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自然療法
何永慶

【摘 要】
  中華自然醫學之醫,是以合乎適應原的自然的理、法、方、藥、食來化除疾病之因、斷除疾病之源、化解疾病之機。與對抗醫學(Allopathy)「對症治療」的理、法、方、藥,在本質和手段上,都大異其趣。故凡立法者、醫者或民眾,不可不察,不可不慎。

 

  由於幾乎全世界各國的醫療衛生法規,從醫藥診斷、治療、療效等的定義,難免窄化而專斷,與世人對醫療的需求及健康促進(Health Promotion)往往是不相吻合;與自然醫學的醫療內涵與定義,亦是大異其趣。本文謹以「順」、「逆」的學術觀點,擬將中華自然醫學與對抗醫學的差異與不同,解釋清楚,期使橋歸橋、路歸路,彼此可互補與尊重。


【關鍵字】順治 逆治


引言:
  一九七九年,世界衛生組織宣稱二十一世紀,人類必將發展四個醫學。而於2001年,在北京舉辦的《二○○一年海峽兩岸中醫藥學術大會》上,由臺灣中華自然療法世界總會 創會會長 陳紬藝中醫師發表了《世界四大醫學療法分析表解》(如圖表),高瞻遠矚地把『中醫』與『自然醫學』結合在一起,並言簡意賅地列表,將中醫、西方自然療法、順勢、同類療法,歸類為〝順治〞,把對抗療法(西醫)歸類為〝逆治〞。後學認為全世界所有的醫學、療法、應該萬流歸宗,即順乎自然。


1979年,世界衛生組織宣稱21世紀人類必將發展四個醫學:

(本圖表摘自『自然療法』第120期P8-11)

一、認識中華自然療法醫學

  陳總會長有感當今醫理難明,醫道日衰,擬訂「依據國父遺教、提倡醫道革命;復興中華文化,促進世界大同」二十四字,懸為終身奮鬥之目標。於一九七六年十一月十二日創辦了「大同中醫」雙月刊 (於一九八四年三月更名為「自然療法」「注一」);於一九九二年更把西方的同類療法、自然療法及中醫藥學三種醫學結合起來,成立了廣義的「中華自然療法醫學」。其學術思想唯「順治」是尚;其旨在宣揚中國的和世界各國的自然療法醫學,建立人人醫學以及預防醫學。


  後學認為,其之所以可以稱為「中華自然療法醫學」或「中華自然醫學」,是因為能順乎自然,應乎天地;依乎中道,適乎人情;合乎規律,通乎易理;感乎萬物,安乎時空。所以,凡能依此宗旨維持天、地、人、動態平衡、和諧的理法、方、藥、食者,皆可稱為「自然療法」,也可稱為「中醫」--依中道、順應自然的醫學。如此「中醫」的意義及內涵可廣及世界各地?更有促進世界大同的可行性。「注二」

二、「順」、「逆」各異

  今要談「順治」與「逆治」,應該先弄清楚為何治?如何治?治後如何?這三方面都必須通盤考慮,才具治療之意義與價值。


  中醫有「上工治未病,中工治欲病,下工治末病」之區別和考究。主流醫學也有「預防勝於治療及早期發現早期治療」的概念。但是在實務上,二者卻有著很大之不同。

  有道是「人吃五穀雜糧,焉能不生病」。的確,現實環境中,任何人的一生中幾乎無有不生病而能終老者。所以,一般而言,只要談到病,相信現代人頭腦裏很快就會浮現出:感冒、發燒、咳嗽、口腔炎、扁桃腺炎、過敏性鼻炎、中耳炎、高血壓、心臟病、糖尿病、痛風、腦中風、B型肝炎、A型肝炎、C型肝炎、肝硬化、尿毒,甚至癌症等等。從這些幾乎是家喻戶曉的主流醫學的病名來看,我們不難發現,它們有共同特點,就是依其病理現象、細菌、病毒形態的區分、及其器官的生理位置而命名。簡言之,統統是結果。


  有了明確的病名,相信一般人都會想到「對症下藥」,如感冒者,投以阿斯匹林(Aspirin);高血壓者,馬上使用降壓劑(Hypotensive Agents),心肌梗塞者,隨時準備一粒硝基甘油錠(Glyceryl Trinitrate),癌症更以手術(Operate)化療(Chemotherapy)放療(Actinotherapy)侍侯,這種〝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的症狀治療,雖然立竿見影,或許,有「急者治其標」的必要性。但是,這種視病如敵「下工治已或末病」,除之而後快的「治標不治本」的非自然的理、法、方、藥,就是以「逆」治其果,不但是「病已成而後藥之,譬如渴而鑿井,鬥而鑄錐,不亦晚乎」《黃帝內經》,更留下了藥源病或醫源病而難以善後,往往令醫學界頭痛不已,使社會大眾深感無奈與遺憾。否則,為何美國狄恩、博威爾醫師會說:「我們將傳授於你的知識中,有一半是錯誤的。不幸的是,我們並不知道是哪一半。」

  所以,能「上工治未病」,不單是「對症(果)下藥」,而是斷除病源,清除病因,化解病機,進而助與生俱來的「自然療能」(Medicatrex)「注四」一臂之力,不就可以「順」治本而不治標,或標本皆治嗎?

 

  若要「上工治未病」,應該先重新對「病」、「診斷」、「藥」、「治療」有個另外角度的整體思考。後學不才,斗膽冒天下之大不諱,遵循「中華自然療法醫學」的主旨,提出個人心得與淺見,謹供同道及社會大眾參考,誠祈各同道先進不吝指教是幸。

 

三、病為何物?


  中醫認為「病」是正消、邪長的動態現象「注五」,所謂「陰陽失調謂之病」及「一陰一陽之謂道,偏陰偏陽之謂疾」。西方自然療法認為,疾病是身體抵禦外敵及自我排毒、療愈的表現,亦是細胞在喊救命。


四、病因何在?


  英國麥肯濟爵士,為了專心致意於探求疾病的真正原因,乃關閉了他在倫敦哈利衛的診所,而回到故鄉蘇格蘭的一個小鎮,經過豐富的臨床經驗和睿智的觀察,最後獲得的結論是:「同樣的毒素,如果停留在關節,則引起關節炎;停留在肝,則引起肝炎,在腎則引起腎炎;在皮膚,則引起皮膚炎;在胰臟,則引起糖尿病;在腦,則引起精神病。」英國朋占明(Harry Benjamin)所著的《自然療學》中,開宗明義指出:「病無論其為何種形式,都是從一個原因來的,那就是體內廢物毒素的堆積。

  日本江戶時代 吉益東洞也有「萬病一毒」論。〈以上三個引證均轉引自陳紬藝的著作〉


  依據中華自然療法醫學學術指導,後學非常認同 陳紬藝中醫師「萬病一氣」及「萬病一毒」的高見,

 

  病因(病因之統一性)


  氣化(萬病一氣)-風為百病之長-無形-能量


  病毒(萬病一毒)-痰為百病之母-有形-毒


  心得:(食毒)病從口入,過量的膏梁厚味(如魚、肉、蛋、奶、糖、動物性油脂等),加上少飲水、少運動;更有甚者,抽煙、喝酒等。

  1. 體內對各食物的運化代謝不良,產生各類酸性毒素,以致氣滯血瘀、痰飲阻隔,二便不利等。

  2. 情志之毒(怒、喜、思、憂、悲、恐、驚及貪、瞋、癡、慢、疑、妒、恨等不良情志)及各種所承受的壓力(生活、工作、情感、社會等壓力)。致使身心分離,內分泌紊亂,自我中毒。

  3. 錯誤的認知(錯誤資訊及學說)。「錯誤的觀念、比暴君更恐怖」。「注六」


  (外毒)環境污染,生態失衡:各種化學藥劑(包含大部分西藥的不當使用),過量的食物添加物等。目前日積月累的外來之毒,早已遠遠大過人體的自我排毒能力及自愈力。

五、如何診斷?

  1. 今天的主流醫學,病名繁多,就西洋醫典記載,其病名就已有十七萬八仟多種,現已超過二十萬種「注六」。致使醫生若不依靠儀器、器械等工具,幾乎不能看病。因為要有憑有據的病理檢測報告及資料。如此,造成「萬病萬元」的複雜窘況,萬種症狀,莫非就得製造萬種藥?否則何以〝對症下藥〞?更何況,很多病名,難明病因。詎知人是有氣、有血、有肉、有能、有場、有情、有意、有魂、有靈的多次元有機活體,非一管能窺之。

  2. 商場上有〝商機〞,戰爭時有〝兵機〞;疾病方面,就有〝病機〞,同樣的,〝癌病〞何嘗沒有〝癌機〞?那麼,何為〝病機〞?

 

  就陳紬藝《中華自然療法醫學》的觀點來看,他指出『機』代表一個藝術的最高境界,中醫最早之典籍黃帝內經陰陽應象大論首先提出:〝治病必求於本〞,並指出〝本〞就是〝陰陽〞。又說:『陰陽者,天地之道也。萬物之綱紀,變化之父母,生殺之本始,神明之府也』。從現代觀點而言,所謂〝陰陽〞,在天應指『造物者』或『萬能體』,在人就是『自然療能』,它就是〝病機〞的最高主宰。簡而言之〝病機〞就是提示正、邪交爭過程之訊息,有其機動性,中醫把它歸納為八綱辨證『陰陽、表裏、寒熱、虛實』。但是從字面上,欠缺『動態』意味,後經陳紬藝中醫師再以他自己所研究的新八綱『邪正、內外、出入、升降』而補充了舊八綱千年之不足。(詳見『金元四大家醫學新解』陳紬藝著)簡而言之,病機看不到,摸不著,是要靠天、地、人之間的互動關係來規納、判別,是要靠身、心、靈所表現出來的蛛絲馬跡去反推其因,知曉其緣,是多層次、全方位的形而上的推理層次。中華自然醫學,仍然是八綱辨證加上「新八綱」:病機(證侯之統一性)中醫八綱基本上,最起碼有四個方面是必須同時考慮的,即:1.結構方面;2.心性方面;3.生理方面;4.環境方面。配合中醫「因人、因時、因地」而有所制宜,或可配合西方「自然療法」或「同類療法」、或「能量醫學」的方法來綜合檢測診斷。

  機者,是結果尚未出現前的各種因、緣際會合和的動態過程,它往往看不到、抓不著,如果說「樂透」開獎的六組號碼是「病理資料」,那麼預測明牌便是「八綱辨證」,是「依義不依語,依智不依識」的整體智慧,亦是多層次的推理,及對天地人的互動關係的了悟。

 

  機者,要也,易也,動也,無常也。所以「知機道者,不可掛以發;不知機者,扣之不發」《黃帝內經.素問•離合真邪論》。

六、何為良藥?

1、medicine drug(西藥)大多有酸毒或大毒,藥毒同源。所以,medicine drug≠food(西藥不可能等於食物。是故,食物當然沒有medicine drug的對症療效)。

  Medicine drug因是對症而設計,所以其療效是症狀消除,但或多或少有藥源病。

 

  不知是否是一百年前西風東進,西方船堅炮利、打垮了滿清政府,也打垮了中國人的自信,竟然在「藥」的翻譯上,直接把中藥之藥字與西方medicine劃上等號,真是冤枉之至。中醫之藥,是人有病不快樂,若吃了草(相關植物)就會樂,所以樂字上加草是中醫之藥。而當今世界幾乎各國政府,對於醫藥的管理,都以主流醫學的medicine學理為標準,往往除了認為中醫藥不科學外,還規定食品不可標榜療效。孰不知,此藥非彼〝藥〞(medicine or drugs );此療效(順治之化緣解因)非彼〝療效〞(逆治之症狀消除),二者實在不宜相提並論,混為一談。中藥是在中醫的理論指導下使用方能稱中藥,它是通過「辨證論治」,洞悉病機,針對病源病本,以自然的理、法、方、食、藥來緩解調和;亦是釜底抽薪,使人體陰陽平衡(陰平陽秘、精神乃治),病症往往自然「不治而愈」。

  所以,法規上訂定的「食物不可標榜療效」,理當是指對抗療法Allopathy之療效,而非自然醫學「順治」之效。二者亟待說清楚,講明白,不宜混為一談。

七、何以為治?


  急者治其標;緩者治其本;標本兼劇者,標本皆治。

  1. 逆治:主流醫學「視病為敵,除之而後快,以消除症狀為主要治療目的。

  2. 順治:中華自然醫學「視病如親,視病如師」是斷除病緣,清除病因、化解病機,使疾病的基本條件消失,則疾病自然「不治而治」、「釜底抽薪」。


  綜上所述,對任何疾病的防治,應該也沒有兩個樣(異症同治)。誠如湖南四大禪寺之一「歸元寺」中之名聯所示:「歸元無二路,方便有多門」,同理,「順治無二路,療法有多門」。當然,最好的方式是在健康期或亞健康期的階段,就要預防。但若也進入疾病期或病危期,有時要標本皆治。那麼,中、西可作適當的互補。但須嚴格遵守以毒治病,點到就好。也就是中醫所強調的「大毒治病,十去其六」(黃帝內經)。切忌用毒到底,而不知「扶正以利祛邪、邪去而正自安」。


  古有名訓「夫治民與自治,治彼與治此,治大與治小,治國與治家,未有逆而能治也,夫惟順而已矣!(黃帝內經靈樞師傳篇)」「故陰陽四時者,萬物之終始也,死生之本也。逆之則災害生,從之則苛疾不起,是為得道。道者,聖人行之,愚者佩之。從陰陽則生,逆之則死;從之則治,逆之則亂。(素問四氣調神大論篇)」⋯⋯尤其是「天」(自然)更不可逆。別忘了「順天者昌,逆天者亡」的千古警言。「注七」

八、自然醫學的條件:

  自然醫學的任何理、法、方、藥、食都應該符合「適應原」(Adaptogen)的要件,方能不求有功先求無過;不求有效,但求
無傷。與醫界先賢「治病不傷身」的訓示相契合。

 

適應原,其條件有三:

  1.  無毒、無副作用。

  2.  廣效性,其作用不限於特定的臟器、器官。

  3.  具使身體各機能正常化作用。

[能調整激發全身,使全身正常化而達到體內動態平衡或自愈力]


結 語
綜上所述,此治非彼治,此療非彼療。同一「療」字,內涵、定義均不同,千萬不宜混為一談。

 

參考資料:
[1]陳紬藝《自然療法與中國醫學》P7-16 1991.6
[2]嚴真 何永慶《自然療法》第110期P2「中醫」新解---從自然療法「標章」
[3]Michael A Schmidt Lendon H Smith Keith W Sehnert《破解抗生素,迷思》P.25病菌戰爭的代價 2003.06
[4]陳紬藝「自然療能」就是所謂中醫說的正氣,或西方自然醫學所說的自愈力。 詳見《自然療法與中國醫學》
[5]正氣:《靈樞,剌節真邪篇》說:〝真(正)氣者,所受於天,與穀氣並而充身者也〞\概括了人體各機能正常活動功能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