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歷史背景下的
整合醫學發展情況和
對中國醫學模式發展的借鑒作用
薛史地夫教授
熊旻利中醫師

  整合醫學是一種加強醫患之間心靈關係的紐帶,讓醫學更關注〝全人〞而不是只見病不見人;醫者靈活選用各種適合的療法,給予病人最專業的治療以達到近乎完美的健康和療癒。
                  ——美國整合醫學學院(AIHM)官網


〝做一個好醫生,並不僅僅要很好的掌握人體科學知識,還要理解〝人〞本身。〞
                  ——美國醫學院校聯合會主席和CEO,Darrell Kirch


美國整合醫學發展的大歷史背景


  美國從歷史上看是個移民國家,跟歐洲等老西方世界聯繫緊密。在抗生素發展起來之後,〝對抗醫學〞(即認為人體得病是被外來細菌、病毒等微生物侵入所致)的發展比中國來的更早,所以〝對抗醫學〞的弊端也更早顯現。很多民眾已經清楚的認識到,〝對抗醫學〞和現代醫學的現進檢查手段,只是理解疾病的一方面,更多的本土民眾會自掏腰包(非主流醫學沒有算入醫保)尋求治癒〝身、心、靈〞的補充或替代療癒方法。


  美國本土土著印第安人、初期移民、後期移民到移民後代,社會組成豐富、整體社會文化多樣化,各種信仰和治病系統如中醫、印度阿育吠陀醫學、德國和療醫學等都能在不同的社區當中立足,並在長時間的發展後形成相對完善的教育、認證體系。


  由於營養學科的長足進步和人口營養普查、膳食營養宣傳,20多年前美國民眾的生活觀念和飲食習慣,已經從嗜好酒肉的階段往素食、健康飲食方向逐漸改變。隨著社會進步,工作、生活壓力的增大,心理健康也越來越受到人們的重視。故營養、心理健康、冥想和瑜伽在美國人當中很受歡迎。


  Integral medicine在我國國內是翻譯為〝中西醫結合〞。然而,無論在國外哪個角落,現代西醫被稱為現代醫學(Modern medicine),中醫等被稱為東方醫學(Oriental medicine),而Integral medicine代表的,是叫做〝整合醫學〞的概念。所謂〝整合〞,就是將以上任何非主流醫學的醫學模式,全部、部分結合在一起對病人進行療癒的醫學模式。


  在稍後,我們會介紹美國目前存在的兩種〝整合醫學〞模式,並介紹他們發展的歷史,希望對我國的醫學模式有借鑒意義。但首先我們談談〝整合醫學〞為什麼會存在?


〝整合醫學〞在美國是什麼樣的存在?


  2007年統計資料顯示,美國成年人這一整年中選擇自掏腰包(非醫保)尋求整合醫學醫生幫助、購買整合醫學相關產品、參加整合醫學的課程等一共花費33.9萬億美元。同樣在2007年的Mckinsey & Company報告稱,41%的患者是通過某醫院是否提供〝補充和替代療法〞服務來判斷是否選擇該醫院就診的。


  在2010年由美國醫院協會健康論壇和Samueli醫院共同進行的〝補充和替代療法調查〞發現,大部分常見服務都放在了基礎門診當中,最受歡迎的療法包括推拿、針灸、意向引導和冥想療法。到2010年,43%的美國醫學院校都有開設替代醫學的課程或者選修。


  而到2012年,更多的人有意識的選擇非維生素、非礦物質的膳食補充劑,調查顯示,人們認為捏脊療法和整骨療法、瑜伽、各種文化不同的推拿治療都是最常見的補充替代治療某些疾病的健康之舉。


  應民眾的需求,美國現在的醫院在門診和住院的基礎上提供〝補充療法〞,包括中醫(在美國屬於東方醫學、替代療法,整合醫學的一部分)。美國醫院協會醫院年度調查發現從1998年到2012年,每年都有新增宣稱可以提供替代療法治療的醫院出現。


  Bravewell Collaborative的資料顯示,2015年是人類將視線從健康衛生轉向疾病預防、維持健康、早介入健康調控、以病人為中心的轉捩點。同時提到,要很好的將整合醫學方式融合進現有模式當中,資金參與點有三方(美國):一是在大學建立研究機構,二是將整合醫學納入醫保並國家投入研究,三是由保險公司加入研究。他們的資料挖掘結果提示,能讓個人健康顯著收益的方式有三種:慢性病患者需要整合營養等健康生活方式改變、長期抑鬱焦慮的患者需要整合醫學的介入幫助療癒,在預防醫學上整合醫學可以有強大的幫助。一項糖尿病研究發現,政府每花費1美元在糖尿病、亞健康人群的健康生活方式干預,可以減少將來近3.5美元的醫療開支。


  2013年WHO傳統醫學促進會議有58個國家參加(共120個國家)。該會議提出教育資源的匱乏、培訓機會的稀少是傳統和替代醫學起源國和宣導者最關心的問題。美國整合全人醫療協會(The American Board of Integrative Holistic Medicine)研究資料表明,目前對整合醫學、全人醫療的專家醫師的需求越來越多,尤其是受正規教育後獲得認證的醫師。


  在2015年美國醫學院入學考試當中多了一類題目,關注有關心理、社會和生理基礎對行為和認知的影響,以及意識到社會文化和行為決定健康和亞健康走向的重要性。


  以上是美國目前整合醫療的現狀,從民眾的意識、政府的重視、國際的導向、教育的指向幾個方面,都在鼓勵多種醫學模式共同發展。為人類健康服務,多種補充和替代療法的參與,有利而無害。


整合醫學模式的代表


  補充和替代療法有很多種,而整合醫學是多種補充和替代療法的結合。整合模式可以多樣化,根據不同國家的文化國情進行調整。而在美國,整合醫學界有兩種模式非常受歡迎:


  ‧一個是以安德魯‧湯瑪斯‧威爾(西醫)創建的以配合現代醫學治療同時輔以營養學、心理、冥想和自然療法(包括阿育吠陀)的〝整合醫學模式一〞;


  ‧一個是目前由AIHM領導的開放性、流動性強的學術組織,不拘一格接受新舊各種替代療法,以專家團隊帶領,臨床去偽存真提煉真知,並結合人才培訓為一體的模式,稱為〝整合醫學模式二〞。


整合醫學模式一:西醫為主,整合為輔


  安德魯‧湯瑪斯‧威爾(Andrew Thomas Weil,1942年7月8日-)是美國兼用藥物治療與自然療法的醫生、教授及作家,同時也是亞曆桑納大學附設整合醫學中心的創辦人、教授以及整合醫學計畫的主持人,他在哈佛大學獲得生物學、醫學雙學位後,畢生致力於建立結合傳統醫學與替代醫學方面的整合醫學研究領域。


  威爾出生於美國的Philadelphia,他是一對開著小商鋪的世俗猶太家庭的唯一小孩。當他17歲的時候獲得了美國聯合會的獎學金,讓他有機會出國學習一年,並在印度、泰國和希臘寄宿家庭裏生活。在這段經歷中,他逐漸堅信當時的美國文化和科技發展是封閉的,甚少關注非美國本土的文化。威爾後來在1960年進入哈佛大學學習,曾作為哈佛大學《哈佛克裏姆森報》的編輯。他的本科畢業文章題目是〝The Use of Nutmeg as a Psychotropic Agent(使用肉豆蔻作為一個精神治療藥物)〞,他對肉豆蔻麻醉性質的靈感來源於大衛‧麥克利蘭的課。當時他對精神治療疾病的藥物非常感興趣,所以他遇見了心理學家提摩西‧李瑞並在提摩西周圍工作。在1964年他獲得人類植物學本科學位,1968年在哈佛大學醫學院獲得醫師資格。


  自1968年,威爾就移居三藩市一年去完成他在Mount Zion醫院住院醫培訓。期間他參加了Haight-Ashbury免費門診的志願者工作,被授予大麻藥物研究聯合組織的領導。同年,威爾獲得了研究大麻的合法許可。


  從1971年到1974年,威爾來回往返於南美洲,為現代世界問題研究所的繼續深造工作。在1972年威爾出版了他第一本書,《自然的思想(The Natural Mind)》,從這以後至今他著作和合著共達9本著作,並應邀作為《High Times》雜誌的長期作者(1975-1983年)。威爾逐漸對世界公佈他自己做的實驗和對毒品、改變思想的藥物的新認識。


  在1994年威爾在圖森市大學醫學中心建立了亞利桑那整合醫學中心,並作為中心的主任工作。他是臨床醫學專家,公共衛生教授,和亞利桑那大學醫學部治療風濕性疾病的整合醫學教授。威爾認為一般病患除了採取西方醫學的處方之外,也需要接受一些替代性療法,例如使用ω-3脂肪酸、維生素D、草藥,甚至是冥想等〝精神〞方面的療法,然而一些主流醫學的專家則批評,威爾屏除了各方面有關實證醫學的理論,反而去提倡那些沒有經過驗證的理念。


  威爾曾被登上美國《時代》雜誌兩次,一次是在1997年,一次是在2005年。他在1997年被評為25個最有影響力的美國人之一,和2005年度100位最影響世界人類的人物之一。威爾在2004年被紐約開放中心授予〝公共意識和整合替代醫學界特殊貢獻獎〞。網上福布斯雜誌寫到:〝威爾醫生,一個畢業于哈佛大學醫學院,成為了被大眾所知和尊重的替代醫學大師。在五年期間,他給公眾提供了直接的營養建議和小知識,讓公眾通過自然的方法和替代療法相關教育,能主動達到健康的目標。〞福布斯在文字的下方登出威爾的網頁,並指出他的網頁是導向性最好的,對〝替代療法〞的分類是最科學的。

 

 

 

 

 

 

 

 

  威爾有許多關於替代醫學的著作,例如自癒力-痊癒之鑰在自己(Spontaneous Healing)、八周讓你恢復健康活力(8 Weeks to Optimum Health)、老得很健康(Healthy Aging)等書,這些著作在全世界銷售量已超過一千萬本,他也曾是賴瑞金現場、歐普拉脫口秀及今日晨間脫口秀的來賓之一,也因為他在替代醫學領域無法比擬的影響力。


威爾的健康哲學


  威爾提到過,他能形成目前自己獨特的健康哲學的原因,是受到不同人的影響,包括健康哲學、精神層面的想法和技術。這些人當中對他的職業生涯和個人命運改變最大的是已故的整骨醫生羅伯特C‧富爾福德(Robert C. Fulford);威爾還提到主動心理學的領頭人、現在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建立主動心理學中心的心理學家馬丁‧塞利格曼(Martin Seligman);威爾還很敬重堪薩斯大學心理學教授史蒂芬•伊拉爾地(Stephen Ilardi),他曾著寫《抑鬱症的治癒(The Depression Cure)》。


  在威爾的總體觀念當中,他眼中的醫學,是主流醫學(目前的現代西醫)和替代醫學互相補充和共同完成維護健康的任務的,雙方的結合需要研究對方的長處(這是他的整合醫學概念)。他提到,病人需要去西醫處獲得相應的處方,然後將現代醫學的檢測結果和處方帶給整合醫生處獲得相應的替代醫學處方,比如說歐米茄-3(omega-3 fatty acids)、維生素D、草藥處方、冥想訓練和其他的〝精神靈魂上的〞調整。合適的營養、適度的鍛煉和減少壓力,在威爾來說也是很重要的。威爾推薦的食譜當中,有豐富的有機水果、有機蔬菜和魚。另外,他同時是一位元部分氫化油的反對者。在拉裏•金現場脫口秀節目當中,威爾曾提到,糖、澱粉、精製碳水化合物和反式脂肪對人體的危害比飽和脂肪更為危險。


  日常,威爾會衡量每一種治療方式的整合結構、它們的副作用、起效效果,並支援使用全株自然的植物(會更少副作用的產生),反對使用工業合成的藥物。威爾提倡將藥用的蘑菇當作日常食用菜。逐漸威爾就表示對常用藥物的反對和宣戰,提出很多有毒性、被禁用的植物的好處。

 

整合醫學模式二:建立學院,相容並收,實踐檢驗,去偽存真,人才培養
AIHM(Academy of Integrative Health & Medicine)歷史概覽


  世界各地越來越多的患者在尋求整合醫學和全方位療癒機構的幫助,而整合醫學逐漸顯現更好的療效,等等綜合原因在不斷催促有豐富知識的、合法的健康專業培訓和整合醫學機構的建立。同時在美國,民眾廉價醫療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ACA)激發了對污染影響健康的民眾運動,大家開始追求並希望建立循證、全人醫療、以病人為中心的治療模型。


  而AIHM正是應運而生的民眾健康組織,遵循循證、全人、病人為中心的理念,集合全球不同的整合醫學的知識於一堂,建立各專業之間的橋樑,給研究者、執業醫師證頒發機構等方面提供教育和培訓專案,建立民眾給得起錢、隨時可以找到的醫療模式。AIHM希望建立下一代整合醫學衛生人員的領導機構。


  如AIHM歷史之樹可見,AIHM建立於其前身組織美國整合全人醫學學會(the American Board of Integrative Holistic Medicine ,ABIHM)和美國全人醫療協會(the American Holistic Medical Association,AHMA)長期的運作經驗之上。


  在ABIHM的成長過程中,不斷發展擴大他們在全球專家隊伍。健康專業的繼續教育和培訓(超過MDs和DOs的範疇)越來越受到關注和討論。ABIHM領導們開創了〝團隊協作作為基礎〞、〝醫生和學科協作〞的培訓模式。在ABIHM這個創新之下,ABIHM和AHMA的上層領導們決定,既然長期合作和密切合作,就合併為目前AIHM,合併完成於2014年。

 

 

 

 

 

 

 

 

 

 

 

 


  AHMA創始於1978年,它的加入讓AIHM組織中增添了更多的多學科成員,而AHMA原領導組織都成為了AIHM的領導者。
American Board of Integrative Holistic Medicine (ABIHM) + American Holistic Medical Association (AHMA) = AIHM
 

威爾和AIHM的相同點

  • 都宣導自然醫學

  • 提出精神、靈魂層面的療癒

  • 注重營養學

  • 建立依託大學的整合醫學培訓機構

  安德魯‧湯瑪斯‧威爾和AIHM的不同點

  • 威爾提出更多為自然醫學範疇的經驗和處方,而AIHM為多學科範疇的綜合疾病處理方式。

  • 威爾認為配合現代醫療的替代療法,是整合醫學的概念;AIHM認為整合全球不同自然醫學的智慧為人類健康服務是整合醫學的概念。

  • 威爾反對循證醫學,但和現代醫學共同治病;AIHM支持循證醫學,但為補充替代療法的集合體,不與現代醫學交叉太多。

  • 威爾提供的教育,基於他自己的經驗和學術,建立的是Weil學術的團隊;AIHM以開放的心態,整合世界更多療法,去偽存真,學術團隊更加靈活和多樣化。

  • 威爾網站上提供很多營養素、產品打包銷售,營利性更強;AIHM以培訓和網路教育及贊助商模式提供運營資金。

 

模式發展可持續性分析

  • 威爾模式可以是經典的,但提高和發展潛力不大,但是是民眾更好從現代醫學轉移目光過來自然醫學的契機;

  • AIHM的發展潛力不可限量,在有組織、規範化下面,醫療安全和學術的發展同時得到保障;對當地醫學的發展也有長足的促進作用。

中國整合醫學的現狀和思考


  我國本土就有非常大的原生醫學——中醫(Chinese Herbs & Acupuncture MoxibustionMedicine)及其龐大榮盛的派別分支,2000餘年的發展被良好繼承和發揚,在診斷、本草、針灸等方方面面都有大量的從業醫者。近20年,中醫人才的向國外輸出,成為世界各國補充和替代醫學的最主要分支。


  按照歷史,我國在各朝各代都有向亞洲各國輸送人才和文化,中醫伴隨儒家思想、道家思想在日本、韓國、東南亞紮根和發展;清朝打開國門,國外傳教士將草藥、針灸醫學的著作帶到西方世界,在後來幾百年的發展和創新,在近50年內,有相當數量的外國人來到中國,在各個中醫藥大學進修學習,早期學習的外國人還有幸能跟師國醫大師,將中醫基礎理論和運用的經驗帶去國外,再加上上個世紀70年代中國針灸鎮痛打開外交契機,西方世界對中醫針灸的接受度很高。同時,國外針灸師組織了無國界針灸協會,在歐洲農村教授簡便廉驗的針灸學,在實踐中產生能量正骨、五行針灸等等西方中醫新流派。逐漸,中國醫學、中醫已經不是我們中華民族獨享的醫學,世界張開了懷抱,世界人民都在被中醫療癒。


  國內也有〝整合醫學〞(Integral medicine)這個辭彙,前文提過在國內這個辭彙是〝中西醫結合〞的意思,即中醫和現代醫學的互相整合。在這個辭彙提出的20多年來,各大中醫院校都在進行基礎、臨床中西醫結合的研究,可是,目前在臨床中醫和西醫的結合只能說是〝組合〞或〝配合〞,和整合模式一的主輔配合一樣。


  瑜伽、冥想等修行修心方式在國內也逐漸受歡迎;營養學、心理學也越來越受重視;在大醫院當中普遍存在康復醫學、心理科、營養科等科室等等,這都是整合醫學存在的一種方式。

  世界發展很快,交通方式發達、資訊傳播速度也癒加迅猛,知識已經成為無邊界的人類共用物,不應該故步自封,拒絕國外醫學形態的進入和對新生意識盲目打壓是不利於我國醫學的發展,也有悖於〝還健康於民〞的基本信念的。盲目的拒絕,各種替代醫學知識還是會進來,然後成為不合規範的〝叢生雜草〞,沒有規範、沒有規矩、沒有培訓發展,反而會成為對我國醫學形態和人民健康最大的打擊。

 

  上文提到的整合模式二——建立規範的整合醫學機構,類似建立知識的港口一樣,讓國內的醫學能融合更多的文化和思辨過程,讓民眾更多優質的選擇。我們不一定需要完整搬整個模式在國內,可以以此為藍本,進行討論和調整。美國因為沒有經過世界大戰的衝擊,健康產業的發展早我國至少幾十年,他們走的路尤其是彎路,是我們很好的前車之鑒。他們目前成熟的模式,我們可以參考、思辨後形成中國特色的整合醫學模式。

 

  創建可持續發展的醫療模式,不僅是西方發達國家的重任,也是我國這樣的發展中國家不可回避的大問題,目前在中國大陸,醫療教育與臨床實踐的改良也初見端倪,例如由郭清教授(兼大學校長)在浙江師範大學創建的〝治未病與健康管理〞的本科、碩士和博士生學歷教育開創了我國醫療教育改革的先河,根據郭校長介紹,中國目前至少有三十多所醫學院校在積極探討創建類似健康管理專業的可能性。在醫療實踐方面,由〝春苗基金會〞的發起人劉東醫生創建的〝鼎泰醫療集團〞,正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以及成都等地建立〝整合醫學〞類型的高端診所,在全國生態環境優越的地區建立以〝整合醫學〞為主題的自然療法中心,並在全國各地開展整合醫學繼續教育培訓。薛史地夫教授與綠地(香港)合作,在黃山太平湖創建了中國首個整合醫學自然療法中心,為醫療與養生(養老)產業的有機結合樹立了一個良好榜樣。我國具有數千年深厚的醫學人文思想與傳統,如果能夠充分借鑒西方的醫改經驗,以開放的胸襟融合世界各地優秀的自然醫學、預防醫學與康復醫學,回歸醫學本源,我們就有希望建立21世紀具有中華文化特質的可持續發展的新型醫療體系,共同為〝提倡醫道變革,促進世界大同〞貢獻其力量。

 

 

何按:


恩師陳紬藝中醫師四十多年前就提倡中醫要與世界各國的自然療法結合,始能更發揚光大,並主張建立「人人醫學,家庭醫學及預防醫學」,旨在把部份專業醫學知識化為大眾的生活常識,與本文「還醫於民」的基本信念是不謀而合的。可見古今中外「英雄所見略同」。而今,無論各種療法、各派醫學如何百花齊放,百鳥爭鳴,但相信在有識、有志、有德之士的共同努力下,這場「醫道變革」必然勢不可擋,去腐存菁,承先啟後而萬流歸宗。

右:薛史地夫教授 中:何永慶社長 左:熊旻利中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