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中醫醫術急救腦中風
吉林大學醫學教授 南京醫科大學客座教授
毛井然
董延齡中醫診所院長
董延齡

  我是一位86歲的老齡患者,在國內外研究醫學60年之久,探索各種醫術方式。早在15年前因心房纖維顫動,經由大型醫學中心醫院心臟權威鑑定為「瘀血心臟衰竭心房顫動」。因我個人多年來研究「能量醫學」,是具有對人體器官運作所產生的「生理波形」「頻率」稍具心得。並先後已經研發完成「生理能量設備」與「心臟相同的頻率及波形」可輸入「膻中」穴位及「左神藏」穴位加配「內關」左右二穴位,所以我的心臟機能運作,可以改善得很平穩,與健康人的心臟功能比較,看不出兩樣。


  未料就在2015年的元月25日凌晨3時起床上廁所,動作速度過快,頭部忽感缺氧,引發天旋地轉,身體支持不住要傾倒地上,警覺到已發生腦血管血液循環障礙,頭暈目眩、物體翻轉的影像出現,有如乘坐在大海中波濤洶湧的一條船上,上下旋動顛簸,像是要倒沉入大海中,感到萬分驚恐。


  本人研究人體解剖學,稍具心得,判定是腦血管血塊栓塞的現象。我趕快坐在床邊,以重拳捶打腦後的「腦戶」穴及「百會」穴,做十多分鐘的緊急處治,祗能暫時緩解住腦神經意識的清醒,但是對全身不停地前傾後倒且大幅度的搖擺,卻毫無效用,並且繼而引發嘔吐的現象。此時緊張地呼醒家人,使用床邊「能量醫學設備」,趕緊調理「百會」、「大門」及左右「聽宮」穴位,導入能量。未料當儀器轉到最大輸出電位時,受治穴位點都無甚感覺。我想可能是腦神經傳導疼痛的訊號被阻塞了。仰看天花板上的日光燈泡及壁上的時鐘,出現雙重影像,且物體影像不停地向上方快速移轉,頓時雙耳閉塞悶氣,尤其是雙耳聽力消失,變成聽障,整個耳緣麻木失去知覺,左耳為甚。


  我趕緊叫家人打電話求救國內資深名醫董延齡,因為我分析,時間太急迫,唯有使用中醫的針灸方法放血,才能及時解救。若是撥打119電話求援,則會造成時間上的耽誤,會更加劇病情,後果危險萬分。我也想到救護車急駛中的震動顛簸,會使腦中風之病患,雪上加霜,以及送到醫院掛號,再加上一系列必經的各項檢驗、抽血、攝相、造影等等檢查程序,至少也要耗費2小時以上,才能開始進行調配處方,取藥治療。在這種危急情況,無論是採用急迫的手術,或藥物注射來解危,我的病體惡化情況,是無法支撐如此之久,我毫不猶豫地選擇了中醫的針灸來處理。

  董延齡大國醫遐齡已超過80歲,熟睡中聽到電話鈴聲,不顧天寒受涼,迅即攜帶出診針灸包,半小時後坐在我的床邊。據他後來回憶,看到我眼神呆滯,面色蒼白,知道我頭面部氣血循環幾近停止。他詢問我病情狀況,我疲憊地簡短說明後,緊急診切我的脈象,左右「寸、關、尺」「浮、中、沉」,具現「洪、數、實」之陽性脈,前後三分鐘,他已研判出我體腔內的病理狀況:「陰不足,陽過盛。」換言之,體內的氣血循環已嚴重失去平衡,導致體內的氣血脫序暴衝上腦,頓時,他立即作出了以「百會」和兩耳尖放血治療的決定,以暫行緩解身體上部之壓力(所謂急則治其標),此時,我已知覺昏沉失去聽力。他又在我的「人中」穴上透「山根」(鼻樑最低處)以通督脈,兩耳之「聽宮」、「聽會」、「翳風」、「角孫穴」以解除聽神經障礙,此刻又因意識不清而加刺「百會」穴、「四神聰」穴(頭頂百會穴前後左右共四穴)以醒腦通竅,恢復意識障礙,最後他又針刺雙足「湧泉」穴,以引氣下行,此時搖晃情況漸行舒解,但仍覺視物影像不穩,一物兩影。老國醫又在我三風穴(雙風池、風府)下針,視力才漸趨復原。氣閉已輕,視物影像趨穩,董老再度切我的脈象,已漸漸恢復平穩。


  此時眩暈的感覺程度減輕,但是壁上的掛鐘以及天花板上的日光燈,一物兩影,仍然向上移動不停,此時董老問我感覺如何?他深夜疲勞過度,想返回休息。我以恐懼祈求的口吻回答,你能多等我幾分鐘再離開嗎?董老仁慈地回答:「好!你何時放心我離開,我再走。」30分鐘後,當我紮針穴位點可以拔針時,他已在我客廳的椅子上睡著了。直到天亮8:00以後,董老離開前巡視我一次,見我的病情轉好才離身。他已是老爺爺的年紀了,還自凌晨3時到清晨8時,緊迫救危接近5個小時。


  董老後來說,接到電話時直覺反應:「毛學長偌大年紀,夜間突然發病,不是中風,即是心臟病。」他說這是他平生行醫最緊張的一次急救工作,也是最快樂的事,畢生難忘。


  我半生研究醫學,把各類醫學相比較,在中風急救的徵候群中,只有中醫的針灸,才是真正急症救命,特以此文將實事簡述經過,提供給醫界尤其是急診機構以及相關病情之患者家屬參考借鏡。希望藉此緊急救治的針灸醫術,能夠「建立臨床專案教學資料」,教導下一代醫業子弟,發展炎黃中醫的超群救人之術。尤其國家衛生主管機構,要重視中醫醫術的精華,以配合當代的科技進步,使其更上層樓,挽救病患危急狀況。

 

  三、四天之後,我接受醫療機構調養護衛,不到一星期,已大致回復原有的健康狀況,未留任何後遺症。在我發病前,一位醫界朋友,發生這個相同病危的狀況,但他被急送至大醫院急診處理,不到數小時,生命就結束了。事後據董老告知,去年也有一位醫界朋友,發生同樣情形,經過醫學中心急救無效,離開人世。數年來,更有幾位年輕朋友,因醫療工作過勞,導致心臟病或中風,迄今數年尚未恢復健康,思之,令人不勝唏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