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中國第三次全國中西醫公會心臟病學論壇暨第三屆海峽兩岸
氣血理論高峰論壇記略
董延齡 2017.8.11

  2017年7月28日至7月30日在大陸 陝西省 西安附近的銅川市.(此地是孫思邈的故里)舉行。由中華中醫藥學會、海峽兩岸醫療衛生交流協會主辦,中華中醫藥學會公會心臟病學,海峽兩岸醫學衛生交流協會,中西醫結合專業委員會承辦,北京中醫藥大學第七臨床醫學院、北京中醫藥大學孫思邈醫學院協辦的〝第三次中西醫公會心臟病學論壇暨第三屆海峽兩岸氣血理論高峰論壇〞。可以說是一次別開生面的、中西醫結合研討大會。


  這次的盛會,有幸代表 台灣 立夫醫藥研究文教基金會參與研討,至感榮幸。此次研討會被大會邀請的還有 立夫文教基金會林穎曾董事長,國際孫思邈研究院執行長宋和乾醫師。筆者是以台灣國際孫思邈研究院長身分受邀參加的。


  7月28日下午13點10分,我們一行3人搭乘華航班機自桃園國際機場出發,飛行約3個半小時至下午4時許、抵達西安機場,接機人員早已在場外等候;約經50分鐘車程,我們抵達位於銅川市中心的布爾瑪國際酒店。


  次日8:30我們一行趕到銅川市圖書館大會廳參加大會開幕典禮,看到從大陸各地趕來開會的心臟血管疾病診治專家學者。還有從日本,美國,加拿大、西藏等國邀來的,對心腦血管疾病有專精的中西醫學者,與會人數約6、7百人可以說是一個小型的國際心腦血管會議。

  這次大會的主題是:「大醫精誠,中西並重,防治康養,西部超越。」因各地參與演講的專家學者甚多,大會並設有介入技術、心臟康復,氣血理論,介入護理四個分論壇,林董事長‧宋理事長和我則被分配到(海峽兩岸氣血論壇暨海峽兩岸醫藥衛生交流協會中西醫結合專業委員會),2017年與會會場內,演講開始,台灣方面首先由林穎曾會長代表致詞,接著由董延齡醫師、宋和乾醫師分別以《神奇中醫急救腦中風》和《心血管病中醫臨床展望》為題發表專題演講。


  此次大會研討的主題〝雖說是大醫精誠中西並重、西部超越〞,但演講的內容多半是心腦血管疾病的研究與治療,尤其這次大會主席和策劃人是大陸心臟病權威中國科學院士葛均波醫師。據說葛院士是由大陸國務院奉派到西北地區籌設六個有關心腦血管疾病的工作中心,專職從事大西北地區人民心腦血管疾病的研究與防治工作,以落實中國專病專醫的衛生保健工作。近年來大陸方面,由於生活水平的提高,飲食趨向西化,人民罹患心腦血管疾病者、日漸增多,據說很多年輕企業家和學藝界人士,突患腦中風或心臟而不治者.不在少數。因此他們這次抓住此一主題,在西安市附近的銅川市籌備這次心腦血管疾病的盛大研討會,實具有重大意義。佔在疾病重病的搶救觀點,實在值
得我們借鏡!


  在台灣的醫學中心,或地區大型醫院雖都設有急診中心,但因在發病時送至醫院的各種病理檢查,曠日廢時‧因而病人失去生命者時有所聞‧如前歌王郭金發,不久前的誠品書店創始人吳清友和最近去世的立法委員劉文雄,可以說都在盛年,另有我認識的醫界商界朋友近幾年因心臟病或腦卒中而去世者亦有多人,或因中風偏癱。迄今仍躺在醫院或家中療養者亦有數人,思之不禁令人唏噓!


  我這次參加大陸的心腦血管高峰論壇,有以下的體會:

(1) 即知即行;台灣近年很多到大陸參加論壇或參訪的學者專家,都感到大陸各方面均有快速的進步,這種進步即建立在(即知即行)的基礎上,即以這次西安的心臟血管高峰論壇為例,他們這次雖說以心腦血管疾病為探討主題,但以陝西省葛均波院士工作站揭牌儀式為先行工作,以落實這次研討會的內容,不像我們這裡開過會 一轟而散,各自回家,你是你,我是我,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不信看我們從國家到地方,從中央到基層一年不知舉行過多少會議或論壇,能夠真正拿出成績的少之又少。


(2) 人盡其才,這是滿清時期‧國父向腐敗的清政府提出的一項建議,大陸近數十年來‧所以進步如此神速,全在他們能徹底落實這句話;我看他們葛均波院士領銜在西北地區藉開會之便,同時創設六個工作中心,以應該地區人民的實際需要,這種劍及履及的做法,不是只開個會,講個話,光說不練的政府,所可望其項背的。


(3) 地盡其利:此話也是當年國父向清庭的建言之一。他們這次選擇西安附近的銅川市,舉行如此大型的國際會議,因為銅川市是唐代大醫孫思邈出生之地,此處離孫思邈的故里 孫家垣村‧只有數里之遙‧更距孫思邈晚年隱居的藥王山(明代某皇命名)很近;藥王山上建有藥王廟,廟內有數個館舍,陳列孫思邈的紀念文物,供來賓參觀憑弔,無形中提高了中醫藥的歷史地位,在建築規模上,和地理位置上,比之河南南陽的醫聖祠有過之而無不及。


(4) 重點切入:大陸主張中西醫結合,在教育上,實施中西醫並重‧因此,每個省裡,有一個國立的中醫學院 .更在全國設有五個國立中醫藥大學,以培養中醫藥的基礎人才,有了人才,才好辦事;我們看這次的心腦血管疾病高峰論壇,可以體會到他們對醫療保健用心之深,人的健康以〝心〞〝腦〞最為重要。其他臟腑有病,可以慢慢治療,唯獨此二臟(腦為奇恆之腑主神明)有病‧必須緊急救治。可見他們對心腦疾病已視為疾病的重中之重;急中之急!

  另據說:大陸要在銅川附近,設置一處世界養生村‧以招攬全世界重視健康長壽的人來此居住修行。將來若能實現,對於繁榮中國大西北,必能大有助益。


  我這次在大會上所演講的題目是〝神奇中醫急救腦中風〞,其中所舉的實例是一位86歲的西醫學博士,那年我81歲,事後老教授說:「一位81歲的老中醫,深夜救治一位86歲老西醫‧以往在世界醫學史上未曾有過」。待他康復後我請他寫了一篇文章,記述他當時發病的感受,我演講的題目就是毛教授取的。


  我行醫50餘年都是和西醫站在醫療的最前線‧多年來過到17,18個急診病人‧我都用中醫這一套把他們從垂死邊沿上救回,我用的方法包括(董氏掐穴急救法)亦稱;(中醫CPR),(回陽九針)(見楊繼洲著針灸大成),自創(手法急救),(扳藥急救)等法。前年我曾建議衛福部將中醫急救術納入醫療急救體系,但未獲相關單位採認。


  一般人認為中醫只能調理一些慢性病或一些西藥醫治療成效不彰的病,其實中醫在急診、急救方面‧更有其不可忽視的價值,問題只在我們有沒有研究它,重視它,合理的利用它 !


2017、8、4
董延齡