學規律、人的結構複雜性與非解剖結構、人的功能複雜性與功能態病變、證候病變系統、病因轉化為病變的病機、推動機體自主調理的防治規律等。其次是技術發明,是由所發現的醫學規律轉化而來,是中醫原理的技術化。其重大和典型者有四診、中藥、方劑、針灸等(中醫的各項科學發現和技術發明,將另文專論)。需要強調,中醫的發現和發明是個內在統一的整體,特別是各項技術的原理都根於中醫理論,把發現和發明分割開來,單方面評論技術,或孤立地評價單項技術,都易〝去中醫化〞,既不能如實地闡明其技術原理,更不能如實闡明科學原理與技術發明之間的關係,特別是不能從整體上來認識和評估中醫的發現和發明。必須把中醫作為一個整體,綜合考察其發現和發明及兩者之間的關係,做出整體性的基本評估。


  第二,中醫在中國的眾多科學發現和發明中位列第一。十年前本人曾發表兩文,一論和再論〝中醫是中國第五大發明〞①,實際上稱中醫為〝第五大發明〞不確切。當時作論有兩個特定背景,一是批〝中醫是偽科學〞論,首先要回答〝是與非〞的問題,立論的方向是強調中醫的科學性,論證中醫是包括系列科學發現和技術發明的學術體系。二是學界在討論〝中國的第五大發明是什麼〞,作為參與討論之一見,強調能稱得上〝第五大發明〞的,首推中醫。十年後的今天再來論證,需要對所提〝第五大發明〞做兩項原則性改正。首先,把〝發明〞改為〝發現和發明〞。因為發明是指技術發明,但中醫不只有技術發明,更有科學發現,中醫的科學發現比技術發明更多、更重,中醫是一個以科學發現為核心包括技術發明的體系。其次,把〝第五〞改為〝第一〞。提〝第五〞是以〝四大發明〞在先為基礎,按照認定發明的時間先後來排序。但是,那四大發明都是單項技術,中醫不是單項技術,而是系列,特別是有系列科學發現,在整體上中醫的發現度、發明度、貢獻度遠遠超過那四大發明,無疑位列第一。

 

  第三,中醫的發現和發明主要集中於西醫視野之外。這是一項重大基本事實,但不懂和罔顧這一事實時日已久。違背這一事實而以西醫標準來評判中醫,百多年來造成種種謬誤。20世紀中醫的三項重大實踐——中西醫結合、中醫現代化、中醫走向世界,把這一事實深刻地揭示出來,中醫的學術視野與西醫不僅相異而且存在方向性相悖。中醫的主要發現和發明,都是在西醫的視野之外研究和認識的醫學事實和規律,迄今只有中醫獨立地掌握並用於臨床,與西醫不可通約,因而具有首創性、獨創性、原創性。

 

  第四,正確地評價需要適當的時代條件。恩格斯講:〝我們只能在我們時代的條件下進行認識,而且這些條件達到什麼程度,我們便認識到什麼程度。〞②時代條件決定認識水準,這是一條客觀規律,由此可看清中醫的四種情況:一是中醫學術發展的時代條件(遠古至1840年),決定了中醫學術的發展只能達到那種條件所能支援和允許的水準;二是1840年以來〝西風烈〞的時代條件,造成對中醫的錯解和否定;三是新世紀新千年提供的全新時代條件,在重新認識和揭示中醫那被掩蓋和否定的科學發現和發明;四是近代工業文明在歐洲的興起,需要也發現和發揮了中國的三大發明,而不是中醫和非工業文明所需的發明,但新世紀新千年興起的新文明,需要也將發現和發揮中醫的科學發現和發明。

 

  第五,中國要有自己的話語權做出更正確的評判。中國眾多科學發現和技術發明的重要性並不相同,如何排列?作為發現和發明者的中國人理應有自己的評判。遺憾的是,中華民族搞科學發現和發明5000年,向來沒有自我評價和標榜宣傳,更缺乏總結評價的專門研究,甚至直到20世紀中葉學界還流行荒誕的〝中國無科學〞論。相反,對中國的發現和發明的總結和評價是西方人首先開闢的,第一部《中國科學技術史》由英國人李約瑟主筆,於20世紀後半葉組織研究和編纂。關於中國的〝三大發明〞(火藥、指南針、活字印刷術),由義大利人卡丹於1550年首提,後由英國人培根於1620年、德國人馬克思於1861年、英國人李約瑟於1946年進一步強調和論證。中國的〝四大發明〞(三大發明加造紙術)則由英國人艾約瑟首提,經李約瑟進一步論述,漸成世界共識。中國的大發明首先由外國人評價和論證,客觀地顯現了這些發明的重大和世界級貢獻,但是,中華民族難道就沒有評價的話語權麼?難道只有這四大發明麼?沒有比這四大發明更重大的麼?當然不是。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研究所的學者們主張發中國的聲音,於2013年啟動〝中國古代重要科技發明創造評選〞,遴選出中國古代的〝重大創造發明〞113項(其中屬於中醫的15項),提出標準和方法進行評選,於2015年公佈評出的〝中國古代重要科技發明創造〞85項③(按性質分為三類,每類內以發明時間為序排列,未評名次),〝四大發明〞只是其中的4項,而屬於中醫的有8項。華覺明總結的〝中國二十四大發明〞④,從原創性、重要性、功效性進行評價,把中醫作為一個整體,與〝漢語〞一起並列第一位。需要指出,這項研究意義重大,較如實地反映了中國古代技術發明的基本面貌。但是,就中醫而言,該研究存在兩種明顯不足。一是只限於技術發明,不包括科學發現,沒有如實地反映中醫是以科學發現為核心包括技術發明的體系,對中醫評價很不完整。二是把中醫的技術發明分列為若干項,沒有反映這些發明的內在統一性和技術原理根於中醫理論的本質,對中醫技術發明的評價不夠深入和系統。只要在該研究的基礎上再進一步,把中醫的科學發現和技術發明統一起來作整體評價,毫無疑問中醫當列第一。

 

中醫5000年創造三大奇跡

 

  中醫作為中國的第一大科學發現和發明,其成就和貢獻已用鐵的事實鑄定,在醫學史、科學技術史、人類文明史上,5000年創造了三項偉大奇跡,無可爭辯地顯示和證明瞭其〝第一〞性。

 

(1)世界多元醫學中唯一不中斷地發展至今

 

  人類文明有5個主要發源地,即古中國、古印度、古巴比倫、古埃及、古希臘,這5個文明發源地都孕育產生了自己的醫學。但是,誕生於不同文明母體的多元醫學,後來的發展非常不同。

 

  古埃及早在西元前525年就被波斯帝國吞併,後又為希臘人所統治,其早期文明連同其醫學過早地衰落了。古巴比倫也於西元前6世紀被波斯帝國吞併,其古代文明連同其醫學也過早地中落。古印度於西元前6—4世紀先後被波斯帝國、馬其頓一度佔領,其後雖然繼續發展了自己的文明和醫學,但是到12—14世紀以後也相對落伍了。

 

  古希臘的醫學是歐洲的一個高峰,並延續到羅馬時期,但後來發生了一次斷裂、一次轉折。斷裂發生在〝中世紀〞(西元476—1640年)那〝黑暗的一千年〞,〝醫學真正成了神學的婢女〞,形成〝宗教醫學〞,醫學神學化,學術凋敝。轉折從1543年維薩裏出版《人體的構造》開始,在歐洲發生醫學革命,醫學掙脫宗教的桎梏,用科學技術革命的新成果和還原論方法來研究和解決醫學問題,重新建立嶄新的〝機器醫學〞、〝生物醫學〞,經過400多年,發展成為今天所見的西方醫學體系。在現行的西方醫學體系中,不但清除了宗教神學的影響,而且也不包含古希臘醫學的一個字,是16世紀以後重新建立和發展起來的。

 

  只有中國醫學是個例外,從起源到今天,5000多年的發展從未中斷。發展過程有起伏性和階段性,但從未發生斷裂;學術研究有突破有創新,但從無基本模式的轉換;學術思想、理論觀點、臨床防治一脈相承地發展至今,形成一個歷史與邏輯高度統一的學術體系,這在世界醫學史上是個奇跡。

 

(2)中國多門自然科學中唯一不與西學融合


  醫學屬於自然科學,自然科學的理論是對客觀規律的正確反映,具有客觀真理性,源於不同地域或民族的科學,對於同一規律的認識只要達到真理水準,必然會走向統一,真理是一元的。中國和歐洲是自然科學的兩大主要發源地,在歷史上創造了各自的輝煌,在西元後的十個多世紀,中國的科學技術在世界上長期遙遙領先。但在16世紀以後,歐洲發生科學技術革命,逐步趕上和超過中國,開始了中西科學相融合的過程。到19世紀末,中國的數學、天文學、地學、物理學、化學、生物學成就,已經與西方相關學科的成就全部融合,只剩下一個例外——醫學。中醫學的基本原理與西方醫學至今不能融合,這是中醫創造的又一奇跡。


  李約瑟博士專門研究了中西科學相融合的歷史進程,分別找到了各個學科歐洲趕上和超過中國的時間點(〝超越點〞),以及每個學科實現中西融合的時間點(〝融合點〞),計算出了從〝超越點〞到〝融合點〞之間的時間間隔,考證的結果如下表:

  

  李約瑟於1967年總結稱:〝東西方物理學,早在耶穌會士活動時期終結時融為一體了。中國人和西方人在數學、天文學和物理學方面,很容易有共同語言。在植物學和化學方面,過程就要長一些,一直要到十九世紀才達到融合。而醫學方面卻至今還沒有達到。中國醫學上有很多事情,西方醫學解釋不了。〞〝我們發現,東西方的醫學理論和醫學實踐至今還未融合。〞⑤

 

 

 

 

 

 

 

 

 

 

 

 

  值得注意的是,李約瑟所考察的,是17至19世紀中西科學的自然融合過程,而20世紀以來的新實踐,把這種矛盾更加深刻地顯現出來。一方面,有領導有組織地開展了中西醫結合研究,目的就是把中醫與西醫結合起來,但半個多世紀的實踐卻證明,中醫的基本原理與西醫〝不可通約〞。另一方面,開始了中醫走向現代世界的進程,幾十年的實踐也證明,〝中醫西進〞在基本原理上〝無軌可接〞。
從中國和西方分別起源的自然科學的各個學科的成就,幾乎全部融合了,只剩下中醫一個例外,至今不能與西方醫學相融合,這在醫學史和科學史上都是一個奇跡。


(3)兩千年前確立的理法方藥體系至今主導臨床


  中醫連續發展5000年沒有中斷的是什麼?中醫與西醫不可融合的基本原理是什麼?是理法方藥體系。它確立于秦漢時期,兩千年一脈相承地發展,至今主導臨床,可靠有效,並已傳至世界上160多個國家和地區,這是中醫創造的又一奇跡。


  中醫的理法方藥體系淵源久遠,以秦漢時期的《內經》、《難經》、《神農本草經》、《傷寒雜病論》為標誌而確立。它不是單項理論或單項技術,而是包括基礎理論、防治法則、中藥方劑、針灸推拿等相當完整的學術體系,是現有中醫經典學術的主幹和核心。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兩千年前確立的理法方藥體系之所以一直有效地主導臨床防治至今,在於它如實地認識和掌握了健康與疾病的客觀規律,如實地認識和掌握了有效調理病變的機制和規律。在世界各種醫學中,多數學說是〝短命〞的,有的早夭,有的晚成,〝長命〞達千年以上者鮮,更無成體系者。像中醫的理法方藥這樣,作為主導臨床的基本原理的成套學術體系〝兩千年一貫〞,真正獨一無二。

 

中醫成為第一大科學發現和發明有四個條件

 

  中醫之所以成為中國第一大發現和發明,創造三大奇跡,主要基於其他醫學或學科所不具備的四個基本條件。

 

  第一,研究人的健康與疾病。中醫之所以有比其他學科更多、更深的發現和發明,在於所研究的是世界上最複雜的物件——人的健康與疾病,機制多,規律多,而且深刻和複雜,因而中醫的發現和發明多,深度和難度大,從整體上超過其他學科的發現和發明。

 

  第二,世界上最大的臨床樣本。作為醫學研究,臨床防治是最基本的實踐基礎,在醫學實驗興起之前主要靠臨床。中國歷來人口眾多,長期占世界人口的1/4,人多病多,有世界上最大的臨床樣本,為世界各國的醫學望塵莫及,為中醫提供了獨一無二的臨床研究條件。

 

  第三,中國社會長期統一穩定。社會政治經濟的穩定和繁榮是醫學發展的社會基礎,在中醫發展史上雖然有戰亂和朝代更替,但社會的基調是統一和穩定。就連美國智囊前國務卿基辛格,也於2015年3月在北京強調,過去的1800多年中國都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國家,也是世界上最有組織的一個國家。中國的這種社會環境既保障了中醫所掌握的特大臨床樣本長期穩定,也支援中醫以其為基礎連續不斷地研究了幾千年,這在世界上也獨一無二。

 

  第四,中國思想文化的孕育。中醫由中國思想文化母體孕育而生,周易、道家、儒家等的思想系統地融入中醫,遵循其思想和方法對人的健康與疾病進行中國式的研究,形成中醫特有的學術視野。它原則性地區別於西方醫學遵循西方思想文化所形成的學術視野,在認識的深度、廣度、高度上都超出了西方醫學和科學,特別是對人的健康與疾病的複雜性的認識達到第一的程度。

 

  總之,中醫的科學發現和技術發明,不僅鑄定於歷史,更貢獻給現在和未來。中醫的發現和發明遠在西醫視野之外,代表著醫學發展的另一方向;中醫的發現和發明集中于健康與疾病的深層複雜機制和規律,正是新世紀新千年醫學突破的新方向;從這些發現和發明進行新的開拓,可開闢中醫創新發展的新紀元,引領醫學的新革命。隨著中華文明的偉大復興,中醫將迎來第六個輝煌千年。

 

註:本文摘自《山東中醫藥大學學報》2015年第5期第395至397頁。

 

參考文獻

  1. 祝世訥,中醫,中國古代第五大發明[J],中國中醫藥報,2003-10-13.

  2. 祝世訥,再論中醫是中國古代第5大發明[J],山東中醫藥大學學報,2008,32(5):355.

  3. 恩格斯,自然辯證法[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4:118.

  4. 朱江等,85項中國古代重要科技發明創造[J],光明日報,2015-01-28.

  5. 華覺明,中國四大發明和中國二十四大發明述評[J],www.ihns.ac.cn,2009-09-16.

  6. 潘吉興,李約瑟文集[M],瀋陽:遼寧科學技術出版社,1986:21;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