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與西方另類醫學
21世紀傳統中醫在世界醫學發展進程中的
歷史擔當與未來展望
天景生公益基金會醫學顧問
天首達腦科學研究所科研主任
薛史地夫  2017-04-26

  各位老師、各位學長、各位朋友們,大家早上好。杜老師給我分配了一個艱巨的任務,讓我給大家講一講如何使中醫國際化。楊會長也給我安排了一個任務,這個任務就是讓我講的輕鬆愉快一些。這兩個都不是輕鬆的任務,我盡力而為。


  如何使中醫國際化?我們必須先清楚中醫目前在世界上的一個狀況。昨天在自由討論發言中間我提到中醫目前在西方的情形應該是喜憂參半,有喜的一面,也有憂的一面。喜的一面就是像昨天王鍵校長說的,中醫已經引起了廣大的西方民眾的高度的熱忱和關注,包括一些政府部門的關注。中醫的發展在北美表面上看可以用〝欣欣向榮〞四個字來概括,僅在美國中醫院校就已經達到60多所。前不久,美國已經開始培養自己的中醫博士了。以前為什麼不能培養博士生呢?所有60所中醫院校中,絕大部分的教師、科研人員、包括臨床的負責人都是從中國大陸引進的,而這些院校相對規模較小,那在不久的將來,這個局面將會被徹底改變了。

 

  什麼樣的學校可以培養博士生呢?第一它必須是綜合性大學,只有綜合性大學在美國可以授予博士學位,三藩市中醫學院前不久和美國加州的統和大學(CIIS:California Institute ofIntegral Studies)合併了,這是由一批印度哲學家在六十年代創建的一個綜合性大學,中醫從此獲得了培養中醫博士學位的資格。第二個就是在北美現存的7所自然醫科大學中間,有一些學院從學院升級為了大學。(例如俄勒岡洲的NUNM:National Universityof Naturopathic Medicine)。這些大學中間有中醫院校,那麼這些中醫院校也自動獲得了培養博士資格了。這是非常可喜的一面。

  美國培養出來的中醫博士生會和我們中國大陸培養的博士生有什麼不同?這裏面就牽扯到了一個對中醫的理解的一個問題。杜老師的報告中間提到了一點,就是真正的傳統中醫不是封建迷信,它具有非常嚴謹的科學性、數學性和可以非常量化的東西,除此之外,它有著非常深厚的文化積澱,這是西方學者(付海吶教授)根據我們的《黃帝內經》和諸多經典作品彙集的一幅認識中醫的一個象。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比如說應對於我們五嶽的這個〝心〞,現在西方中醫學者開始講心的時候,他們會突破這個〝心〞是一個機械性的〝泵〞這個概念。他們開始關注真正的傳統文化意義上的〝心〞,他們會講濟水、會講相關的二十八星宿(例如〝井〞,〝鬼〞)、他會從時間、空間、我們的十二消息卦、二十四節氣等等這些層面來探索〝心〞的功能與病理,所以在這一點上來說,應該說這是中醫在國際上一個非常可喜的發展。


  我們再簡要的回歸一下相關歷史。中醫在美國取得長足的發展是上個世紀九十年代的事情。上世紀九十年代的時候北美地區(包括不少歐洲國家)掀起了一種深入人心、惠及億萬民眾的一種思潮,稱之為〝另類醫學〞或者〝自然醫學〞或〝補充醫學〞,有一批西方學者在這個期間也來中國學習和考察過,其中比較著名的一個就是哈佛大學教授艾森伯格和中醫學者 Ted Kaptchuk,他們回到哈佛大學之後發表了一系列的文章,包括在美國做的大規模的市場的調研,發現從九十年代開始,美國開始使用各種自然療法、整合醫學、或者是能量醫學、包括中醫在內的這些替代、補充醫學的人數大為上升。在九十年代後期,民眾使用這些所謂另類療法的支付的醫療費用已經和他們去看主流
醫學的費用大致接近了。在這個運動中間,湧現出了一批非常卓越的、具有群眾影響力的學者和教授,安德魯•威爾(AndrewWeil)就是其中之一,他宣導七天的身心療法在美國家喻戶曉。在西醫中間也出現了一批積極、認真反思西醫醫學的優秀學者,比如說奧尼斯(Dr Dean Ornish),他是一個著名的心血管醫生,他做了一個非常簡單但很有說服力的實驗,把100位將要進行搭橋手術的患者分為兩組,一組繼續去搭橋做心血管的手術,另一組只做三件事情,吃素、練瑜珈和在一起相互的傾訴,定期的相互傾訴。數月之後,50位被數個醫院判為必須做搭橋手術的這50位患者中間,只有少數幾位最後做了搭橋手術。也就是說似乎好像你只要吃素、每天練練瑜珈,做些拉伸運動,再找一批朋友相互傾訴一下,你就可以逆轉心血管的疾病,這個聽起來是石破天驚的一項研究,但是它們獲得了民眾的廣泛關注,奧尼斯和威爾多產的圖書常年被列為暢銷榜之中。


  在此期間,美國政府也給予了中醫相應的關注。 其過程也是蠻複雜的,美國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由國會通過成立了一個專門的部門,當時就是一個研究部門,主要任務是關注和研討,除了主流西醫之外的其他所有的醫學流派。到1998年的時候,這個研究機構被提升為美國NIH(這是最大的醫學研究和資助單位)的一個研究中心,該研究中心直到2014年,一直被稱為〝另類與補充醫學研究中心〞,那它每年獲得的研究經費和其他的27個研究中心大致是相等的。到了2014年的時候,這個研究中心又重新更改了名稱,即〝美國替代與整合研究中心〞。這個就像昨天王鍵校長說的,在上個世紀之末的時候,西方醫學似乎步入了一種困境,為了擺脫這種困境,諸多的醫學名詞花樣翻新的層出不窮。比如說〝循證醫學〞、〝功能醫學〞,接著後來的〝多維醫學〞、〝能量醫學〞、〝精准醫學〞等等。那麼應運這個潮流,NIH把這個中心又重新命名為〝NCCIH〞,就是把整合的概念增加進來。那最後一個〝H〞其實挺重要的,這個〝H〞指的就是〝health〞(健康),也就是說從美國的官方機構中間,也認識到了把疾病的醫學向健康的醫學進行轉化的重要性,所以為了迎合民眾的訴求,他們就把整個中心的名字重新進行了改變。


  但是在這裏,我要給大家提醒的就是,美國在NIH中間有27個類似的這樣子的中心,大的比如說癌症中心、比如說心血管疾病中心,那小的呢,比如說戒酒居然也是一個研究中心,那麼整個NCCIH就是這27個中心中間的一個。在這個27個中心中間的一個中醫,又佔據了什麼樣的位置?


  這是從NCCIH上面截下來的一個圖。大家可以看一下,它是對所有NCCIH所包含的研究內容的一個概括。左邊紅的字顯示的〝Mind and Body Practices〞,就是〝身心療法〞。大家知道西醫的一個最大的短板,就是它無法突破對心、意識這個方面的認識。許多自然醫學似乎在這些方面又有著非常豐厚的資源。比如說太極、瑜珈,這個字有些小,大家不一定看的清楚,在這個紅字底下有針灸、有太極、還有氣功,那麼在右邊,自然產品,什麼樣的東西稱為自然產品呢?草本的東西,草本藥物,還有各種營養品Vitamin、營養補充素,就是我們在中國稱之為〝大健康〞的這個產品的東西,都統統歸到右邊。它治療的東西包括左上角病種包括、疼痛,因為疼痛除了嗎啡、止痛藥這些藥物之外,沒有其他有效的方法。


  〝Interactions & safety〞,西方人非常注重人際間的這種交流,各種交流的障礙,尤其是在交流過程中產生的影響健康的方面。比如說用藥、如何合理的用藥、〝Biological effects〞生化的一些相關的東西、〝Healthy Behaviors〞積極的生活形態、生活方式等等、〝Stress anxiety,& other symptoms〞抑鬱、緊張,如何緩解緊張的情緒。

  這麼一個圖看完了之後,我們發現一個有意思的現象,就是說你沒有找到中醫這兩個字,也就是說中醫被支解了,被溶化了,被分割了,這個就是美國現在的政府,從政府的層面,官方層面對中醫的一個認識。

 

  這個圖也是從它NCCIH網站上複製下來的,這是一個宣傳圖,意思是說這個機構目前正在進行著大規模的自然醫學的推廣,推廣的目的是什麼呢?是為了應對美國軍隊中間、退休下來的軍人和其家庭成員中面臨〝疼痛〞的難題,很多從部隊上退休下來的人會有各式各樣的疼痛,第二個就是精神性創傷後遺症,精神性創傷後遺症又讓我們遇到了西方常規醫學的短板,精神、意識、情感,這些方面的東西,除了用藥之外,如何來應付。而用藥本身就像NIH官方的這個網站上披露的一樣,同時也會給軍方的退休人員造成很大的健康的困惑。在這種背景下,他們就在部隊中間積極來推廣、積極的來宣傳如何用被他們稱之為〝另類療法〞中間的這些諸多的療法,其中包括針灸、太極、氣功和草藥來應付疼痛和精神創傷後遺症的癒合。


  在美國民眾中間,使用各種整合醫學、另類醫學、中醫的人數還是非常多的,比如說和其他的包括著名的中醫學者Kaptchuk這樣的著名研究者們,做了大規模的流行病學的研究,他們發現美國60多所中醫院校中間,每年畢業大批的畢業生,畢業生絕大部分去了各式各樣的地區,開展各式各樣的診療服務,但是絕大部分也都是像我們傳統中醫一樣開個小診所,治療的主要的病種也局限在非常有限的幾個方面。所以,民眾一方面對中醫或者包括中醫在內的許多自然療法、另類療法、替代療法表現出了極大的熱情,但是另外的一些方面,這些研究者們又發現了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現象,就是所有的美國的醫學院校,80%以上都開設有另類醫學的選修課程,這些選修課程通常是兩個學時,大家想一想,一個醫學院校的畢業生,花兩個學時的時間可以瞭解一下自然醫學包括中醫在美國的發展情況,這個和民眾對中醫的熱情和
關注形成了非常鮮明的對比。


  那這樣做的一個後果是什麼?這個後果就是說很多人都在講中醫,都在說中醫,它是一個非常流行的題目,但是無論是在民間,還是在學術機構中間,對於整體醫學的這個把控,當然整體醫學不僅僅是傳統中醫,還有西方的和療醫學,還有其他的阿育吠陀、自然醫學等等這些,對於這些整體醫學的把控,又是極端的匱乏。艾森伯格等的研究證明,真正瞭解和使用整體醫學體系的民眾不足5%。


  我在美國教書的時候,也做過一次較大規模的流行病學調查,調查所有的康復醫學領域中間的這些醫師們,他們對另類醫學的看法,這個研究讓人吃驚,接近半數,大約48%的所有的康復醫學類的醫生自己在使用,或者給他自己的家人在使用另類醫學,或者是另類療法,其中就包括中醫。但是只有不到5%的康復醫師們具有對中醫基本整體理論知識的瞭解,這就是在北美大地上目前整個中醫的一個現狀。


  那還有很多的研究表明,對另類療法或者是中醫的使用也受著諸多比如說像人種、教育水準、性別、世界觀和患者的各種疾病的病種的影響。比如說康博伊的研究表明,美國的白人總體來說比其他少數民族類使用中醫的人數要多,那在白人中間婦女使用包括中醫在內的自然醫學體系的人數要遠遠多於男性。患者的世界觀也扮演了挺重要的一個作用。他們用了一種Baldwin &Schwarz世界觀的分析方法,比如說持有這種機械論世界觀或者宇宙觀的人,總體來說,對自然醫學通常持排斥態度,而持有所謂的有機論,也就是說類似於儒家講的天下萬物一體為仁的這種世界觀的民眾,對自然醫學展現出了更大的真誠和熱情。


  在慢性疾病方面,例如慢性頭痛、焦慮、抑鬱症、高血壓、失眠、肺部等等這類的疾病,使用另類療法或者中醫的人數高過了其他的疾病。


  回到我們的核心話題,如何實現中醫的現代化和國際化?根據我個人的淺見,參照中醫在美國現在發展的這麼一些現象,我們可能需要做兩件工作。一件工作就是可能需要正本清源,第二件工作就是融會貫通。正本清源指的就是我們要把經典中醫的核心思想展示出來,因為西方人對中醫的認識和理解,不僅僅只能局限在幫助緩解疼痛,我們需要宣傳中醫背後的這一個大的文化的背景。


  我列的以下幾個表格也是西方學者們對所謂的經典中醫,(他們認為我們的漢唐以前的中醫是屬於經典中醫的這種範疇)與我們現在提到的〝TCM〞(即他們稱之為是被現代化了的傳統中醫)之間的區別,這個大家都會很明白,我們的中醫院校在近半個世紀,尤其是改革開放之後,一直在走著一條徹底西化的道路,我們的研究生,絕大部分的研究生是靠著割小白鼠獲得碩士、博士學位。


  那麼根據西方學者們的分析,被現代化的傳統中醫是基於一種實用主義哲學之上,它引用的就像常規西醫的分析的還原論方法,它的理念是分析還原論方法,而且他把中醫也釋之為是現代醫學的一個分支,那麼既然是一個分支,這個醫學的發展、拓展和延伸就只能在西醫的框架之中進行。


  西方學者們認為,經典中醫,在漢唐以前的中醫,是基於一種自然哲學,或者基於道教、儒家學說之上的一種整體論方法。它的理念是基於道家和儒家傳統科學的維度,陰陽、五行、八卦、五運六氣、精、氣、神等等,所以醫學為道家和儒家母科學的一個分支,所以它的發展不是依賴於它的繼續的分化,而是依賴於它的對整體化的把控。

  被現代的傳統中醫,也就是TCM是向著技術化和高度專業化的發展,這個在美國已經初露端倪了,也就是說很多中醫師們開始成立自己的協會,例如疼痛針灸協會,或者是幼兒針灸,或者是甚至包括腹瀉,都要弄這麼一個門派出來,這個也是一個蠻有意思的一個現象,當然這個和整體的西方醫學的發展也是息息相關的。過度的分化被視為一種進步。


  當人體被視為是一個獨立的個體,它的發展是基於所謂的〝日心學說〞的客觀主義,它的交流是用狹義規範的詞條,也就是邏輯化的語言來進行描述。那西方學者認為,漢唐以前的經典中醫不是技術化和高度專業化的,它是和其他的傳統藝術、人文科學密切相關,也就是昨天王教授說的,傳統中醫它不僅僅是科學,它更是哲學的,它更是人文,它更是藝術,它更是生活。


  人體不是一個完全獨立的個體,人體是遵循大宇宙規律,並在大宇宙規律影響之下不斷演變的一個小宇宙,也就是我們通常說的天人合一。它對於宇宙觀的認識是基於不斷演變的二元宇宙觀,而不是單一的形而上的真理觀。它的表述形式,例如我們通常講的取象比類,各個層次都可以對生命的本質進行表述。西方學者認為,中醫的表述層次是非常豐富的,我們有道的層次,道之下我們有氣的層次,也就是說能量的層次,氣之下我們還有象的層次、之下我們才繼續到了形的層次,形之下呢才真正到了器物器具器的層次。所以,傳統中醫、經典中醫的表述的這種層次是非常豐富的,西方學者對這個東西是最為關注的。


  被現代化的傳統中醫我們視身體為一個物質整體,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所有的中醫院校在孜孜不倦的遵循著以現代生物學、解剖學、生理學為模式的這麼一種發展模式。被現代化的傳統中醫只能稱之為“身醫學”,勉強可以把心劃進去。因為在我們的大學教材中間,真正牽扯到心的認識已經越來越少了,而經典中醫他們認為身體是一個場,也就是我們稱之為〝身—心—靈〞的醫學。

  對醫生的定位也有著極大的差異。被現代化的TCM也是把醫生定位一個熟練的技師,這個和西醫師的定位是完全一樣的。經典中醫把醫生定位是通向神域的一個仲介,它扮演著道教中培養直覺知識和儒家格物致知的雙重角色,負責連接上下內外能量與物質。所以它的內涵是及其豐富的。


  那被現代化的TCM是高度體制化的標準培訓,這個我想不需要說多大家都深有體會,任何在大專院校進行科研和教學工作的人員都在窮于應付這個標準化,越來越被標準化。而CCM非常注重個體化的師承,或者對老師的精神,或者氣質的傳承。


  對健康的定義呢也有極大的差異,TCM就像西醫一樣,把健康定義為是疾病的缺失,你診斷不出來病理了,你就是健康的人了,那麼在CCM中間,我們對健康的定義是主動提煉身體本質的活動過程,和培養生命能量,滋養生命的概念。


  最後我再談一下辯證和辨症或辨症病,我就提一點,就是主觀和客觀這個認識。昨天在談論中間,有的老師們提出了一個觀點,就是對智慧(AI)、人工智慧大資料的採用,晚上楊會長也做了他個人這方面的分析,我覺得分析的是蠻獨到的。對於一個線性的系統,那麼採用大資料或者是AI進行深度的學習和編排是可以打敗一切人類的,這個「谷歌」(Google)已經給我們做出了非常好的榜樣。但是面對一個可以自身完善,自身生長,自身修正,自身修復的一個巨型生命系統,可能我們在使用這個AI的技術方面和「谷歌」的使用,還存在著巨大的差異,這有待我們今後繼續探討。


  如何讓中醫走向世界?第二點就是融會貫通。貫通什麼東西呢?就是我昨天也提到了一點,人類文明的相撞,或者是成功的融合,必須是對對方的社會形態和文明有一定的瞭解,在這個基礎之上才可以找到融合點。我們這些年一直在喊口號,就是中醫要走向世界。但是我們同時對世界其他地區的醫學文明體系瞭解的多少?2004年我第一次回國講學,杭州就是我的第一站,浙江中醫藥大學就是我去講學的第一個學校。我講了西方歷史上的整體醫學,但是課講完了領導們陪著吃了一頓飯,握手、照像之後也就結束了。我講學的主要的目的就是向國內的中醫院校宣傳一下西方的自然醫學的體系。在上一屆未來醫學論壇中間,我簡要談了一下西方整合醫學發展的一個歷程,在這個歷程中間,也就是說從歷史上,大約追溯到我們華夏民族這個夏商周的時期,那麼在西方也蘊含了一種類似于我們經典中醫的這麼一種生命哲學體系,那這個哲學體系就是用海吉亞希臘女神可以來代表這個學說思想。這一脈學說思想它從來沒有在西方的版圖上消失過,它一直深深紮根在西方的民間,後來又衍生出了一系列的,非常精彩也非常優美的醫學人文體系,比如說從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460∼377B.C)時代開始到後來的西方草藥大家蓋倫,到後來中世紀的傑出醫師兼哲學家巴拉塞爾士(Paracelsus, 1493-1541),一直到200年前的德國醫生哈尼曼(Hahnemann1755∼1843)創建的和療醫學等等。那這些醫學思潮與臨床實踐在民眾中間也是深入人心,至今經久不衰,而且被廣泛的使用,那這些現象值得我們學習,值得我們研討,它們是我們的同盟軍,只有我們徹底的瞭解了它們的狀態,它們的歷史,它們的內涵,我們才能夠更加有效的把傳統中醫推向世界。


  我個人對和療醫學有過一點瞭解,我對它的喜愛並不是單純的因為我對和療醫學本身如何熱愛,而是因為作為一個海外學子,我在西方教學和科研過程中間,我就發現了一個和我們經典中醫,無論從哲學理念,還是從思維方式上面都非常相近的這麼一個醫學體系,所以我也花了很多的時間把這個體系介紹給國內的大專院校,尤其是中醫院校。

  由於時間關係,這個和療醫學的一個簡要的介紹我就省略了,杜老師已經給我舉牌子了,我只有五分鐘的時間。大家如果有興趣的話,我倒是帶了幾本書,回頭放在前臺上,贈送有興趣的老師們。


給大家分享幾個圖片,這幾個圖片都是上上個世紀末的時候,在西方,尤其是美國,建立的和療醫學,我提到的這個,可能大家都還沒聽說過的這麼一個和療醫學體系的醫學院校、附屬醫院和研究院。上上個世紀末的時候,大家可以看一下這個規模,1884年的時候,這個其規模不亞於咱們的協和醫院吧。這個建立在費城的兩所和療醫院,這個其規模不小於咱們的301醫院。這個也是建立在費城的專門的幾所和療醫學院校和研究院。這個是它的醫學院校的學生閱覽室,那旁邊那一位就是醫學院校中間著名的教授。


  之所以展現這些圖片,無非是想給大家提醒大家一下,為什麼這麼巍巍壯觀的一個醫學體系,它在瞬間突然消失了?以至於在一百年後的今天,我們很多人甚至沒有聽說過,甚至不知道它們的這個存在,是因為它們非科學被淘汰了嗎?不是。是因為洛克菲洛、卡耐基等等這些企業集團的大規模的介入,這些企業集團大規模介入的目的是什麼?是他們要創造一種可以所謂科學化和循證化,以德國醫學發展模式為範本的新醫學模式。由於他們的介入,徹底改變了二十世紀整個醫學發展的軌跡。這是我要向大家指出的一點。


  和療醫學包括西方其他的自然醫學體系和我們傳統中醫有什麼樣的相似之處?這個也是西方學者用五個方面來做一個簡要的概括吧。就是從哲學層面,他們都信奉自然機體的治癒能力,也就是說我們傳統中醫所說的這種正氣,以及宏觀宇宙和微觀人體的和諧,即天人合一。也就是說不僅在東方我們有天人合一的理論思想,在西方我們也有類似的同盟者、同盟軍。

  二者有運用頗為複雜的辨識體系,重點關注患者本人和他所呈現的症狀和現象的前因後果,也就是辨證,非單純的辨症或辨病。這個圖非常有意思,它是一個大樹的圖形。大樹上的樹葉可以是枝繁葉茂,那麼現在西醫所關注的就是辨症或辨病。如果我們沿著辨症或辨病的路子一路走下去的時候,這將是一條永無止境的一個道路。在座的很多的醫家們,大家知道現代西醫對疾病普的描述已經達到了多少呢?沒有人知道準確的數位,而這個數位每年還在以急速不斷的往上增長。也就是說如果我們只把醫學的核心放在這個枝葉之上的話,我們永遠找不到它的核心的東西,這個樹幹和樹根。這個樹幹和樹根在我們傳統中醫就是陰陽,就是氣血,在西方自然醫學體系中間就是治癒力和正氣。也就是說兩者或者是傳統經典中醫和西方自然醫學都以能量或氣的概念為中心,不像解剖學、生物化學、現代醫學那樣注重物質的概念。

 

  兩者都高度實用,就像清朝的名醫王清任提出的四大原則:簡、便、驗、廉。恰恰這些簡、便、驗、廉的醫學體系在現代是被徹底的編改了。那麼最後一點,它們的共同點就應該是首務無傷。再好的醫學體系是不能給患者增加更多傷害的醫學體系。


附錄


關於未來醫學論壇


  未來醫學論壇傾注了許多同道的心血。論壇的名字取為〝未來醫學論壇〞,目的是試圖跳出現有中醫、西醫治療的局限性。我們認為,每個醫療體系都有自己的精華和局限,如何實現質的飛躍,進入更高的層次,是擺在每一位醫療工作者、每一個醫學體系面前的重大問題。面對未來,我們需要跳出原有的思想、生活和學術圈,以旁觀者的角度體會不同文明體系和知識體系的碰撞,只有碰撞和交流才能產生和吸收新的營養。任何一個現有醫學系統都不是最優的,單純在系統之內的相同認知基礎上產生出來的知識體系一定有所局限,這就是我們邀請不同領域、不同文化背景專家齊聚一堂的原因。我們相信,儘管我們來自不同的醫療體系,擁有獨立的文化背景和發展階段,但通過不斷地衝突和融合後,自然會產生新的、更加清晰的未來。


  當今社會,經過專業化分工後,人的專精能力很強,廣閱能力很弱,而這種狀況對社會、對科學的發展都會產生很大的負面作用。若是每個人都僅僅局限在成為某一類、某一領域的專家,必然對相互的理解、社會的通融、科學的發展都會帶來很大的問題。這就是我們發起論壇的初衷,我們希望通過把不同背景的專家、教授聚合在一起,借助每個人的學識,通過相互的交流、摩擦、碰撞,產生思想的火花,共同把未來醫學的發展方向看得更清楚,同時實現論壇的三個超越:


第一是東方智慧和西方科學聯合碰撞的超越;
第二是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聯合碰撞的超越;
第三是人類軀體和宇宙整體大系統聯合碰撞的超越。


  以期這些超越會使各方的專家、未來醫學的體系,發展到比現存任何一個固有體系都完善的階段,更希望〝未來醫學論壇〞將有望成為一個對整個人類文明發展進程,不斷提問、反思、包容、爭論的枝繁葉茂的論壇,它將擁有一個光輝燦爛的明天。
未來醫學論壇發起人——杜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