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醫學教
黑龍江瑞京糖尿病醫院 常務院長
韓文蕙 博士

  宗教是一種思想、信仰、力量的展現,往往與科學無關。科學是客觀的、理性的、系統的、可重複驗證的,西醫是現代的主流醫學,對傳染病的控制及器官移植等貢獻,造福人類居功甚偉,但卻被稱之為「主流醫學教」乃肇因於現代的主流醫學充斥著不客觀的、非理性的元素。但是主流醫學,卻掌握著醫學科研方向、醫療政策布局、醫療資源分布的發語權及醫療政策制定權,進而掌握著人民的健康權、國家發展的基本人力資源素質,能不重視乎?能不辯明乎?


  凡是人相信的就是真的,教育體係教導國人相信西醫、說它是科學的、進步的,故而西醫變成主流醫學。雖然中醫常常被詆毀為迷信、不科學,但中醫、自然醫學仍然屹立不搖,因為它有需求、有市場,其會有市場與需求;乃因西醫不是究竟之學,它有盲點、有瓶頸,尤其對慢性病的處理。但是,當今人們對西醫的信賴、崇拜已然形成一種對「主流醫學教」的信仰。一旦形成宗教就脫離真理與科學,變成意識形態。然而,對意識形態作爭辯是不智的,徒增對立、曲解、抹黑與抱怨。其實,讓中醫及自然醫學屹立不搖就是最好的〝爭辯〞。


  東西方文化是二種不同的視野與思維,故而產生中醫與西醫二種不同的處理健康問題、治療疾病的理論體系與技術。現代主流的西方醫學,起源於19世紀,僅有一百多年的歷史;有五千年應用歷史的中醫陪伴著苦難的中華民族走到二十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之際,中醫自己本身反倒蒙難,被批判為不科學、迷信,應是歷代的醫聖始料未及的,誠不悲乎?

  富庶的中國與贏弱的滿清引來了八國聯軍,八國聯軍引來了火燒圓明園及不平等條約,這些具是有形的傷害與損失,更甚的是無形的傷害與損失,中國失去了民族自信心,失去了對五千年來祖宗智慧的認同與肯定,遑論傳承,在失去了民族自信心之後,在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輿論中引進德先生(Democrat)、賽先生(Science)後,中學為體也逐漸自然消失,此種消失帶給中國最大的損失是傳統教育的潰敗及傳統中醫的潰散。然而,現今古老的中國已經覺醒!在全球推孔子學院,在國內推振興中醫及傳統教育,殊為可惜的是,台灣在政治意識形態之爭的漩渦中忘懷了祖先傳統教育及中醫的智慧,迷失在「主流醫學教」的醫學意識形態之中。主流醫學有其強項與貢獻絕不可抹滅,但是,萬不可為了肯定西醫而否定中醫、打壓中醫,二者各有所長、各有所專,應該有公平的機會共同為人類健康作出貢獻。


  世界衛生組織(WHO)已界定現今的慢性病均是生活型態疾病(Life style disease),西醫在不改變病患的現有生活型態下,以終生服藥處理病人目前的症狀及健康問題,僅是控制病症而往往壓病入裡(中醫說的「閉門留寇」),不可能解決病人的健康問題;尤有甚者,藥物的副作用更製造出新的病因及新的健康威脅。凡理性思維者均會為自己的健康找出路,因此,西方社會「輔助與另類療法(Complementary & AlternativeMedicine,CAM)」及整合醫學(Integrated medicine)興起;也讓中醫、中草藥、針灸在歐美許多國家逐漸成為顯學,並有醫療
保險給付。無奈的是,仍有炎黃子孫扛著大旗吶喊中醫是不科學的、是迷信,誠不痛乎?


  西醫與中醫源自二種不同的文化與思維模式,用西醫科學觀的方法論來驗證中醫是行不通的,有如用做皮鞋的方法做繡花鞋是行不通的一般。因為西醫只觀察到人身的物質面,故其科學的方法論只適用於物質層面,中醫觀察到人身的物質面之外的信息面、能量面,是現今科學的方法論無法理解的,不同的現象需用不同的測量工具與方法來驗證,用西醫測量生理面、物質面的量性量尺(如昏迷指數3、頸總動脈斑塊3*5mm)來量中醫質性的信息面、能量面現象(如陰陽寒熱虛實)有如用水銀血壓計的測量單位-毫米汞柱來測量電壓-伏特。

  西方文化視野中看不到的東西不一定不存在,若以西方文化的視野來評論東方文化視野中看到的東西為迷信,則益顯其狹隘與愚昧;若中醫是迷信,那麼西醫便是迷不信。真理的存在不需要人類信或不信。所幸「量子醫學之父」爾本博士的著作「診斷與治療的新觀念」(New Concepts in Diagnosis and Treatment)已為中醫是「質性治療」,而非「量性治療」作了最佳詮釋,間接說明西醫所謂科學的「量性方法論」不適用於中醫。


  現代西方醫學屬於〝實證醫學〞( E v i d e n c e - b a s e d medicine),其實證的科學觀是建立在觀察實驗及統計分析得出結論此一量性的科學的方法論之上,其不究竟之處在於觀察實驗只能針對有形的生理面、物質面作觀察與測量,人的精神面(精氣神)、經絡、氣場(能量面、信息面)是無法以西醫現有的儀器設備檢查並觀察實驗的,所幸台大物理系王為恭教授「氣的樂章」及量子物理學的發展為西醫對無形的、非生理面的觀察實驗開了眼界,惟願意走出「主流醫學教」白色巨塔並虛心接受者仍不普遍。再論統計分析,生物統計是先擬定一個虛無假設(Nonhypnosis)及對立假設(Alternative hypnosis),就收集到的有限個案的資料,以適當的統計方法對虛無假設進行檢驗(testing),看檢驗結果是否達到預設的驗證值(p value),p值可設定為0.05、0.01、 0.001,這是人為決定的,比對檢驗值與p值是否有顯著差
異(significance deference),進而決定接受虛無假設或對立假設,最後得出結論虛無假設為真或對立假設為真, 統計分析是一個公正客觀,讓數據說話的過程(假設觀察個案有代表性、數據是真實的、正確的、數量足夠的、研究設計是合理的),但並非確認真理的過程,故負責任的生物統計老師會在第一堂課就告訴學生,在統計驗證為真,並不代表在科學驗證一定為真,只是現有的資料無法推翻其為真(statistical true is not scientific true),但新的檢測儀器與方法會不斷被發明或發現出來,根據新儀器與方法對人體測量所獲得的數據經統計分析後可能推翻過去的結論或理論,故約翰霍普斯金大學的校長會告訴學生說你現在所學在未來會有一半被推翻,但不知是哪一半,西醫這種求真進步的精神令人佩服,惟過去被現行西醫所否定的醫理治療過的病人,他們情何以堪!他們的健康權益有受保障嗎?故,聽自己身體說的話,去思辨自己該信哪個〝教〞,方不致因自己的癡迷而誤了健康。

  盡管愛因斯坦不承認量子物理學,亦無損於量子物理學在2012年獲得諾貝爾物理獎,量子物理學、量子化學和量子生物學的發展,與歐洲傳統能量醫學--順勢醫學相結合,催生了現代量子醫學。現代量子醫學讓中醫形而上的「氣」與經絡得到合理的解釋及科學性的論證,用量子物理學、量子生物學和量子醫學重新認識和詮釋中醫藥,脫去強加在傳統中醫學身上的化學醫學外衣,中華古中醫學的真實內涵----能量醫學,便展現出來,能量醫學是中華古中醫學的本質特徵,現代量子醫學與中華民族的古老中醫學不期而遇但殊途同歸。愛因斯坦說:〝今天的科學只能證明某種物體的存在,但不能證明某种物体的不存在。〞故西醫對他們不能證明存在的氣、經絡加以否認,並斥之為迷信、不科學。但若囿於舊事證,拒絕接受新事證,是對中醫的迷不信,亦是對西醫的迷信,故對故步自封的現代西醫稱之為「主流醫學教」。


  醫療社會學(Medical sociology)對主流醫學供給誘發需求(Supply induce demand)的批判,已間接證明主流醫學所施行的醫療是一種商業模式,「主流醫學教」只是披著科學主義外套的多個醫療技術的集合體所運作的商業模式,此模式是由多學門(multi -discipline)整合為一個產業鏈形成醫療產業(Medicalindustry),產業重視的是產值而非科學與真理。肇因於量子物理學的發現與發展,讓西方醫學從簡單的對抗性醫學走向現代量子醫學,當科學主義讓位於真正的科學之際,已沒有必要為中醫不科學爭辯了。

  西方學者認為21世紀應該是精神的世紀,而西醫擅長的僅僅是人的物質面、生理面,在「身心整合性健康」這一領域的建樹,很難短期超越歷史悠久的中醫,相對的,中醫形而上的系統理論與簡約的治療方式,足以彌補西醫之不足、足以豐富人類的智慧、完善人類的健康。美國第17任首席醫師 理查得 Richard H.Carmona, (M.D., M.P.H., FACS)於2007年指出:「美國的疾病醫學已經破產,我們必須用健康醫學來預防慢性疾病、改善健康,醫療改革與醫學變革」。健康醫學當然少不了中華古中醫學的華麗參與及貢獻。惟中醫及自然醫學應吸取西醫同儕審查、內部自律、繼續教育等長處,以維護自己的專業形象與聲譽,避免為少數不良分子所危害,畢竟,物必自腐而蟲生、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


參考文獻:


1.陳厚琦 中華古中醫學與現代量子醫學。
2.中華自然醫學公報(綱要)2012.4.

註:該公報8. 中華自然醫學基礎理論要點


  生命現象是物質、能量、信息在一定時空中,有序的多層次的動態和合表現。信息以物質、能量做載體,調控整合物質、能量;並與能量互動互換。但三者相互不可替代。而生命的本質特徵是:自我複製、自我更新、自我調節、自我適應的有機統一活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