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儒、道二家的「道生一、一生二」,
看「中華自然療法醫學」的原理和方法問題
中華自然療法世界總會創會 總會長
大同中醫(自然療法)雜誌 創辦人
陳紬藝(1924~2008)
2000.06.30

  「中華自然療法醫學」,是我把中國傳統醫學(以下簡稱中醫)和西方自然療法醫學結合起來的名稱,於公元一九九二年創立。


  謹查中醫學術之進化,有所謂「理、法、方、藥」的四大階段說。但一般認為中醫不科學,只有中藥是科學的,主張「存藥廢醫」。這等於說,鼎鼎大名的民初大俠大刀王五,厲害的是他的那一把刀,只要「存刀廢人」,作科學的研究就得了。而本文並不討論「方、藥」,只討論「理、法」。也就是說,我們不必研究「刀」,而要研究那個會使用那柄刀的「人」的本領,這是最重要的。


  首先討論什麼叫做「理」?理就是「道理」,有道之理。老子說:「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可見道理就是合乎自然之理。老子又說:「道生一」,儒家也說:「惟精惟一」,此所以「道」和「一」,即代表真理,而真理只有一個,不能有兩個,不可以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也。此所以「道生一」,也可以用「一」來代表「道」。

  孔子也明白了「道」就是「一」,所以說:「吾道一以貫之。」但中國的「一」字是一條橫線,阿拉伯的「1」字是一條直線,都無法表示貫通之象。如果把「一」或「1」拉長一點,兩頭加以聯接,成為一個圓圈「○」,就可以一以貫之,循環不已,如環無端,週行而不殆,這就叫做「圓運動」,也稱之為「無極」。

  但是這個「圓運動」如果孤零零地單獨在跑,也很無聊,所以很需要在這個圈子裏生出一個相反的力量,互相制衡,而且生生不已,這就是無極生太極,太極生兩儀,其圖形為(如圖一) 。老子稱之為:「一生二」。這個「二」就是「陰陽」。到了「陰陽」這個階段,不但生生不已,而且變化無窮,就成千上萬的數不勝數了。此所以中國文化只用一個「一」字,或一個「太極圖」,就可以涵蓋一切。但最困難的是您能不能領會或真正達到「一」的境界。

  據知英國的麥肯濟爵士,為了專心致意於探求疾病的真正原因,乃關閉了他在倫敦哈利街的診所,而回到他的故鄉蘇格蘭一個小市鎮內,經過豐富的臨床經驗和睿智的觀察而所獲致的結論是:「同樣的毒素,如停留於關節則引起關節炎;停留於肝則引起肝炎,在腎則引起腎炎;在皮膚則引起皮膚炎;在胰藏則引起糖尿病;在腦則引起精神病。」這就說明了他已到達了「一」的境界。

  英國朋占明所著的「自然療學」,開宗明義指出:「病無論其為何種形式都是從一個原因來的,那就是體內廢物毒素的堆積」。並提出了「疾病統一性」的看法。這就是孟子所說東西海各有聖人,心同理同之自然契合,而我們在五千年前內經時代,早就做到了。

  既然到了「一」的境界,由於太極生兩儀,而形成了「一生二」的必然現象。例如孔子,既然說明:「吾道一以貫之。」又說:「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忠恕是代表陰陽兩個屬性(忠,進取屬陽;恕,退讓屬陰),這就是「一而二」也。忠恕相反相成,互不抵觸,「二而一」也。

  在醫學上,我們可以用「中華自然療法醫學」的「中醫病因新論」証明之:


(第一表)
 


  孔子說:「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我們講治病,必須先知「病」,所以內經說:「治病必求於本。」本是什麼?一般認為是指「病因」,而我則認為是指「病因」與「病機」,一生二也。如單指病因,則用「其本」二字即可,而不必用「於本」二字。那麼,「病因」又是指什麼呢?現代科學雖詳於「病理」,但那只是病的現象,是標不是本,我根據我的「疾病統一性」原理,試為分析如第二表。至於「病機」一詞,更難解釋,十人十解。我提出是「自癒力」也就是「自然療能」的問題,這裏面牽涉到西方自然療學所說「是自然在治病,不是醫生在治病」、「病是朋友,不是敵人」等問題,和現代科學認為「治病的是醫生,病是敵人」的觀念恰恰相反。然後醫生要隨「機」應變,順勢而治,達到「知機其神乎」的境界,這就是我個人對「病機」的看法。

(第二表)
 

  依據中醫和西方自然療學的說法,都提出了「萬病一因」的看法。可見病因只是一個,那為什麼又分為「氣化」和「病毒」,不是兩個了嗎?不錯,這就是「一生二」的原理使然,從五千年的中醫歷史和現代的自然療法醫學,事實証明也是如此。而「病機」的八綱辨證,更是以「陰陽」二綱為總綱,表解如下:

(第三表)

 

 

  遺憾的是現代所謂科學的醫學,對此完全忽略,故而「治而不治」,反而批評中醫不科學,其實是中醫深受了科學之害,科學有利的一面,也有害的一面。科學講「分」、講「微觀」、講「局部」,講「唯物」;中醫講「合」、講「宏觀」、講「整體」,講「唯心」。兩者道不同不相為謀也,怎麼可以只站在一邊而指派對方之不是呢?

  由於巴斯德創說細菌是真正病原,一度以為西醫找到了「疾病的統一性」,不幸又被他自己於晚年時推翻;再由於「對抗療法」的殺菌方法錯誤,闖下了抗藥性病菌越來越嚴重的滔天大禍,媒體認為世界末日已開始,人心惶惶,人類勢必非回歸到中醫五千年前「萬病一氣論」和「萬病一毒論」的原點不可。

  既然明白「二」是從一而來,再怎麼分,也終歸於一,所以說「一切即一、一即一切」。「一」可以是指整體,也可以是指局部,而局部又是整體的分身。不像西方的科學,愈分愈細,分出去的東西無法還原,而整體又不等於局部之總和。

  最後說到「治法」,也是「一生二」的。例如內經所論治法,表解如下:

(第四表)

  這裏所說的「逆治」,是補偏救弊,平衡陰陽,反反得正,故稱為「正治」。何況「順逆」本是一體之二面,可以互補。試以「圓運動」為例,如圖 二 :如以上行為順,則下行為逆;而下行之逆,即所以幫助上行之順。從相對來看,是逆;從絕對來看又是順的,故說「雖逆實順」。反之亦然。而西方的逆治則不然,是走直線的,針鋒相對,如圖↓↑,他們自稱為「對抗療法」,以強勢降伏弱勢,因而被稱為「霸道醫術」,而且有逆無順,只是壓病入內,引起副作用、後遺症、治而不治而已,所以不能稱為「正治」,只能名副其實的稱為「逆治」,真是大逆不道之治也。而中醫和自然療法,仍可稱之為「順治」。但西方的自然療法中,有沒有如中醫之「順中有逆」,或「雖逆實順」,則須有待於再作研究外,表解如下:

(第五表)

​  (註:前四表標明「統一性」,唯本表標明「對立性」,對立則亂。古人說:「醫道亂則國亂」,不可不慎也。)好像古人早已料到後人會因失察而流行「逆治」,或者是為了防微杜漸,內經特別為此提出強烈警告:「夫治民與自治,治彼與治此,治大與治小,治國與治家,未有逆而能治者也,夫惟順而已矣!」
註:老子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三生萬物的「三」,說起來就比較麻煩,本文只說到「一生二」,就夠了。不週之處,請見諒!

圖一:

 

 

何按:


後學認為:天下事〈包括醫學〉,悟「道」方能明「理」,明理才能知「法」。
道者,宇宙運行之自然規律;理者,合乎依循此道(自然規律)之理;法者,方法也。 法是人為的,是故,法若無「道」「理」為依據,便易亂無章法而生災禍,相信這是淺顯易懂的普世認知。
恩師在本文中,精要地以儒、道之學理,從病本、病因、病機、正治、反治的論述、將「中華自然醫學」的原理和方法,言簡意賅地告誡醫界和世人:「大道至簡」和「順天者昌 . 逆天者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