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醫董延齡
前中華自然醫學教育學會理事長
林佳谷教授

  董延齡醫師,單從她的名字,就有助人、助己、延命的天意與使命;他不但在一甲子前的戰亂中,萬劫餘生,更在後來的行醫中濟世救人。


  董醫師有深厚的國學基礎,中醫世家的傳承,以及生性的仁心,使他的醫道與醫術澤及世人。他曾代表台灣政府前往沙烏地阿拉伯為國王與王室成員看病。董醫師平日喜愛研究疑難雜症,甚至燒燙傷。他有感於「輸在起跑點」的損失,於是在婦幼衛生方面又有獨到的研究。這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幾粒胡椒與幾片老薑就治好了一位貪涼飲小朋友的腹痛毛病。


  除了臨床成就外,在醫道上更獨具慧眼,對全民健康有高瞻遠矚之見,從世界自然醫學大會(Oct. 25, 2008)的立論與國事建言(Apr. 2009),可見其良醫良相之內涵。


中醫與自然醫學的關係,他說:


  「中醫中藥取法自然,是自然醫學中最有歷史,最有系統,且最有療效之醫學,其理論之形成,則以宇宙宏觀的陰陽、五行、五運、六氣為其哲學基礎;其診斷則以醫者的自然感觀,心靈神會為定奪;其用藥治病則以天然生產之動、植、潛、水、氣、熱、能為取材,其方劑之組成則以君、臣、佐、使之團隊精神(配伍)為規範;又以針灸、食療、氣功、推拿、按摩、導引、調神為輔助。若說中醫是實証醫學之先驅,自然醫學之濫觴,那是當之無愧的。」


  對全民健康之國事建言,更是簡潔有力的批判與意見是:


  台灣的醫療現況:累死名醫、整死病人、撐(肥)死財團、瘦死健保。


  因應之道:能小不大、能中不西、能針不葯、能內不外。

  董醫師著作等身,之前已有《董延齡開藥方(1)》的大作,今年面臨新流感A(H1N1)之威脅,一向對瘟病疑難雜症有興趣去探討並治療它的董醫師,這回從中醫對待瘟病與其他疾症與急救方面切入,完成大作《董延齡開藥方(2)》。


  有緣認識這麼一位仁心、仁術的儒醫,是個人的幸運,也是我們這一輩人的福氣,「百齡壯年」是我對他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