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對流感的治療
​美國自然醫學研究院榮譽院士
國醫董延齡中醫診所
董延齡

  流感,顧名思義,就是流行性感冒。此種疾病之來臨,用一個很通俗的名稱來說;好像流行歌曲一樣,它來的疾,去的快。流行一段時期,有些會自然消退。


  此種情形全在個人的免疫力強弱;更重要的是在相同的生活環境中,有些人根本不會傳染。《內經》說:「邪之所湊,其氣必虛。」又說:「正氣內充,雖有大風苛毒,莫之能害也。」此類疾病之外在症:因患者各人體之不同及臟腑之強弱,故其外在症狀各有不同。但為追根究底,也只有傷寒(受寒)與瘟病(微生物感染) 二大基本疾病。筆者幼年生長在山東魯南山區,那個地區的人民生活條件非常落後,每年春天,春暖花開的時候也是疫疾流行的季節,我小時候,印象最深刻的二件事:一是我父親每到春天都騎著單車,四鄉出診,往往忙到三更半夜才回家(因為那種流感發病驟急,很多患者無法自行求醫)。二是每到春天經常聽到鄰居因感染溫病,來不及治療去世的訊息。 大概是1940年吧,我才5、6歲,也被瘟病感染了,直到現在我還隱約記得那時的症狀;高燒、頭劇病,口大渴,咽痛,繼則全身痛,咳嗽黃痰,噴嚏、黃涕、鼻塞,譫語(語無倫次),幸經我父親搶救及時.很快就好多了(父為魯南名中醫)。由於幼年得過嚴重的流感,因此我對流感的認識特別深刻。


  第二次受到流感的教訓,大概是民國56年,那次病名叫「豬瘟型感冒」,據說,是從日本傳染來的。那時我是公務員,在台北郵局服務,這次的流感,傳染非常迅速,影響層面很廣,全國公務員及學校學生統統放假,所幸此次雖然受感染人數多,但死亡率尚不高;我們辦公室共8個人,統統病了,其中有5位是找西醫治療,3位找中醫治療,看西醫者4.5周還未痊癒,看中醫者3-5天即完全康復,因為我個人也未能倖免,這次體會特別深刻,也是我數十年來走上中醫之路的最大驅動力。


  第三次是民國92年全世界流行的SARS,那時我正在立法院駐診,我記得那一年三月底才暴發了SARS肆虐的大新聞,然二月底我即看到一位被感染的吳先生,他是立法院徐前委員的助理,吳先生原本身體很好,感染後症狀異常嚴重,先後經過中部和和北部二大醫學中心治療,症狀均未改善。徐委推薦來立法院中醫室,經我診斷認為:「非比尋常之感冒」可能為中醫「風溫之範疇」,經我用銀翹散加味方,服用一周治癒。
第四次是這次的混和型流感,今年自入冬以來 天氣忽冷忽熱,熱時30°以上,冷時10°來度,溫差起伏甚大,病毒乘機活動,體弱的人,免疫力差,難免不被感染;據新聞報導:這次感冒流行期間,全台共有二、三百人因受感染失去生命,實在令人痛惜!


  在這次流感期間,我已治療30、40人,其年齡最長者87歲,最小者僅2歲,患者症狀多為低燒(約在37.5度∼39.5度之間),咳嗽、黃痰或白痰、夜咳,咽乾痛而癢,或有口乾,或無口乾,噴嚏或有鼻塞,或無鼻塞,頭痛或有全身痛或有項強,另有少部分初起無胃脹腹瀉情形,其後邪入陽明,則有胃脹,腹瀉情形,其中痰多者又有胸悶、呼吸急促,狀若氣喘,其實並非氣喘。我用銀翹散方加減治療,大多在2至4天內即可治癒 (如何加減容後再敘);症狀輕者,用桑菊飲亦可治癒。


  總計在我的一生當中,一共遇到過四次較大的流感,其中第一次和第二次,我都被感染,尤其第1次因為年幼免疫力較差,受感染之類型又不相同,使我深深體會流感具有以下之特性。


第一、古人所談的「傷寒」與「溫病」,是兩種截然不同的類型,就字義上講傷寒就是陽虛兼氣虛的人不耐風寒!被外界寒邪所侵,所引起的症狀,因患者體質不同,及臟器的稟賦不同,故在症狀上,形成種種的主症與兼症,此點《內經》所謂「病發於陽,病發於陰⋯。」是一個很切實的推論。


第二、傷寒與溫病,自內經時期即認為是兩類不同的病因,其中論述傷寒病因


  有「凡傷寒皆溫病之類也。」的文句,我年輕讀內經時,曾為此二句感到困惑,其後領悟到寒鬱為熱的道理,才解開些一謎團。
  傷寒與溫病,在症狀上有很多相似之處,初臨床的醫師,有時極易混淆;在病因上是二種截然不同的來源,前者是受了六氣之中的寒邪,有時因某種因素亦會兼感其他外邪。各個病患主症上,確有極大的區別,我在臨床上必先問患者有無咽痛,有無怕冷、發燒,有咳時痰是黃是白?有無夜咳?當時脈象是一項很大的指標。


  先父在世時常說:「治病容易,認病難」,現代的人因為生活環境的複雜,很少單純的疾痛,一個病人往往舊病未癒,新病又發,因為故疾長期服用某些化學藥物,又造成一些藥源性疾病,或因某一器官生病,在醫師的誤治下,早已把器官切除(最多見者為膽結石摘除膽囊,女人月經異常切除子宮)。


  無論多複雜的病,臨床也只有辨症論治或辨病論治,二個步驟。

  外感病,看似一個很單純的病,其實由於中醫西醫各有立論,生理、病理、藥理,差異性很大。在此次流感期,全台灣有二、三百人失去性命,而且很多都是壯年人,思之令人痛心。


  此次流感期,我共治30、40人年齡最長87歲,且為一西醫醫學博士,年紀最小僅2歲,多數都是醫院或診所判定為流感,已服西藥效不佳或特異體質不適合服西藥者。


  因篇幅所限,僅將此次所使用之基本方列後,請同道卓參。


(一)銀翹散:銀花、連翹、桔梗、荊芥、薄荷、蘆根、牛蒡子、淡竹葉、淡豆豉、 甘草。


如發燒,可加黃芩、葛根
如頭痛,可加川芹、白芷,頭頂痛加蒿本,後腦痛加羌活。
如喉痛劇,加元參、馬勃。
如口乾重,加麥冬,天花粉。
如咳嗽,加重桔梗、川貝 杏仁。
聲啞者,加蟬蛻。


(二)症狀較輕者可用桑菊飲;桑葉、菊花、連翹、杏仁、薄荷、桔梗、葦根、甘草。


  服藥期間,切忌牛肉、羊肉、煎炸、燒烤等熱性或燥性食物。又如屬風寒外感服藥期間切忌涼性及冰冷飲食。


  另有一方,名為普濟消毒飲,顧名思義,此方治療急性流感頗具效驗,為明代李東垣所創,是治療急性傳染病、大頭瘟病、咽喉腫痛的通用方。據說,2002年大陸在SARS流行期間,廣東、上海一帶的名老中醫即以此方化裁成功擊退了SARS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