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禽流感等病毒『愛』上 您
何永慶
May.1.2003
Jan. 2005重編訂

前言


  據相關研究,病毒感染也是造成「癌症」的病因之一。所以,如何防止感染,做好公共衛生,及增強自我免疫力和自癒力,同樣是防癌治癌的重要議題。


  常言道:「人必自辱,而後人辱之」。同理,「物必先腐,而後蟲生」,「正氣先衰,而後邪客之」。(正氣者,泛指人體的免疫力等所有的生命力;邪者,泛指包括各種病毒在內的各內、外致病因子)


1.病毒的忠告:


  大自然中,本來就正邪並存。就我們病毒而言,也是自然界的一份子,只不過我們是以和其他生物共生或寄生的方式生存。我們的體形極小,其直徑僅有100~200nm(1nm=10-9m一奈米為十億分之一公尺)你們人類的頭髮直徑大約在350000nm左右,紅血球的直徑也有7500nm左右。所以,在1930年代電子顯微鏡未發明之前,根本就不知道我們長成什麼樣子,只把我們統稱是濾過性病毒。其實,叫我們是什麼名稱都無所謂,我們的天職無他、就是只求繁衍活下去。所以,無論在任何惡劣的環境下,我們都能隨機應變。至於你們人類想盡辦法用各種手段試圖殺滅我們,真是門都沒有。無論使用什麼消毒藥水,或用什麼抗生素團剿我們,其實,不但很難奏效,還往往抑制了你們人類自身的免疫自癒力;而且反倒迫使我們變得更頑強,更茁壯。我們可隨環境改變而重組(reassortment)、突變(mutation),更可隨你們各種人際接觸或人畜接觸及各種交通工具等途徑,世界漫遊,也可以說,我們的族群無所不在。而且,在地球上,我們比你們人類先出現,只不過你們人類喧賓奪主罷了。


  雖然,你們人類也很聰明,常常噴灑消毒藥水或注射疫苗、戴口罩以預防。但請別忘了,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很抱歉,若不懂得潔身自愛、做好公共衛生,做好環保,你們人類可能玩不過我們。2003年初,我們的一株被你們人類稱為SARS變異的病毒,在『天時、地利、人不和』的條件下,不是已把 你們人類弄得七葷八素,草木皆兵,風聲鶴唳了嗎?不信等著瞧,就算 你們人類把『SARS』弄清楚時,可能我們早已又突變了。今年2005年下旬,我們另一株被你們人類稱為 H5N1的病毒,再次以可能人傳人的方式,專挑體質弱者下手。你們人類世界衛生組織公衛專家納巴羅膽怯地預告:除非現在採取行動控制亞洲禽流感疫情,否則一但突變成人流感大流行,將可能奪走五百萬到一億五仟萬條人命。於是,你們人類做了很多防疫措施,諸如研發施打疫苗、製造、儲存、使用抗病毒藥克流感(Tamiflu);戴口罩、勤洗手等等。這些消極的措施,其實效果很有限。但這是你們人類的自保權利,我們不予置評。可悲的是,你們人類動輒寧可錯殺億萬不可放過一個地濫殺(撲殺)禽鳥,不但殘暴有違天理,而且,並沒解決根本問題。再有,你們人類難道不清楚嗎?我們病毒不同的族群適應於不同的時令節氣?可能也是 你們人類過度科技文明,工業污染、濫墾濫伐,造成地球生態異常;乃至2002年冬季整個北半球天氣嚴寒,中國大陸北方天寒地凍,大雪紛紛;南方卻寒涼少雨,廣東沿海一帶雖已時過春分之時令,卻『乍暖還寒』,不見往年的『春暖氣和』之象。這又給我們病毒SARS一族提供了最佳『天時』的條件。今年(2005年)更因地球生態、氣候變遷,你們人類已災難頻仍,如南亞大海嘯;美國紐奧良因颶風而全市泡湯;台灣在今年內亦是水患、土石流連連等等。而小環境往往又是隨著大環境而變的。所以,我們中的另一株被你們人類稱為H5N1的病毒,今天又讓你們膽顫心驚,手足無措。但你們人類仍舊沒從前年SARS中吸取教訓,除了做一些等待,消極的防疫措施外(洗手、測體溫、疫苗、克流感Tamiflu等),鮮少看到你們人類的自我反省。更荒唐(其實是兇殘無知)者,竟然諉過於他,動輒大肆撲(屠)殺禽類。如此,寧可錯殺億萬,不可放過一個的行為,不知與二次大戰納粹希特勒屠殺猶太人有何差別?!如此大開殺業,日後因緣果報將如何?你們人類難道都沒一點戒慎恐懼嗎?!另外,以美國為例,你們人類為了滿足口慾,大規模納粹集中營似的囚養家禽、牲畜類,使本來有著良好自癒力的家禽、牲畜,不但過著擁擠不堪、暗無天日的囚徒生活,隨時被施打化學針藥劑;吃太多含抗生素、生長激素等非自然添加物的飼料。肉雞從出生到被宰殺,其生存時間往往僅兩個月,而在這麼短暫的一生中,牠們被迫與大自然隔離,嚴重運動不足,飼料中普遍缺少維他命、有機活性營養素等,如此,導致包括不正常生長、眼疾、視盲、怠倦、腎病、性發展阻礙、肌肉衰弱、癱瘓、內出血、貧血、關節炎、抽筋以及變形的啄和關節腫大;在像沙丁魚罐頭般擁擠的雞籠裡,完全沒有自由自在的活動空間,脫了毛的雞皮不斷地摩擦雞籠的鐵絲網,雞罹患癌症的比例日益升高。美國政府曾報告公佈,全美大部分雞群中百分之九十的雞染有癌症。如此不堪的生存條件,應該百分之百的雞身心都被逼到歇斯底里的狀態。這些〝囚禽病雞〞,幾乎毫無抵抗我們入侵的能力,所以,一但感染,可能就一發不可收拾。其實,這樣的雞隻,縱算我們入主(感染)牠們,你們人類也竟敢大口大口地吃下肚?!書歸正傳,我們再把話說明白些,我們寄生於自由自在與大自然融為一體的野生禽鳥身上和寄生在被你們人類囚養的家禽身上,其結果是完全不一樣的。總之,就像你們人類說的『天作孽猶可違、人作孽不可活』。說到這裏,請不要怪我們。自然界,除了『物競天擇』『適者生存』外,還有萬物依存的動態平衡法則,所以只要你們人類懂得反璞歸真、尊重自然、尊重萬物,並不濫用藥物及化學毒物、體健身強,並不要任意破壞生態,其實,我們也就拿 你們人類沒辦法。偏偏 你們人類自己不爭氣,提供了太多機會、空間讓我們一展長才。或許,我們的存在,也是大自然『成、住、壞、空』的必要安排罷。再說清楚一點,你們人類大凡毀損自然、奴役眾生、飲食不節,吃香喝辣、膏梁厚味、嗜酒抽香、日夜顛倒、物慾色慾、不知節制;貪、瞋、痴、慢、疑,無所不用其極的話,就會成為我們的最『愛』。或許,我們也是『替天行道』呢。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抑或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病毒(virus)與細菌(bacteria)有別。細菌是種活體(living organisms),在無限制的繁殖下,破壞宿主的組織細胞;而抗生素(antibiotics)類藥品因可攻擊細胞內支持細菌維生的酵素系統(enzymes),細菌終將被生物體之免疫系統(immune system)所掃蕩。


  一個病毒的最大敵人,乃人類之自我免疫系統(A virus’s worst enemy is the human immune system.)。比如這回新變異冠狀病毒(novel mutated coronavirus)入侵時,一般健康的人很自然地有自體免疫力來對抗敵人。祇因有時某些人無法作出及時的免疫對抗,於是有需藉助疫苗(vaccines)的預作準備。以前年之SARS,雖僅7週就鑑定出新冠狀病毒的基因圖譜,(註:迄今,由於病因未能百分之百的確定,僅能以「疑似罹患病人」和「可能罹患病人」名之)。但新疫苗與抗病毒新藥最快還要待一年後才可望上市,這期間不但已有數種變種出現,一年後可能又呈現新面貌。


至於今日SARS病患的治療用藥,基本上有三種:

  1. 抗病毒藥Ribavirin,其作用乃干擾細胞內部之病毒增生,緩降體內之病毒傳播速度(Ribarin works by interfering with intracellular viral replication, slowing the infection's spread within the body.),在抑住病毒增生之同時,也停止了正常細胞的所有功能(If you stop the replication, that means you stop the function of the cell.)。此外Ribavirin有其他副作用,如貧血(anemia),特別是在長時間、高計量的使用下。由於Ribavirin並非專為這回SARS病毒量身訂做的抗病毒藥,有美國實驗室發現Ribavirin對冠狀病毒根本無效。於是科學家希望能研發其它干擾素(interferon),藉以提昇免疫系統。甚至有希望藉抗愛滋病毒的HIV藥(如protease inhibitors, 蛋白質酵素抑制劑),也請了愛滋雞尾酒療法專家何大一醫師來參戰。但我們對冠狀病毒認識不多,以致這些想法也是不確定。科學家更擔心病毒之多變異性,以致新研發抗病毒藥或疫苗,始終追趕不上。(Reference: Time, April 28, 2003)

  2. 因為病毒入侵後,身體若有過度的免疫反應,會造成氣管、肺部的發炎腫脹,以致呼吸困難、易喘,這是許多病人需接受氧氣插管並接受類固醇抗炎藥物(corticosteroids)的原因。而類固醇的副作用與其壓抑免疫力和抵抗力,反而方便病毒和細菌的擴散是眾人所知的。

  3. 至於第三者球蛋白(globulin)是希望藉血清的一些免疫力(serum immunity)幫病患一臂之力。

  4. 雖然前年SARS病患的感染後致死率約在1/20 or 5%,但從以上療程的用藥觀之,應該所費不貲,聽說大陸台胞每天住院費及醫藥費需一萬人民幣。另以香港為例,免疫球蛋白M是由德國生產,可以抑壓免疫系統異常的活動,但這類藥昂貴,每瓶就需要二仟五佰元港幣,一天要用三瓶,合計七仟五佰元港幣。Ribavirin每瓶一仟四佰元港幣,每天一瓶,只有類固醇一瓶僅數十元港幣。總之,其費用之高,讓人咋舌,不家破人亡也難。台灣今日在防疫工作重點放在「隔離」與「個人防護口罩」上,至於60名病患外的二千三百萬人民,應覺醒的應該是「奉自然道,營綠生活」。唯有做好體內、外環保,我們才能有好的免疫力,不但外邪不能侵,更不怕病毒之千變萬化,這時應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本文由台北醫學大學公共衛生學系 林佳谷教授 提供)


2.趨吉避凶: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知天知地,勝乃可全」這是兵法上的格言。所以,既然已知道什麼是病毒,並知道其之最『愛』,請各仁人君子,爾後真的要注重環保,並潔身自愛,懂得趨吉避凶,才不會讓病毒『愛』上您。


  「聖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亂治未亂」(內經),中醫自古並不知『病毒』(濾過性病毒)為何物,但中醫卻能很有效的防治「病毒」,而且中醫也有病毒之說,只是中、西二者所稱的「病毒」,內涵各異:


  

  中醫認為,外因必通過內因起作用。所以有「正氣先衰、而後邪客之」之說,即病毒(病原體)是在人體虛弱、體質敗壞時,才比較有機會乘虛而入,再與內在之病毒,互為因果、惡性循環,如此,自然使人生病或危及生命。


  還有,「邪之所湊,其氣必虛」。這表示,雖然身強力壯,若接觸到毒性較強的病毒,或是身處疫區,頻頻接觸感染源,仍接觸病源、勤洗手外,『潔身自愛』就必須要多花功夫了。關於如何做好環境衛生,增強免疫力進而趨吉避凶,相信這方面的報導也很多。不過中醫在這方面有非常完整的理論基礎和因應之道。


  中醫把各種內、外在病因所展現千萬種的證候,歸納為正、邪消長的動態變化,再通過八綱辨證(註一),以扶正祛邪的整體動態運用,而損其有餘,補其不足,固本培元,引病外出,使人體身心平衡,陰陽和諧,則無病無痛(圖一)

  健康或生病,決定於正邪的消長,故正盛邪消,所謂「正氣內守,邪不可干」(黃帝內經)。反之,邪盛則正消,所謂「邪之所湊,其氣必虛」(素問,評熱病論)。而正邪永遠都是同時對立存在、互動的。人若不能維持邪不勝正的動態平衡,必將成病甚至死亡。(圖二)


   現實生活中,邪(包括病毒)幾乎無所不在,無所不至。故正氣要內守,須以各種可能的方式,加強固本培元,以助正大於邪(圖三)。但如扶正不當則易助邪,反之,祛邪不當則易傷正。二者如何調節到恰到好處,端看醫者如何診查施術用藥及病家如何配合治療,如何修身養性。

  大凡以中醫藥(包括食療)防治疾病,都必須通過四診八網(辨證論治或辨證論食),才不會誤用藥、食,否則往往未蒙其利,卻反受其害者大有人在。如免疫功能過當(紊亂)者,或體質實熱者,吃了黃耆、紅棗、桂圓、人蔘這類藥、食,其結果是過敏得更厲害;體質虛寒者,吃了板藍根、金銀花之類清熱解毒、性寒的藥草時,犯了『虛虛實實』(註二)的中醫之大忌,使其體質虛寒者,雪上加霜;體質實熱者,火上加油。所以,一般民眾除了找高明的中醫處方外,千萬不要自購中草藥亂吃。

太平方,保平安:


一、靈芝(Ganoderma lucidrm)


  就西方醫學而言:有鑑於現代醫學醫源病、藥源病的難以避免,且往往治標不治本,世界醫學界對中醫藥均寄以厚望,並產生了一個新的治療觀念「適應原」(Adaptogen),其條件有三:
(一)無毒、無副作用(nontoxic)
(二)廣效性,其作用並不限於身體的某個器官(nonspecific)
(三)調整激發身體全部功能,使之正常化(normalization)


  能合乎「適應原」(Adaptogen)的所有藥、食中,目前,應該只有靈芝。
  靈芝苦平無毒,在中藥中列為上品之冠,其功用能祛除體內毒素之同時,又能大幅調升或調節免疫力,使之從弱而強,從強而正常。中草藥界,能扶正祛邪於同步者,實不多見(圖四)。西方醫藥方面,能雙向調節免疫的藥,無此物。而且少量有防病健身的作用,中量有扶助治療的作用;大量則有急救的功用。要知道,到今天為止,西方醫藥並沒有治療病毒的藥,只能處理因感染病毒後所引發的症狀,如發燒、咳嗽、呼吸急促等。而靈芝可清除體內毒素的同時誘導干擾素,增強網狀內皮系統的功能,增強脾臟的殺菌功能,清肝、養肝、益腎、促進造血等功用。若機能免疫反應過當,靈芝中的成份之ㄧLZ-8(小分子蛋白)有調節免疫的作用。所以,在臨床上,靈芝對所有過敏性疾病,如氣喘、過敏性鼻炎、甚至紅斑性狼瘡等,均有很好的輔助療效。若能配合花粉、蜂膠、巴西蘑菇、酵素、乳酸菌等保健食品或配合中醫辨証論治,必能讓 您活得很有自信,就算不慎『中獎』,也能『大病化小,小病化了』。

3.實例


  2001年11月,我到北京參加「2001年海峽兩岸中醫藥學術大會」,在歡迎晚宴的那天晚上,可能因室內外溫差過大(室內28℃,室外零下5℃),同室的一位老醫師當晚高燒惡寒,我除了紅糖、老薑煮水外,又加以18倍萃取濃縮靈芝粉,每次約2公克、蜂膠約八滴,每三個小時讓老醫師喝一次,到第二天早上共飲四次,老醫師病除身安,照樣參加了第二天的大會。


  小兒小學四年級時,正逢流行腸病毒。一天早上約九點,老師電話告知小兒高燒嘔吐。我隨於十點趕到學校,小兒當場又嘔吐一次,燒高約39℃,我以六倍濃縮靈芝粉約5公克,溫開水少許餵食,如此少量約十分鐘餵一次,三次後,不再嘔吐。半小時後回到家,再以靈芝粉約5公克,每三小時餵一次,並讓小兒多喝開水,禁食至晚上十點,再以麥片糙米粥一小碗餵食。第二天病癒身安,已無礙到校上課。
此二病例,一老一少,皆不知中了何種「病毒」,且不知該叫什麼病名,但都以靈芝為君,蜂膠為臣,其他食方為佐使(註四),並多飲水,多休息。均能一天內快速奏效,足見「自然療法」食方和中藥相同,只要辨證準確,其效果並非緩慢的。同時也說明「扶正袪邪、固本培元」往往比病理分析,症狀控制技高一籌。

4.趨吉避凶之道:


  2003年4月17日至2003年4月25日我前往北京、石家莊、廣州、漳州、廈門等地,分別參加『2003年冀台自然療法學術交流大會』及廣州召開的『中華痛症新療法暨海峽兩岸特色名醫論壇國際會議』。兩次會議港、台、澳、星、出席者僅有二位,即香港的黎炳森教授及台灣的在下我,本次我的演講主題是『靈芝防治癌病』,結果本篇『別讓病毒〝愛〞上你』也在兩次大會中提前向大會作了分享。均得到與會學者、專家、醫師們的熱烈回響。我向大會聲明:本次在『非常』時期到大陸,並非逞匹夫之勇,而是『成竹在胸』,有備而來。我持續食用靈芝、花粉已逾十四年,而且平素粗茶淡飯,處處潔身自愛。本次到大陸期間,更是每天平均食用20倍濃縮靈芝近30粒,巴西蜂膠20滴;人擁擠處,隨時口腔裏含一粒靈芝;所以基本上我是『有恃無恐』。最起碼,我的中『獎』率應該很低。幾位北京的中醫大夫,也告訴我,他們自從前年聽我談過靈芝後,目前在各類處方中,都多少加上靈芝,其效果果然名不虛傳。


結語


  有道是「你不能決定氣候,但可以轉換心情」。同理,我們不一定完全了解病毒,但是,我們可以強化人與天地(自然)相應的意識,做好環保;各自謹守「節飲食、慎起居、適寒溫」的養生原則。維持身心六通(觀念通、二便通、經絡通、膽管通、氣血通、汗腺通);平時,就能少量食用一些靈芝、花粉等保健食品,就不致於,一個「風吹草動」就方寸大亂,草木皆兵。請切記:「平時不燒香,臨時抱佛腳」者,往往成效不彰。


註:


蜂膠(propolis):


  科學家曾經調查過一些昆蟲,研究體內到底有哪些微生物(雜菌、病毒、細菌)結果只有在蜜蜂體內沒有檢出任何微生物。而且,在整個蜂巢中,由於已塗滿了蜂膠,幾乎是無菌狀態。足見蜂膠有很強的抑制微生物污染和抗菌抗病毒作用。目前,在世界各地、民間使用甚廣。其功用可概略歸納為1.抗發炎、抗菌、抗病毒,2.對各生理機能具促進作用,對各器官組織有活化作用。而且同樣無毒、無副作用。可安心的在平時與任何飲料同飲,或與其他保健食品配用,相輔相成。用量可因人而異,隨證加減。


蜂花粉(Bee Pollen)


  蜜蜂由雄性花蕊上採集花粉,混合少許唾液分泌物,製成花粉團帶回蜂巢,所以,堪稱是最自然的生化科技的活性營養劑。在歐洲,更被譽為是最完整的食物,人體所需的各種營養素在蜂花粉裏,幾乎應有盡有。所以,若能常食用花粉,其營養價值高出牛奶、雞蛋7~8倍之多,對防止老化、健腦抗疲勞、增進食慾、促進新陳代謝、養顏美容、軟化血管、養肝保肝、促進造血、各婦科病的防治、抗前列腺增生、促進性功能、增強智力與記憶力,增強免疫力及抗輻射作用,均有相當大的助益。蜂花粉甘平無毒,不分體質、不分男女老幼,同樣可久食多食,是生命一大幸事。

沙棘油(Sea buckthorn oil)

 

  含豐富的生物活性質化素,有助清除體內多餘的自由基,抗發炎,抗輻射,抗腫瘤,延緩老化,保護肝腎機能,對心腦血管有一定程度的保護作用等等


其他合乎「適應原」要件無毒、廣效、正常化的「醫食同源」的食品(略)


註一:『八綱辦證』中醫通過望、聞、問、切四診,了解身體內正邪的陰、陽、表、裏、寒、熱、虛、實的動態變化(病機),方能對證施治。
註二:『虛虛實實』誤用藥物,使虛者更虛,實者更實。
註三:板藍根,為十字花科植物菘藍的根,味苦性寒,歸心、胃二經,清熱解毒,涼血利咽。主溫病、發熱、頭痛,喉腫痛。


  香港浸會大學中醫藥學會李致重教授認為:板藍根在中藥裏屬於清熱解毒之類,它只是中醫所講的熱毒有療效,但對於濕毒、寒毒所致之病,板藍根就不相宜了。


註四:『神農本草經』將中藥分成四類,能養命者為「君」,養性者為「臣」,療病者為「佐」,其他為「使」。


參考文獻:


1. 林佳谷 醫學史與自然醫學
2. 李致重 非典型肺炎流行的中醫思考
3. 陳紬藝 自然療法雜誌
4. 李旭生 科學的靈芝
5. 岡田真 蜂膠治療癌症
6. 水野卓 巴西蘑菇的抗癌奇蹟
7. 馬永華 自然療法—蜂療與健康
8. 約翰‧羅賓斯(JOHN ROBBIN)新世紀飲食(DIET FOR A NEW AMERICA )P.37-60‧2002.12


本文摘自『少來,病毒』 2003.6自然風出版社 出版 www.natwind.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